立即捐款

李瑞超

退休教師/一直相信民主會到來/一直相信白會戰勝黑 網誌

社運

非暴力抗爭和組織一大政黨

非暴力抗爭和組織一大政黨
廣告

廣告

Larry Diamond(美國斯坦福大學政治社會學教授)在《民主轉型22講》中說:「歷史充分證明,若完全或大致非暴力,民主轉型更會成功」。「相反,暴力因素越多,反威權統治的運動就越不可能成功」,原因是:1.促使安全部門團結一致守衞政權--威權統治安全機構通常遠遠更善於有效地動用暴力手段。2.疏離和排擠温和成分--暴力不但會使統治集團團結,而且會使反對派內部分裂。3.激化社會對立、難以妥協。4.命令型文化、極不寬容--與成功、穩定和自由的民主所需的政治文化,格格不入。5.侵犯人權--他們一旦通過暴力革命奪取了權力,可能極有興趣來侵蝕法治,以掩蓋其侵犯人權的行為甚至暴行的責任。6.導致專制革命(法國、俄國、伊朗、尼加拉瓜)。7.國家破碎。

一次集會上,陳健民講了一個甘地的故事:為了對抗食鹽法,甘地決定帶領抗爭隊伍去鹽場搶鹽。還未出發,甘地被捕了。接任的領導人也被捕了,但隊伍依然前進。鹽場外的警察手執帶鋼尖的木棍,向第一排到來的隊員迎頭痛擊,一個個應聲而倒,血流如注。第二排隊員繼續上前,又倒下。一批批上前,一批批倒下。在場的一美國記者,寫下了這幕暴行,在美國1350家報紙登出,引起了世界的震驚。

梁振英說假如是普選他同樣會當選(這隻狼知有真普選);林鄭月娥對為反網絡23條而拉布的泛民說:「你可以投反對票。」看著這些嘴臉,想到蔡英文的一句話: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洩氣。是那些阿爺吹雞全部跪低的保皇黨,讓我們見識到這班應聲蟲在議會中的力量。所以無論從選舉策劃或動員群眾的角度,我們也應該集合起來,就像台灣的民進黨或昂山素姬的全民聯。伊索寓言裏,三隻牛友好地一起吃草,獅子下不了手。於是獅子開始散播謠言,三隻牛最終互不信任而分開吃草,也就一隻一隻地被獅子吃掉了。

Larry Diamond 在「選舉革命=顏色革命」一節中有這樣的分析:「顏色革命的第三個條件至關重要:反對派必須團結一致,摒棄政治分歧,結成聯盟」,「選舉式威權政權常常費力去分裂反對派。選舉式威權統治者會吸納反對派候選人,甚至花錢讓這些候選人和政黨參選,以對付主要對手,分流選票」,「反對派應跨越觀念、個性、種族或宗教差異團結起來。烏克蘭在2004年12月橙色革命的成功,主因就是後共產時期的各種反對派能擱置差異,組成統一陣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