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歐聯負馬體會反映哥迪奧拿改造拜仁的失敗

歐聯負馬體會反映哥迪奧拿改造拜仁的失敗
廣告

廣告

馬體勝拜仁反映了哥迪奧拿戰術上對施蒙尼徹底的失敗。沙烏爾美斯附體一扭二再三人圍堵中左腳巧射遠柱入網固然漂亮,但反映了拜仁今場兩大問題,一是沙比亞朗素作為防線前最後一道屏障太輕率出腳,二是根本不是中堅料子的阿拿巴完全沒有預判沙烏爾的射門,導致防守人數完全充足的情況下突然失球。

哥帥為了追求全員控球以及後防出球的質素,不惜棄用所有正牌中堅,以防中馬天尼斯配搭左閘阿拿巴扼守中路。這樣的配置於國內聯賽沒有問題,因為對手的反攻相對疲弱,但於歐聯四強、對陣西甲前列隊伍這種級別的賽事,這樣的一對中堅便頓時現形了。阿拿巴除第一球失球失去預判外,下半場被費托輕鬆扣過而差點失第二球(中柱),是輕率出腳攔截而失位之過。當然,梅拿入替泰亞過轉踢4231望加強後上支援人手後,偏左防中沙比亞朗素的老態畢現也是拜仁今場防守不力的主因。

沙比亞朗素以這樣的年紀征戰歐聯實在不易,但他在皇馬最後兩年轉數下跌明顯大家有目共睹。當皇馬將中場攻防樞紐換成年青力壯的卻奧斯時(由拜仁低價買入的),拜仁卻找來江河日下的沙比亞朗素出任中場組織核心,不是此消彼長嗎?在國內聯賽這方面的隱患看不見,但在與同等級別的球隊比賽時,沙比亞朗素轉數減慢、覆蓋範圍低的正常老將問題則完全浮現,馬體球員往往可以輕鬆於沙比亞朗素一方組織突破,特別轉踢4231後少了一名中場保護,要他獨自守住左邊肋部一大片區域確是不可能,哥帥在差點失第二球後終於懂得彌補錯誤,將於中堅區域犯錯不少的阿拿巴調回他最強位置左閘,以正牌中堅班拿迪亞頂住今場球感不錯的費托的衝擊,然後以阿拿巴超強的運動力覆蓋沙比亞朗素一方的防守區域,這樣調動後才得以封殺馬體的反擊,完場前馬體機本沒有好的進攻機會。

反看馬體,施蒙尼恐怖在於能夠將一班二線球員帶領至踢出頂級球會水準。你說馬體真正有力於班霸立足的球員,或許只有基斯文一人。但施蒙尼懂得避重就輕,掩藏自己的弱點而將自己的優點放到最大,這是很多自我的教練做不到的地方(也許只有安察洛堤及摩連奴有這能耐)。前場失球後瘋狗式圍堵,務求令對手不能從容出球,搶不到球後極速回防,卻又不似李斯特城般擺大巴,而是靠聯防將對方的供應帶切斷,令對手只能靠個人突破或高吊球入禁區。看今場拜仁,在聯賽呼風喚雨的兩翼高文及哥斯達,前者隱形得直到被列貝利替換後才驚覺他的存在,後者每次拿球後都泥足深陷毫無支援,只能強行個人突破或提早傳中。而泰亞高及維度的前插效果亦非常有限,拜仁整個中前場完全不能組織起來,這對於拜仁來說是相當罕見的。施蒙尼用殺死巴塞的同一招數殺死拜仁,也是理所當然了。

而當拜仁由講求中場控制的433轉為4231欲加強後上進攻時,卻又發現利雲根本不是那種可以踢硬橋硬馬、衝刺掩護的前鋒。利雲的確是那種可以一個賽季至少射入20-30球的皇牌中鋒,但說到隊制配合、戰術執行及突破密集,文祖基治肯定是更好的選擇。

哥帥改造拜仁,想於德國球隊植入自己在巴塞賴以成名的西班牙控球戰術,國內聯賽確是無敵,但連續兩屆於歐戰被兩大西班牙巨頭皇巴橫掃出局,證明格食格的話,非西班牙球隊踢西式足球根本就不是西班牙球隊對手。軒加斯三冠偉業踢的是德國式機動足球,當年虐殺了巴塞,也使國家隊受益。哥帥入主拜仁卻徹底摧毀了軒加斯建立的一切,先是放卻奧斯入泰亞高,放文祖基治入利雲,再有放小豬入沙比亞朗素,不重用葛斯而入哥斯達,拜仁的德國氣息完全消失了,連帶歐戰的霸氣亦蕩然無存。放棄自身傳統風格而強行植入另一套,失敗例子可追溯雲馬域克將荷蘭變成暴力般,鄧加將巴西變成歐陸效率型隊伍,波亞斯要車路士踢高壓逼搶,羅渣士首季教利物浦要學巴塞等。今日,拜仁不致再失一球多得門柱,惟有寄望主場威力以及馬體仍要分神聯賽的因素來反勝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