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將民意化零為整:雷動計劃的《公民聲吶》

將民意化零為整:雷動計劃的《公民聲吶》
廣告

廣告

前言

相信大家都聽過「雷動計劃」這名字。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這個名字並不討喜,然而若果讀者撇除個人的喜惡,仔細的理解一下戴耀廷教授所闡述的計劃內容的話,你就會發現這個意念,要麼只是陳義過高,好高騖遠的空話,要麼可能就是一個拯救香港,扭轉香港政治生態的驚天嘗試。

雷動計劃自今,已經更新過好幾個版本,但目的都並沒有改變過,就是要「非建制派整體議席達半」(大家有時都會聽到「非建制派整體議席過半」,其實是考慮到將立法會主席讓予建制派,那麼投票時就會變成建制派34票,非建制派35票的「過半」局面。所以兩個講法背後目標都是一致的。)。在此本文並不打算將所有來龍去脈都講清楚,而是只想將現今最新的雷動計劃(有人叫它做雷動3.0)中的一個頗為重要而又最令人質疑其可行性的部分——「雷達」系統,亦即是《公民聲吶》(VotSonar)民調系統,講解一下給讀者聽。

《公民聲吶》是由「公民數據」(Civic Data HK)所開發,而公民數據則是自雷動計劃被提出後自發出現的技術組織,團隊相信善用科技可以加強社會民主發展的可行性,《公民聲吶》就是實踐這個信念的嘗試。本文將分成兩個部分,本部分將主要講解公民聲吶運作方式和其原理,下一部分則解答種種坊間對這類民調系統的質疑。希望讀者明白系統的方方面面後,能夠對雷動計劃多一點信心,少一點猜疑,並且提供正面的支持和意見。

雷達的作用——公民聲吶的來由和運作

雷達(Radar)在軍事上是用來探報環境狀況,偵察敵軍報置和預警。而聲納系統(Sonar)則是海軍和潛艇專用的雷達,藉著探測聲波回響去判斷地形和敵軍位置,甚至預測來犯魚雷的種類、形式和速度。2016年立法會選舉,就是一場建制與非建制陣營之間,用選票來打的選戰,而《公民聲吶》就是服務整個公民社會的雷達和聲納系統。公民聲吶會收集和調查民眾意向,並適時提供可信的民調數據,讓「參戰」的公民能將手上的選票,投放到選戰最需要它的位置上,盡可能令最多的非建制派名單當選。

《公民聲吶》運作方法如下:

  1. 使用者在智能電話安裝並成為Telegram用家
  2. 使用者從《公民聲吶》早期使用者的朋友那裡取得公民聲吶的邀請連結,並加入《公民聲吶》
  3. 系統會按時發出訊息,請求用家參與每月(8月前)、每週(8月後),每日(9月1日至4日)都舉辦的正式問卷調查,詢問用家問題
  4. 即時看最新投票結果,或在指定時間之後到「公民數據」(民聲吶的開發組織)網站觀看更仔細,調整後的分析報告

就是這樣,每一個選民,就多了一個資訊來源,去進行他們的投票選擇。而選民亦可以直接參與提供他們的選擇,既匿名而又即時地向公民社會反映投票意向,令數據更加準確,最後令每個選民都可以作出對自己最有利的投票選擇。

例子

讓我舉幾個例,看看究竟公民聲吶怎麼幫助不同意向和投票立場的選民,做出最有利自己和相同陣營的投票決定。

選民A:
《參加民調、分析報告、投票、回報》

選民A支持香港民主,但對政治不算積極,朋友介紹下成為公民聲吶用家。他每月都有參與民調,並且看公民聲吶的分析報告,所以他對選情走勢都有一定的掌握。在投票日早上,他收到公民聲吶系統的投票提示,令他記起9月4日是投票日。然後,他看完公民聲吶9月3日的民調,就去了投票支持自己心儀的名單。回到家中,他將投票結果回報給公民聲吶。

選民B:
《參加民調、邀請朋友、分析報告、投票、回報》


選民B對政治比較積極,一早就是公民聲吶用家,並且積極邀請朋友使用公民聲吶。他每月都有參與民調,看公民聲吶的分析報告,分析選情。但是他是某政黨的支持者,故此他只會支持在他選區中某兩個候選人。在投票日早上,他收到公民聲吶系統的投票提示,看完早上媒體發布的民調和公民聲吶後發現,他可以支持的兩個候選人中的其中一個名單處於當選邊緣,另一個則幾乎沒有機會當選。結果,他投票時就作出了選擇,投票支持勢危的邊緣名單,並且在中午左右將投票結果回報給公民聲吶。

雷霆救兵——選民C:
《參加民調、邀請朋友、分析報告、看最後報告、投票》


選民C同樣是對政治積極,也是公民聲吶用家,既參與民調,積極邀請朋友使用公民聲吶,並使用公民聲吶的分析報告去分析選情。但選民C和選民B不同,他認同雷動計劃的理念,他最關心的是希望更多非建制陣營的候選人進入議會,阻止政府惡法通過,所以他願意投票給非建制陣營中的邊緣名單,協助他勝選取得議席。所以,他加入了雷動計劃,成為了該區的雷霆救兵。在投票日下午後,他在家中等候一個消息,就是公民聲吶投票日的最後報告。這報告是倚靠眾多過往民調,並且包括了投票當日回報給系統的資料,推斷出究竟非建制派的那張名單將會得勝,那一張名單幾乎不可能當選,那一張名單處於當選邊緣。如此,選民C在晚上收到最後報告,並評估形勢後,到票站進行了投票。

如此,憑著適時的資訊,三位朋友雖然取態不同,但結果都既能按自己的意願,又能有效地令非建制候選人有更大機會進入議會替他們服務。你會是那一種選民?

(待續)

公民數據發言人-趙智勳(Angu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