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張德江訪港 從「擾民」到「損民」

廣告
張德江訪港 從「擾民」到「損民」

廣告

圖:蘋果日報

中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問香港,可謂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因為他人未到已弄得全城神經繃緊:立法會須提早休會,工人趕工把地磚塗上膠水,酒店餐廳謝絕訂位,金鐘灣仔預計大範圍封路,更史無前例要求兩項大型工程停工四天。這一切是否必須,特區政府只以威脅上升為由拒絕提出證據,但這些前所未見的安排,已超越一般的「擾民」程度。與其說是保安需要,更似是「面子工程」,究竟是梁振英班子為了阿謏奉承而過猶不及,還是中央政府為了突顯權威而刻意令港人越煩越好?

全世界對政要的保安工作都不能做到零風險,強如美國歷史上也有四位在任總統被刺殺,兩位總統被行刺受傷,難道說美國特工不懂保安?但美國總統被刺並未有舉國大亂,當然未曾因此亡國,正好應驗了管理學上「沒有人不可替代」的道理。在開明國度,從政者早有承受一定安全風險的心理準備,即使貴為總統總理,被擲鞋擲雞蛋的事例不知凡幾,只有極權國家才把領導人的安全考慮凌駕一切民生所需。因此細看特區政府如何鋪排張德江的保安工作,恰好是管治開明或倒退的指標。

例如路政署聲稱為了防範人為破壞,在政府總部和立法會一帶的街頭地磚縫隙塗上膠水,正是「阿戊整餅」的最佳示範。過去多年本港行人路從灌水泥換上鋪地磚,正是由於要經常掘路加建設施,地磚易於挖出循環再用,同時縫隙有疏水功能,應對氣候變化暴雨頻繁較為有效。磚縫塗上膠水恰好破壞這兩項功能又增加成本,而到了真有示威者執意挖磚的時候,稍為多花一點氣力依然可以好使好用。路政署虛耗公帑,顯然是為了向長官交差多於實質作用。

至於警方要求中環灣仔繞道和沙中線工程停工四天,既未能解釋具體保安風險,更有越權干預工程之嫌。若果警方懷疑地盤藏有炸藥,大可以事先搜查清理,若果擔心運入地盤的石屎或工料會混入危險品,亦可以在出入口檢查,現今一刀切要求地盤停工交出鎖匙,究竟警方是根據甚麼法例行使權力?

停工必然招致經濟損失,根據路政署呈交立法會文件顯示,高鐵項目停工一天的損失逾700萬元,但沙中線和繞道工程總金額逾千億元,比高鐵更高,即使停工影響只有全部工程的三份之一,每天損失也超過200萬元,四天便達800萬元。香港過去百多年來從未試過有到訪政要被行刺受傷,假若停工能降低出事風險百份之一,按照風險概率反向推算,張德江人身安全的價值高達8億港元,這是否符合港人的共識?這項評估還未計入實際保安開支和交通堵塞等種種社會成本,這是否政府不敢把經濟損失向港人公開交代的原因?

若果今天市民不追究保安局評估準則和警方是否濫用權力,假若習近平明年訪港,警方要求私人工程停工甚至商業大廈停用,損失由誰承擔?即使今次部份損失也可能由地盤員工、承建商或港鐵小股東承擔,建造業商會和地鐵股東不能坐視不理,損失公帑的普羅市民更應發聲。

本月剛好紀念文革50周年,毛澤東在1969年第九届一中全會提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口號,成為共產黨員的金科玉律。今天中共領導人若尚有半點貫徹口號的勇氣,大張旗鼓的保安豈非笑話?事實上,最高明的保安是不慍不火,輕舟已過萬重山,所以警方的高調安排從一開始已是敗筆。

香港人最討厭君臨天下的氣焰,張德江用「視察」香港一詞,已惹港人反感。若果今次以保安為由的擾民損民之舉,是梁振英班子自作聰明,那顯然是特區有人故意陷中央政府於不義,令張德江未戰先敗,盡失民心。若果今次舉措是張德江親自要求,相信港人在他到訪時最想他聽見的說話,該是蔡英文當選台灣總統的感言:「謙卑謙卑再謙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