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文化論政】蜜斯艾非:書展的文化視野—從萊比錫看香港

廣告
【文化論政】蜜斯艾非:書展的文化視野—從萊比錫看香港

廣告

萊比錫書展的會場沒有攤位高掛折扣的宣傳或高聲喊賣。(資料圖片)

在貿發局的官方網站上找到這樣的描述 :「2015年,香港書展吸引逾百萬人次進場參觀。為期七天的展覽,是愛書人的天堂,燃亮他們的幻想國度。」事實是,香港書展一直受人非議為散賣場。筆者以為這是商業因素主導、欠缺文化政策視野的惡果。筆者今年到訪萊比錫第二十五屆書展,更感受到香港的問題。以下將簡述萊比錫、對照它跟香港書展有何差異:

限制賣書

萊比錫書展於博覽館進行,會場沒有攤位高掛折扣的宣傳或高聲喊賣。大多攤位的書櫃或展覽臺上,所展出的書籍只有幾本存貨。不少單位放置了一些面積細小的桌椅,讓人坐下交流。德國法律嚴格保護圖書定價,書展不可能出現速銷活動,萊比錫書展亦不鼓勵參展商於攤位內進行售賣。大會於書展裡設立了大型的中央書店讓讀者購書,並安排少量流動收銀員四處遊走,為參展商代理買賣時的金錢交易。所以,參展攤位沒有付款的人龍,鮮有人碰人的擠擁情況,參觀者能夠專心閱讀或交流。參展者為展覽精心佈置,讓它成為接觸投資者的媒介,促成兩者合作的平台。現場所見,不少參展商為營造更理想的洽談環境,預備了咖啡和紅酒給予客人享用,並派出穿著端莊的代表,向客人闡釋業務。

反觀香港,筆者認為,貿發局一直有意無意讓「平價促銷」成為香港書展的主流風氣,令普羅市民潛移默化,以為逛書展等如買平價書。結果,書商容易陷入惡性競爭,以減價促銷維持競爭力。大多參觀書展的人只專注於搶購割價的圖書,會場水洩不通,作家、出版社、書店、讀者根本難以藉著書展進行深入交流。香港書展的交易金額即使年勝於年,書業從中又得到多少獲益?香港的閱讀文化能藉此而昇華嗎?

盛大的閱讀嘉年華

萊比錫書展的參展商對攤位的設計非常講究,不單在視覺佈置上花了不少心思,也講究怎樣於攤位內進行有意義的互動,令參觀者寓參觀於學習。例如筆者於音樂展區找到樂譜或音樂錄像外,看到有人講解樂器的結構、展示樂器零件,又有現場的演奏。藝術文化類的展覽區佈滿各種裝置藝術,配合風格特別的設計書籍。當中最令筆者深刻的,乃是書展場上的乒乓球比賽!柏林藝術學府於展覽區內,放置了兩臺乒乓球桌,一臺用作展示書籍,另一臺則讓不同的藝術或建築院校對決,吸引不少注目。在動漫主題的展館,除了舉行Cosplayer的交流會,亦有傳統箭術及女僕咖啡店等單位,令德國的動漫愛好者更宏觀地認識日本文化。這個書展的完整性,在於不單止展出製成品,而是有不同單位展示傳統的製書技術,參親身體驗了活版印刷術,把製成品帶回家。此外,不少書攤旁邊設有論壇,讓出版社舉行新書分佈會、作家分享會等,所以書展會場一天到晚,都有多不勝數的座談會正在進行。

其實,香港書展不乏熱心推廣閱讀的參展商,例如Kubrick書店每年都相當認真佈置,曾於攤位內舉辦作家分享會、與本地文學雜誌《字花》舉行文學翻譯遊戲等。但這樣會犧牲銷售空間,出現虧蝕的可能,故難以普及。Kubrick亦已宣佈離場,不再參與香港書展。其實貿發局於書展中也推動不少閱讀活動,如文學論壇或展覽。但這些活動往往被安排於偏離主場館的會議廳進行,減低曝光機會,難以擴展受眾範圍。

書展也直播

大型書展吸引媒體報導不足為奇,但香港的電視台主要追訪書展中的花邊新聞,如演藝人物或人氣模特兒參與的活動。新聞泛泛報導書展的入場人次、購物內容和金額,關於書展的主題或年度作家,只有輕輕簡述。報章或多或少會以專題報導,但詳細內容通常只能寄居於副刊之中。德國媒體對萊比錫書展極為關注。例如德國最重要的媒體之一Taz於現場設展,舉行閱讀或寫作研討會,設立網站專頁,全天候報導整個書展的動態。其他媒體亦會直播書展期間不同的論壇。因此,書展所營造的閱讀氣氛,能夠通過公共傳播傳遍整個城市,難怪萊比錫書展成為國際書壇最重要的盛事之一。

新世界的閱讀

在網絡媒體主導的世代裡,德國書業同樣面對讀者群老化,年輕人閱讀習慣改變的挑戰。不少出版社正積極探索,如何透過科技與文字創作的結合,形成新的閱讀潮流,吸引更多年輕讀者,讓書業得以持續發展。萊比錫書展特設的Neuland 2.0展區,成為電子閱讀程式的研發者、投資者及出版社合作的橋樑,促進多媒體閱讀的發展。以筆者當日觀察,電子閱讀的發展趨勢並不是電子媒體與實體書的競爭,雙方反是相輔相成的閱讀伙伴。例如其中一個概念來自「說故事」的程式,讓讀者不定時收到小說主角的來電,增加閱讀的感興。另一個單位則示範QR code對閱讀的輔助。當讀者購買書本後,只要掃描書本上的QR code,選取正閱讀的章節,便可接收該部分的電子版內容。這種閱讀方式讓讀者方便外出閱讀的同時,保留了傳統實體書的發展空間。

閱讀至此,讀者可能以為閱讀氣氛濃厚的萊比錫書展,應該是由文化局所策劃。事實上,萊比錫博覽會公司才是書展背後的籌辦和管理者。萊比錫書展跟香港書展一樣,在商業元素主導下推動起來。不過,萊比錫博覽會公司的目光遠大,明白可持續的閱讀生態,才能讓書業得以更長久的發展。香港貿發局不應僅僅停留於短線的零售收益,更應該努力推動香港的閱讀文化和文字創作,令有志推廣閱讀的參展者加以發揮。

作者為卜TATTAT 民間二手書運動發起人

文章原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6年5月30日

本欄逢周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