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瑞超

退休教師/一直相信民主會到來/一直相信白會戰勝黑 網誌

社運

讀《記住:這裏是香港》

 讀《記住:這裏是香港》
廣告

廣告

李怡在文章中推介了莊梅岩的推薦:林榮基專訪(立場新聞)。在一個不是人民選出來、一個恐怖獨裁的政權下,《世界人權宣言》的人人生而自由,蕩然無存。在根本沒有一張禁書名單下,林榮基被非法羈押八個月。更恐怖的,是林榮基說的:「這裏的人的素質、氛圍都不同,個個有自由有尊嚴,上面不是這樣。」十三億沒有尊嚴沒有自由的中國人。他們不明白或不知道自由的可貴,他們不會或不敢去抗爭,任由著共產政權踐踏人權。

本來就在同一邪惡政權下,但我們有著幾頁基本法的保護,本來就在同一覆巢下,如何去爭取自由?

李怡曾這樣說:「89年確實使香港人對中國產生了愛恨交纏的感情,這感情妨礙了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意志,只有放下包袱,才能為香港民主出一分力。」

今年六四前,盧峯在一篇蘋論《鼓吹遺忘六四的當然不是同路人》中說:「在他們來說,香港關起門來管自己的事爭自己的民主就好了,其他事其他地方的民主運動包括六四不用管也不想管」,「追求民主人權的人不會對其他人的權利自由被踐踏被鎮壓視而不見,默不作聲;不會提議大家遺忘當權者的殘暴,更不會呼籲大家忘記民主戰士的苦難。從這幾方面看,那些學生代表沒說錯,我們跟他們的確不是同路人」。

梁慕嫻在《強力部門=專案組=錦衣衞》中說:「香港人與中國人已經唇齒相依,不能分割,港人對中共的抗爭已經纏繞一身,無法擺脫。那些教唆年輕人以港獨為由去中國化的說詞,原來是因為害怕得罪中共的藉口,是掩蓋其不敢反共的遮羞布。」但那些說要戰爭要獨立的,也叫我們跟他們一起喊:打倒共產黨。

真箇是:「亂哄哄」,「甚荒唐」。

李怡說:希望中共港共的掌權者記住,但香港人就一定要記住:這裏是香港。共產黨不會記住,也不會理會這是香港人的抗爭,還是中國香港人的抗爭,他們只認實力。人們說,集會,不去了,行禮如儀;遊行,不去了,理念不同。我還是非常認同林榮基的一句話:有咩唔妥,就要企出來。上次撑林榮基,向強權說不,有6千人參加,不是6萬,更不是60萬。要是60萬,很不一樣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