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永康

以基層角度看社會問題,曾撰香港淪陷告台灣朋友書,在當地廣傳 網誌

社運

無論遊行人數多寡,對共產黨和政府都是警號

無論遊行人數多寡,對共產黨和政府都是警號
廣告

廣告

今天是七一,自建華時代,此天由慶祝回歸,變成反對政府的政治表態。遊行人士各自表達自己政治訴求,但HCF只有一個,就是反對特區政府。自振英上台,無待堂堂主盧斯達曾言,市民誤以為遊行數字可以有作用。堂主所言非全錯,回顧振英上台數年以來,超過兩次人數過數十萬,梁特仍屹立不倒,可證已不能單單靠遊行趕人下台。畢竟,胡溫已去,習總上台,話事人已然轉換,不能以記憶幻象判斷。然而,無論今天遊行人數多或少,對特府也是一個警號。

誠然,雨傘後的那個七一,人數出奇地少,坊間一些論政大叔,謂香港人心已死,覺事不再可為,大部分人已然放棄。但區選卻仍選出不少民主派,可見香港人並無忘記初衷。往後更發生旺角騷亂,勇武青年,由網路上的口頭嘴炮,變成為街頭實戰,讓磚頭飛。而二二八補選,梁天琦更可以拿到數萬選票,可見勇武派有相當支持度。

回到主題,今天如果人數少,即反映大部分支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市民,已經覺得和理非無用,轉為勇武抗爭。政府當然可以派定心丸,說警方絕對有能力應付。然而,根據巴拿馬文件,中共官員親屬,有不少投資在香港,香港亂,他們的金錢隨時蒸發一大截。

如果人數多,則反映出上述和理非仍然有廣泛支持。共產黨不要太高興,我還未講完,和理非表示抗爭長久,為人民有素質行民主的理論基礎,此為政治學常識。即政府仍可面對一段短時期而虛假的安穩,但對於長治久安,根本沒有可能,因為應付和理非,比對付勇武困難。香港的客觀環境不同古巴,勇武派不可能持槍入城門水塘打遊擊戰,還可以簡單以武力鎮壓應對,一夜完成拘捕。和理非隨時可搞你一兩個月(如雨傘運動),而且還有不少後續,長期對抗,極度難纏。

政府今天面對的,是人多或少都是困難的局面,因為香港人已然抗戰數十年,不可能因一場雨傘運動失敗而心死。要真正解決政治問題,只有回到最根本,就是重啟政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