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我說你不行,你就不行

廣告
我說你不行,你就不行

廣告

如果……

你為子女報讀學校,其入學要求是:乖;你到新公司求職,其招聘要求是:叻;新公司出糧要求是:醒;工作受傷,你向保險公司索償,保險公司指理賠要求是:痛;奧運將至,大會指選手的得獎要求是:勁……

有問題嗎?

乖才能入學、叻才能工作、醒才能出糧、痛才能索償、勁才有獎牌…… 不是很合理嗎?問題是,沒有量化的準則,換來的必然是因人而異的主觀操控。

若「乖叻醒痛勁」沒有配上可量化的標準,你的「乖叻醒痛勁」可能是別人的「曳蠢鈍爽弱」。於是入學、搵工、出糧、賠償和得獎的操控權,便完全取決於評審者的主觀感受。無論你多努力,做得再完美無瑕,評審者一句:「我覺得你未夠乖叻醒痛勁」,便足以判你死刑。

若然以主觀準則來作入學、入職、出糧、賠償和得獎的要求,你尚且覺得不可理喻,今天的香港,選舉主任以「真誠擁護基本法」作為立法會參選人的入閘要求,我們怎可讓選管會蒙混過關?

「真誠擁護基本法」才能出選,與前年港共政權指特首候選人必須「愛國愛港」一樣,屬於虛無飄渺、無法量化和無中生有的人治篩選條件。當參選人有否簽署選舉確認書,也不能證明他們的真誠、無法確保他們的出選資格時,港共政權就是踐踏着基本法,蠻不講理地跟香港人說:「我說你行,你就行。我說你不行,你就不行。」

如此橫蠻無忌,香港人怎能吞聲忍氣?請一起把可量化支持率淨值長年低於負40%的梁振英,和一班牆頭草保皇黨逐出政府、踢出議會。「我說你行,你就行。我說你不行,你就不行」- 這句話應該是香港人跟港共政權說的。

思言行 - 慎思敢言、以言赴行
Email: [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