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高立

城市漫遊者,閒來寫作,深信任何地方,任何事物,不論貧富,自有其獨特之處,深信任何文化,不論高檔低檔,自有其存在價值,曾出版《跟着麥當勞去旅行》、《跟着足球學通識》及《跟着奧運學通識》。 網誌

體育

奧運會的ABC現象

奧運會的ABC現象
廣告

廣告

奧運開幕了!在網上發現一有趣現象,就是中國拿不到金牌,大家便「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出現了Any Country but China的情形。

這在以前,實在是很難想像的。

奧運,說到底,就是販賣民族主義,一向以來,體育運動都是展示民族優越性的最佳舞台,當然,要宣傳自己國家,還有很多很多方法,不過,大部分都不是朝夕能辦到的事情,「一百年太久,只爭朝夕」,而且只有激情十足,充滿Emotional的體育比賽,才得以刺激腎上腺分泌,成為最佳的宣傳工具。歷史也告訴我們,要凝聚國民,最佳的方法,就是製造假想敵,打仗成本太高,代價太大,體育運動便成為最佳的替代品,平日對國家政策和現狀諸多批評的國民,在涉及「民族尊嚴」的體育比賽,會突然義無反顧地站在自己同胞的一方,彷彿一旦支持或同情對手(在比賽這一刻,就是「敵國」了),便會淪為「賣國賊」了,若果本國選手不辱使命,能夠載譽而歸,似乎國家的所有問題,便不再是問題,多一面金牌,國家便強盛多一點。

而中國正是操控這種情緒的能手,自七十年代末,中國便樂此不疲地透過體育來增強向心力。八十年代開始迷上體育的我,已隱隱然覺得不太對勁,作為包拗頸的人,我對於官方借奧運和民族主義來宣揚國威(其實是政績工程)很反感,基於你係要我支持我就唔支持的心態,所以我一早便已不太支持中國選手。不過,中國這一招還是挺管用,像我這種心態的人在當時來說肯定是「極少數」,例如我有一位長年支持民主派的同學,一到奧運便義無反顧地支持中國隊,還因為女排球員巫丹是否真心服食禁藥而爭論起來,然後那人一句:「中國人你也不信?」唔……出到這一句,我就不好再做醜人了!

幸好,後來的發展證明我是對的,一切美好的事情,只要混入了民族主義,往往便變得不理性,也變得惡俗了。本來藉着比賽勝利,提高民族凝聚力,提升民族自豪感,也屬無可厚非,只是在民族主義陰影下,往往被無限放大。溫哥華冬季奧運會最難看的一幕,就是短道速滑選手王濛在贏得金牌後,走到教練前跪拜,都甚麼時代了,還要來封建時代的那一套?這一舉動切切實實告訴大家,在教練團代表的國家之前,運動員都被矮化成為奴才,是為主子賣命的棋子,唯一的使命就是「為國爭光」。同一屆的短道速滑選手周洋在贏得1,500米金牌後,表示此枚金牌「會讓我爸爸媽媽過得更好」,本來是一句人之常情的說話,在中國卻被解讀為無視國家的栽培,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于再清便批評周應先感謝國家再感謝父母,顯然在他眼中,所有中國運動員在國家面前,都是國家中的一顆小螺絲而已,所有榮耀,都歸於國家,勝利後不感謝國家,更是大逆不道之事。

好了,日積月累之下,再鋒利的刀也有生銹的一天,再有效的招式也有用老之時,今天還停留在中國功夫唐人街打鬼佬的心態,一味「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已經不再萬試萬靈了,愈來愈多人看通了中國這一套路了,不會中計了,於是便開始出現反效果。

更何況,正如David Tang所言:「那些年,港人甚至全世界天真的以為,大陸『富起來』了,一步一步融入國際社會,就會走向公平自由的文明社會,因此樂於見到大陸崛起。但三十多年了,陪伴大陸強大的,不是風度,是霸道,拿到奧運金牌,就揚給港人看,説中國強大了,你們香港早已給『邊緣化』,還爭取什麼?有飯就食吧!」說得真好,中國強大了,不再韜光養悔了,動不動就對人說:「你有今天都是多得我。」動不動就要人道歉,動不動就是就要人家尊重你的「文化」、「慣例」、「邏輯」,表面上中國在國際地位提升了,但在國際間的形象卻一落千丈。或許,中國是有錢了,但與此同時,中國也變得霸道了,昔日大家看到中國人奪金,會覺得中國人終於可以挺起胸膛,不再讓人看小,現在中國人奪金,大家會覺得,又要聽那些肉麻的自吹自擂了。再加上中港矛盾愈演愈烈,終於便出現了這種ABC的現象。

當然,這還要多得那些豬一般的隊友,例如電視台的主持評述們,拜託,我不要求你客觀,但也請別那麼盲撐好嗎?自從84年奧運起,TVB轉播時,那些評述和主持個個像義和團上身,中國隊贏了,便開心到猶如中了六合彩,假如中國隊輸了,個個像死了親人咁款,那還罷,緊張關頭就望對方失手,有時還輸打贏要,猛說是裁判不公,其表情之肉緊(這方面以某姓潘的主持最誇張最難頂),彷彿在現場會打裁判一身。你說,大家怎好意思跟這幫人同一陣線?

這當中或有極少極少的例外,我清楚記得1984年奧運為TVB作體操評述的朱Sir,在美國於男團賽事最後一輪,只要不失手便能壓倒大熱門中國奪標的情況下,說了一句話:「我沒有理由期望人家失手的(大意)。」今天,我們還可以有這種量度嗎?

我無意潑大家冷水,只是希望大家捧自己的代表隊時,不妨理性一點,冷靜一點,畢竟,一個強大的國家,強大的民族,實在不用靠體育運動來增加光環。體育比賽好看之處,是欣賞運動員在激烈的競爭之下,使出渾身解數,超越本身的極限,勝負嗎?當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過程。而可悲的是,當大家被民族主義所蒙蔽,腦海裏只剩下勝負二字,往往便忘記了欣賞比賽,也忘記了運動比賽的本質。

還有,當年表情最肉緊的姓潘主持,回歸前便移民去了,愛國?都是一場戲而已。

作者網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