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巴勒斯坦:我遇到的以巴衝突

廣告
巴勒斯坦:我遇到的以巴衝突

廣告

我遇到了以巴衝突。

沒有掟石,沒有槍炮,也沒有自殺式炸彈襲擊。

話說巴勒斯坦導遊帶我們遊覽希伯倫,該處被喻為是整個以色列軍事佔領的縮影。五步一軍人,十步一哨站,不少以色列人出入都帶著槍枝。

雖然氣氛緊張,但沿路暢通無阻,直至我們走在一條分叉路上,一名以色列軍人突然從高處的哨站大聲呼喝巴勒斯坦導遊。

軍人:「你不能往右邊走,此路只供猶太人使用,如果你是巴勒斯坦人,你要用左邊那條路。」
導遊:「為甚麼?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間有甚麼分別?」
軍人:「我不知道,我只是做我的份內事。」
導遊:「我已不是第一次帶團,之前都用過右邊的路。」
軍人:「你已不是第一次?那你就別說謊!你明知規矩!」
導遊:「你那些規矩因人而異,有時准我用此路,有時又不准!」

其實,我們遊客是可以用那條整潔平坦的「猶太人通道」。但當然我們選擇與導遊共同進退,走進那條堆滿垃圾,滿佈沙石,且要拐個大彎的「巴勒斯坦人通道」。

又有一次,領隊帶我們到一個貌似地盤的地方,他說這裡有個水源,他從前會這裡與朋友燒烤遊玩,但現在此地被以色列佔領了。下車以後,我們抬頭一望,有幾個以色列人在山坡上的水池游泳。

「你看,我們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人定期制水,每天都要儲水,他們的水源卻充足得讓他們暢泳。」

突然,一個阿拉伯裔少年在山坡上大叫,說我們不准在這裡泊車。領隊反問他為甚麼其他車可以泊,我們的就不准?

他直截了當地解釋,因為這裡是以色列的地方。 領隊隨即怒火中燒:「這裡是巴勒斯坦!」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愈說愈激動。

阿拉伯裔少年:「我在服務我的國家!」
巴勒斯坦人:「你今晚臨睡前想清楚,就知道自己有多錯,人家當你阿拉伯裔人糞便,你當人是主人。」

我們欲息事寧人,走為上著。但期間,一輛大型泥頭車已把出口封著,我們想走也走不了。

水池中的以色列人,有些收拾行裝,擺出一幅不關我事的模樣,急步離開,有些則漫不經心的繼續游泳,還裝作若無奇事般大聲說 What happened? Join us! Swim together!

最後,混亂中,不知怎的,那大型泥頭車終於緩緩駛開。

可笑的事卻在此時才開始。

同行的一為貌似「100毛利君牙」的意大利美少女,突然走向那阿拉伯裔少年,向他解釋一番,請他開路。說著說著,美少女竟突然主動牽著阿拉伯裔少年的手,然後哭了起來,熱淚盈眶。那阿拉伯裔少年望著那幅楚楚可憐的樣子,頓時殺氣全消。

此時,泥頭車已開路,大家叫美少女返回大隊。她以勝利姿態上車。

有趣的是,不少同行的人都把泥頭車開路歸功於美少女的「國際介入」,認為是她那和平的眼淚融化了阿拉伯裔少年的鐵石心腸,化干戈为玉帛。

有人問美少女為甚麼哭,她回答 “ It is sad to see that two groups of people are fighting with each other.”

我想起領隊前天帶我們參觀艾達難民營(Aida Camp)時說道,營中那幅與以色列分隔的隔離牆,上面畫滿了美麗的圖畫,雖然內容都是有關以色列軍人欺壓巴勒斯坦人,但其實巴勒斯坦人 堅持不修飾隔離牆,好讓它保持原本的醜陋,讓大家謹記以色例佔領的醜惡。

那麼,圖畫是由誰畫的呢?

正是那些國際自願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