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淵羨

資深廢青,多年來從事胡思亂想的工作,擅長睡覺和放空。 網誌

政經

朱凱廸請務必企穩於來年政治漩渦

朱凱廸請務必企穩於來年政治漩渦
廣告

廣告

近日政壇新聞離不開朱凱廸,先是被恐嚇,再來是官商鄉黑,然後是橫洲公屋。不難發現,這些都是9月4日立法會選舉日後朱凱廸以票王之姿當選後的政治熱潮。由旺角騷亂、港獨、梁天琦到青年新政,再來到今天朱凱廸,一切都只是一霎眼的事,不同的是,後者這個票王身分將會持續四年一屆立法會任期。

朱凱廸是自決派?

主流傳媒將朱凱廸歸為自決派,筆者一直抱有保留。重看朱凱廸的競選政綱,簡單而言,其中大體涉及領展壟斷、港鐵票價、公共房屋、綠色產業、取消TSA、標準工時、全民退保、鄉議局直選、動物權益、復興農業、環境保護等,沒有一項直接與政制改革有關聯。朱凱廸的民主自決,與焦點放在憲制自決的本土派確實有分歧。

再認真看一看,其實一直關注新界村民權益的朱凱廸在政綱亦少有談及丁權。雖然據報朱凱廸自2006年投入本地社運以來,經常「翻查地契資料,研究丁屋交易、丁權轉交的來龍去脈」,但這些年來筆者只見到他的「關注」。本年2月,朱凱廸曾稱《基本法》保障新界原居民合法傳統權益,不贊成現階段取消丁權,明言應留待2047年後再討論是否繼續保留丁權。在朱凱廸眼中,所謂城鄉政策並非消滅丁權便一了百了,他更著重的,是所謂讓香港市民重新認識新界的重要性。

畢竟朱凱廸是現今立法會中——也是整個非建制陣營中——相對特立獨行的人物,不但無黨派,就連政綱主張也自成一派,簡單歸納成自決派只是一個粗疏總結。這是個多月來筆者的想法。

務必謹言慎行

不過,9月11日《明報》的一個專訪卻讓筆者產生很多疑問,至今未能釋懷。專訪中朱凱廸表示自己「不掌握」威脅背後的操作有多複雜:「舉個例,假設想向我作出威嚇的人是A,可能有一位B君其實是A的仇家,於是B君可能向我作出威嚇,目的是嫁禍給A君,情况可能複雜到這樣。另外A君和B君之外,還可能有一位C君在背後操作。其實ABC這些人物是未能確定的,但我可以推想有這些可能性。」

當譚蕙芸問他:「你說『有人想以你的死來引起一場暴動』,這句話是純猜測,假設性的想法?」朱凱廸的回答是:「是純猜測、假設性,但也是基於對香港政治有一種悲觀認知之下的『推想』。香港過去發生一些暴力事件,如年初二的『魚蛋暴動』,背後都有種『令人覺得奇怪的推動力』。我推想,有一種很大很惡的力量想藉着威脅我,或者攞我條命,來推動自己的政治議程。因為我現在得到很多選民支持,會吸引不同人士去發揮其影響力。」

朱凱廸指的力量從何而來,從他的回答中未能充份看到。只要幕後黑手不再現身,謎底或許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朱凱廸作為當事人,自然有權也應該在保護自己的前提下,根據現有線索推敲事情。作為局外人的筆者也不便多作猜測,但作為評論人,筆者有必要提醒當事人,從他口中出來的任何推測都會成為輿論的風向標,言論出口前應要三思。

梁特性情大變

朱凱廸被恐嚇,獲警方提供24小時保護。同樣一直跟進丁權和套丁問題的民主黨副主席尹兆堅,亦曾於立會選舉期間先後報稱車輪遭淋易燃液體,以及地區辦事處收到刀片恐嚇信等。他稱自己曾四次報警求助,但一直不被警方重視。直到朱凱廸公開被恐嚇一事,在獲警方要求落口供,最後警方認為沒有即時危險,不會派人保護。

事實上,梁振英近日的言行愈趨「反常」。香港不是一個荒謬至極的地方嗎?為什麼被恐嚇的朱凱廸如斯迅速得到警方保護?為什麼梁振英立即回應港府重視事件,並「責成保安局局長及警務處處長馬上嚴肅跟進」?為什麼朱凱廸可接到梁振英的電話,通話七分鐘,能提出橫洲發展、鄉事體制及官商鄉黑三個問題,更能獲得梁振英立即表示會責成發展局及民政事務局跟進?只要看到港府如何應對尹兆堅和周永勤的情況,便能看清梁振英已開了新 Project。

這一切和諧現象都是出現於9月4日立法會選舉日之後,論者或會試圖演繹為梁振英於選後響應國家主席習近平大吹和風之象,也配合梁振英早於幾個月前表示,將於立會選舉後表態是否角逐連任有關。然而,既然梁振英的和風並非一視同仁,可能的推想只有一個:和風只吹向特定時間的特定人選——獨攬新界西84,000票的票王朱凱廸。

和暖風送歸何處

隨著梁振英在橫洲發展一事上拉曾俊華下水,以及曾俊華公開有關當局並沒有決定,將橫洲發展計劃以分期形式進行,看官可以見到,特首選戰帷幕已經逐漸拉開。梁振英要連任,至少有兩個 Job Requirement。第一,要夠「硬淨」,面對社會撕裂不能退縮;第二,要有「手腕」,主導輿論,不能讓獨派坐長。此兩者乃一矛一盾,若不能把握好天秤左右,隨時人仰馬翻。

一路以來,梁振英的強項是前者,因其過份傾軋,才引來《成報》、《多維》和一眾建制派群攻。梁振英並非忘記了後者,這年來他不斷想騎劫本土的意涵,模糊其中的民主焦點,只是一直都做不好而已。這年來不少人都以本土作招徠,青年民建聯便於去年末說過要本土,連鍾樹根也說要做本土建制。然而,這只是徒然,因為大部分港人根本不會被這低劣的手法混淆。

不過,票王朱凱廸的出現可謂雨露甘霖。有什麼好得過,由一個本身就是對家的人,站在獨立無黨派的位置,攬著一大堆民意認可,頭上戴著保育和環保的光環,散發著被某些勢力威脅的悲情——跟當權的自己說一句友善的說話?和暖風送天上雲,地上的人,不亦感覺和煦?由於今屆票王沒有政治包袱,可塑性高,將來找他談話的政要,尤其是特首候選人及其班底,必定陸續有來。筆者雖信任朱凱廸的為人,也奉勸一句,政壇險惡,謹記慎言慎行。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