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淵羨

資深廢青,多年來從事胡思亂想的工作,擅長睡覺和放空。 網誌

國際

希拉莉若敗選的三個理由

希拉莉若敗選的三個理由
廣告

廣告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首場電視辯論昨日於紐約州霍夫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舉行,估計有超過一億人收看。辯論甫結束,媒體的焦點便落在誰勝誰負之上。根據傳統媒體如CNN的民調,62%有收看辯論的觀眾認為希拉莉勝出,壓倒只得27%的特朗普。民主黨選情被看高一線,可信嗎?

媒體操作是政治手段

筆者在網上輿論看到的卻是另一個畫面。以擁有逾廿載歷史的Drudge Report為例,其網上調查顯示,特朗普以約82%力壓約17%的希拉莉,成為網民眼中的贏家。即使在 TIME 的網站投票,特朗普亦以55%稍勝45%的希拉莉。百家之言,各執一詞,孰勝孰負,焉能知之?

美國媒體素有左右之分(可參考下圖),港人熟知的 CNN、MSNBC、Bloomberg、NBC News、Buzzfeed、Huffington Post 等向來傾向左翼。緊隨二戰以降的政治潮流,美國傳媒界在過去一段很長時間皆由左翼主導,右傾的傳媒只屬少數,當中包括 Fox News 和 Wall Street Journal。不過近年興起的網絡輿論,包括創辦於2007年的 Breitbart 及2012年的 The Blaze,則在政治上持保守立場。他們成為今屆美國總統選舉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的忠實支持者,推動各項政治宣傳。說到底,媒體操作向來是政治手段最重要的一環,哪管民主還是獨裁。

三個希拉莉敗選的理由

不過,在新聞機構民意調查以外,美國大選本身也是一場真金白銀的賭局。首次辯論過後,路透社消息顯示,賭盤預期希拉莉勝出的機會率上升六個百分點,達69%;而預期特朗普勝出的機率則下跌七個百分達,跌至31%。這或多或少反映市場對辯論表現的回應。只是,縱使特朗普難改胡亂打岔的無禮、口沒遮攔的魯莽和喜怒無常的脾氣,希拉莉要輸掉這場選舉,還是有很多理由,至少有以下三個。

首先,電郵門事件的迴盪影響並不會隨著 FBI 撤銷起訴而消失。事實上,辯論其中一個交鋒便是特朗普繳稅紀錄和希拉莉電郵門事件的爭持。特朗普說:「妳公布刪除的3萬封電郵,我就公布我的繳稅紀錄。」特朗普的目標在於提醒選民,希拉莉處理公務時極其粗心大意,不能信任。在這件事上,希拉莉也無法還擊,只好再次坦承認錯。

第二,作為政壇老手,經驗是矛也是盾。希拉莉是律師出身,曾任美國國務卿、紐約州聯邦參議員,更有個做過總統的丈夫克林頓。若她的對手是政壇中青代,恐怕難逢敵手。但她面對的卻是銀幣的另外一面——全無政治經驗的超新手特朗普。這時,原來作為希拉莉將自己與其他候選人區分開來的優點,卻被特朗普利用來將自己與她區分的缺點。不錯,希拉莉擁有近乎完美的履歷,卻同時背著班加西攻擊事件與電郵門事件的包袱。特朗普在辯論中問她:「妳從政三十年了,為何現在才開始想辦法解決(這些存在已久的)問題?」希拉莉竟回答:「其實沒有那麼久……」這種對自身強項的愛恨交纏可謂昭然若揭。

而第三,作為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無可避免要跨過一個難關——過去五十年間從未有民主黨總統在任超過兩屆的歷史。在民主國度,選民基於各種考慮,往往會定期促使政黨輪替。第一、政黨輪替有助扳回部分積弊的政策,甚至愈趨偏鋒的意識形態;第二、公共資源的轉向亦能確保至少兩大黨能穩定發展,不致於長期缺乏執政機會而逐漸萎縮。現任總統奧巴馬於2009年上任時高舉「求變」的旗幟,有多少今天仍變不了?有多少變了卻變差了?這一切選民皆了然於胸,若要扳倒前朝積弊,11月8日便是他們的機會。

請支持新開的Facebook專頁:林淵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