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逢老必海鮮?

逢老必海鮮?
廣告

廣告

不知道自己是否已進入「老屎忽」的年齡層,才對這個詞兒如此敏感,可以肯定的是,近年接觸到的年輕的教師或準教師,似乎都頗一致地用這來表示資深同事或行家。

一般而言,「老屎忽」這樣的話是被視為不雅的,為了避諱,會因其諧音而說成「老 seafood」,然後演變成「old seafood」「老海鮮」。記得第一次聽到「old seafood」而不明所以,我轉速慢,經朋友把公仔畫出腸才恍然大悟。

最登堂入室的一次,卻在一個學校管治的課堂上,廿歲未夠的本科生在全班課堂上說出三字,雖不致鏗鏘有力,但公然又自然,直接俐落而毫不掩飾,在大學的教室裡這樣迴蕩著不免粗鄙的言語,除語言學的課堂舉例外,似乎還沒聽到過。作為講師,我想我當時是未及反應過來的,全班學生在竊笑之餘,看到的也許是一個瞪目結舌的老海鮮用手指著發言的同學,提點他的言語務須得體。

在率性的年代,避諱會被視為虛偽,但我得承認我是老派,仍然相信人際溝通須合宜得體,仍然以為婉轉帶來回味,間接的嘲諷再刻毒,有時也比青筋暴現的乾罵深藏機智。惡形惡相只是狗急跳牆,如同在辯論中經不起FACT CHECK的撒謊一樣,出此下策只因力有不逮。

我更懷疑,這類難以進入正規課堂的詞彙,只能通過次文化的耳濡目染來學習,有時不免誤會而不自知,例如把「老海鮮」用得像一個單純詞。「單純詞」相對於「合成詞」而言,由單一個具獨立語義或語法功能的詞素組成,長話短說,現代漢語裡的單純詞有時縱使由多音節(字)組成,例如「鴛鴦」、「土耳其」或「塔斯曼尼亞」等,但這些詞語要是再分解為字,則已沒有意思或語法作用,例如「鴛」和「鴦」本身並無意思,要合成為「鴛鴦」才具有詞義,和「蜜蜂」不同,「蜂」本身已獨立成詞,以「蜜」加於「蜂」之前,突出的是其採花粉花蜜釀為蜂蜜的特點。

明乎此,該知道「老海鮮」是合成詞,意思是,老和海鮮皆有獨立詞義,海鮮是用來突出某些老頭是那麼惡劣,只是,在時下用例中,「老海鮮」已連結並用得彷彿像單純詞一樣,像「溫馨提示」、「爛GAG」或「同學仔」,大有逢提示必溫馨,逢GAG必爛或凡同學皆如小孩般趣緻可愛等,而逢老也必海鮮。其實並不,細想一下,當會知道,老而海鮮當然大有人在,但也有老而不海鮮的,至於不老的,固然很多並不海鮮,但不老而海鮮的,誰敢說無?

(2016.09.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