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參觀懲教署博物館後感

參觀懲教署博物館後感
廣告

廣告

今天(10月25日)和一位在網媒認識的朋友,應該說是曾共事的朋友的邀請,到赤柱的懲教署博物館參觀,他參觀是有他的目的,我覺得值得鼓勵,再加上,我真的認真行下博物館,去過三次都只是行過就算,今次就真的看得較徹底,又真的有懷緬的心情和感受。而我這位朋友更感興趣,我也作了一次導講員的任務。

一直以來,我除了在新人是搭巴士之外,大部份時間都是自己開車,今天突然想試下再乘巴士到赤柱,那種特別感受,有如當日在學堂時出入的感覺,我今天乘搭6號車,這個是我以前好怕坐的車,因為一定暈車浪,以前到赤柱學堂,只得6號車,每次從家中到學堂或者從學堂回家,都暈車浪,尤其是回學堂,真的隨時嘔得出。今天仍然有不舒服的感覺,因此,回程就不乘6號車,果然好很多。

到外國參觀過幾所監獄博物館,唯一分別就是外國是要入場費,香港就老免,可能香港真的有錢,政府有足夠撥款,但據我所知,外國,例如日本和美國,我記得他們的入場費都是從為職員福利之用,並不是博物館運作的主要經費。另外,感覺上,外國對於售賣紀念品是較積極,香港就看不到這個情況。面積方面,香港這個館址的面積並不太細,但唯一就是沒有預設車位,其實,可以預約車位的話,相信是會好一些。因為我在日本和美國都有足夠車位。

在遊覽途中,遇上一位加拿大的遊客,和他聊起來,原來,他們是專程參觀,主要博物館是提供很有歷史性的展覽,是包括日治時期的香港監獄,也有囚禁港人和華人的情況,他們上一代曾經在香港打過仗,或者生活過,所以,來博物館看看。也從館內的職員證實。更提供我一個資訊就是,外國遊客原來是主要客源,因為赤柱區是遊客區,很多遊客是得到資訊,順道參觀,事實上,我兩次帶了廣州和台灣朋友參觀過。

可能外人不知道,這個館址以往是學堂校長的宿舍,當我形容給朋友聽的時候,他覺得很有趣,還問起我寫過一篇在學堂偷走的博文,我便以偷走路程告訴他,真的有趣。今天到訪的時候,遇上一位前長官,李長官是我新人時的幫辦,很有人緣,今天不夠時間、只是閒聊了幾句,更和一位「師兄」傾計,他可能是館長或者是副館長。原來,他是我的聽眾,他提起花家姐,花家姐果然聞名於懲教界。有機會,還想帶朋友去看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