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兩個時代 兩個世界 兩個成龍

廣告
兩個時代 兩個世界 兩個成龍

廣告

是的,香港曾經有一個時期,沒有人不喜歡成龍。或至少,沒有人討厭他。

那是八十年代,香港電影和成龍電影的黃金時期。當中的《A計劃》和《警察故事》系列,堪稱最佳。

從觀眾角度,十多二十元一張戲票(當年的票價),入到戲院,肯定看到成龍玩命式的演出,又有動作又有攪笑,飛車爆破兼而有之,當年來說,買票看成龍電影肯定值回票價。

從製作的角度,成龍和其團隊成家班,充份發揮香港人的特質:拚搏、靈活、效率高。最近翻看成龍的記錄片,他親身示範在椅子開一個小孔,勾上魚絲,那麼將椅子擲出去時便可控制自如,無須CG特技,又平又簡單;另外在鏡頭調度上,他改善了動作電影的一個問題:當主角一個打十個,但他同時只可與一人交手,其他對手只能在周圍磨拳擦掌,行行企企(這類鏡頭常在李小龍電影出現),甚不自然。成龍改善的方法,就是先以一個wide shot交待人數和環境,緊接轉為近鏡,有份打鬥的人才在鏡頭出現,一人被打低了,下一個對手才跳入鏡繼續打。類似的小聰明多不勝數。

時而勢易,成龍由沒有人討厭變成沒有人喜歡。歸究原因,有電影內外兩方面。電影外真實世界的他,言行越見離地、擦鞋,私生活也常遭詬病;電影方面,的確算是打入國際,但輸掉的是本地風格,香港觀眾無法將精神投射到電影中,曾幾何時,香港人因為成龍讀得書少,靠拚勁靠靈活「鍊贏」成本高昂的外國電影,的確產生一份以小勝大的自豪感。今日,外地觀眾提到成龍大多仍然表示欣賞,當我到外地旅遊談到自己來自香港,通常對方最先提起就是Jackie Chan,以為我會因此而欣慰。

成龍在美國獲頒奧斯卡終生成就獎,我認為是值得的,以西方世界的角度相信沒有異議;同時獲獎消息受香港人冷待,或者冷嘲熱諷,看來也是意料之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