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民主派可成關鍵少數?

廣告
民主派可成關鍵少數?

廣告

1. 上文提到,把民主派參與選委選舉理解為「寸土必爭」和「白票出發」的對壘是捉錯用神,實情對於許多民主派來說,只有「講到明白票」和「de facto白票」這兩種立場,後果是一樣的。有讀者問,假如我真的希望民主派可以「寸土必爭」呢?抱歉說一句,這想法有點不切實際,理由和民主派應不應該走這條路無關,而是民主派沒有多大的機會可以做到這一點。

2. 民主派要在特首選舉中爭取到任何實在的東西,先要做到關鍵少數。做不到的話,說什麼給予壓力都是虛的。舉個例,如果有人需要橙,又有人願意免費送橙,那麼你開價十蚊一個還是八蚊一個是沒有分別的,因為根本沒有需要向你買。所以在討論民主派該怎樣做前,我們要先看清局勢,無謂浪費心力想一些不會發生的事情。

3. 以下我用的一個流程圖來解釋這件事,合共六條問題,實線代表「是」,虛線代表「否」。我們一開始就可以看到,要連續六條問題都要答「是」,才可以做到關鍵少數。第一條問題,是建制派會不會有多於一個候選人參選。畢竟,如果只有梁振英一個人出來競選連任,也實在沒有什麼關鍵少數可做。在特區過去五次的特首選舉當中,有三次是建制派只有一人出選(董建華一次,曾蔭權兩次)。如果北京要把安全系數設到最高,大可以走這樣的一條路。不過暫時來說,似乎應有可能有多於一名建制派可得150席提名出選,我們暫時可假設這關大有可能過得了。(過關指數☆★★★)

4. 第二條問題,是有沒有建制候選人可達到民主派的最低要求。舉個例,如果出來是梁振英對葉劉,甚至是梁振英對周融的話,民主派想做關鍵少數的意欲也會大為降低,極有可能統統都投白票了。這問題的重點,當然在於底線為何。如果僅僅是身分證上沒有「梁振英」三個字的話,葉劉和周融都可以過關;如果訂在「反對831」的話,絕大多數建制候選人都不能過關了,也就是前文所說的「變相白票」了。對此,我認為民主派有責任列出具體的底線,無論這底線訂得有多低。原因有二:首先,王維基也是反梁振英,建制派當中很多人也是反梁振英,如果民主派不能在反梁振英之外提出其他的底線,我去支持王維基就可以了,民主派不用參選。第二,我怕沒有底線的談判,會引發出各種出賣支持者的指控,而香港的民主運動受不起再一次這樣的打擊。(過關指數☆☆★★)

5. 第三條問題,也是很核心的一條問題,就是不完全聽命於北京的建制派選委有多少人。選委有1200人,規定候選人最少要拿到601票才當選,而民主派的目標是300席。換言之,不完全聽命於北京的建制派選委最起碼要有301人,再加上民主派的選委,才有可能影響結果。上屆唐英年的得票是285票,如果我們相信這些人都是穩固的話,建制派當中有300人想左右大局並非遙不可及。當然,在候選人不再一樣,而中資公司又大舉參選的背景下,僅僅看上屆唐英年的得票便心雄,有點冒進。(過關指數☆☆★★)

6. 第四條問題,是即使滿足了上面三條問題,建制候選人到時會選擇互攻票源,還是選擇向民主派要票呢?我認為前者的機會大於後者。假設梁振英和曾俊華現在各有450票,任何一人只要多拿151票就當選,這些票相信主要會來自對方陣營,而不是民主派。理由很簡單,民主派要求的東西,他們很難答應。建制派要求的東西,就容易得多。例如要得到某個工商界別的支持,可能只要承諾上任後開設一個十億八億的專項基金,支援界別發展就可以了。相對來說,民主派的議價能力很低,而我們也不會想民主派的要求太低。(過關指數☆☆☆★)

7. 第五條問題,是就算建制候選人想要民主派的支持,也不敢公開向民主派求票。畢竟這樣做的話,無疑犯了北京的大忌,北京定會插手,說明誰夠膽這樣做就會受罰。如是者,建制候選人會發現在民主派手上得一票,本來已有的票源卻可能會流失十票,一點也不化算,也就不會找民主派做這交易。(過關指數☆☆☆☆)

8. 第六條問題,是就算北京竟然不介意建制候選人向民主派要票,民主派如果不團結,仍然做不了關鍵少數。到了真的走到民主派可能為關鍵少數的一刻,可想像該建制候選人可能只差數十票甚至更少的票數,便可601票達陣當選。這時候,民主派是否真的能夠團結一致維持叫價,還是會分裂成不同板塊,而當中有些人叫價甚低(如又回到僅僅是身分證上沒有「梁振英」三個字)而同意換票,最後使得民主派甚麼制度上的改革都換不到回來?看現時民主派選委的組成,我認為這個可能性是十分之大的。(過關指數☆☆☆★)

9. 說了這麼多,無非想說一點:希望民主派成為關鍵少數,阻擋梁振英連任,或選出一個起碼不是最差的候選人做特首,甚至在政策上有影響力,是一個很好的主觀願望,但卻很大可能難以如願。我希望以「寸土必爭」為出發點的選委選民,要清楚自己在授權一件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

10. 話雖如此,我仍然十分鼓勵民主派參選選委,也號召有票的投票給他們,理由有二。首先,當選了,有提名權可用,可以搞變相公民提名。例如如果胡國興拿不到150票入場,可以叫他去找50000個簽名回來。只要他找得到,民主派無條件提名他出選。這樣,就可以從實際上把公民提名變相實現。第二,是只要民主派佔的席位越多,建制候選人互相搶票的需要就越大,公眾就越有可能見得到他們之間的利益輸送。這樣,在極有限的空間之下,也算是對民主有所貢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