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反核定反智?「反核之眾」語言偽術枚舉

反核定反智?「反核之眾」語言偽術枚舉
廣告

廣告

偏見誤解,人皆有之。我們總是容易先入為主,較重視與自己立場相近的證據,這是大家都應該留意、警剔的。不過若果一個進行公眾倡議的團體,明知道證據不支持團體的立場,還要顛三倒四,誤導公眾,即使動機如何高尚,結果也只是在殘害公民社會,蒙昧讀者,有害無益。

近日反核之眾刊出一篇名為〈去唔去日本事小,誤解了輻射問題幫左政府就無謂啦——與梁啟智《香港輻射高過東京》一文商榷〉的文章,正是這類荼毒大眾的文章。筆者無力一一反駁其謬誤,且試舉文中幾個語言偽術的例子。

1. 誅心論

反核之眾就梁啟智文章比較香港與日本的背景輻射,提出的第一個回應是指「背景輻射」包括人為的部份,例如核試和採礦的殘留等。因此「我們要在在明白及提防的是︰『背景輻射』本身這種概念,其訂立與推銷都是帶著強烈的、愚民的政治企圖。」

文章甚至已自行寫明,官方核能機構皆有指出背景輻射中人工的比例極低(背景輻射的主要來源是宇宙射線和自然地理環境),而「反核之眾」對此的理解卻是:「你信唔信呢?」

2. 打稻草人

文章指談及背景輻射,是因為各國擁護核能,推銷「『背景輻射』是『大自然』的東西」、「『背景輻射無害』的感覺是要警惕的」,儼然世界各國合謀為輻射辯論。

然而,自然輻射的健康影響,尤其是氡氣與肺癌的關係,醫學界早有明確的證據。若果在google搜尋”radon health effects”,第一頁便會出現世衛、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美國環境保護局、英國公共衛生局等網站。所謂「大自然」等於好,等於安全無害,反倒是不少「環保人士」的說法。

3. 搬龍門

文章另一個對梁啟智的批評,是他比較不同的輻射劑量,「他的寫法,其實正在假設輻射的劑量是可以輕易測度並量化的,而此量化為『milisievert』後的劑量與風險有清楚的正比關係。」如果讀者們有留意過反核之眾的文宣,大抵會覺得「劑量與風險有清楚的正比關係」一說非常熟口面。無他,以「線性無閥值模型」估計輻射對人體的影響,正是這幾年來反核之眾一直推崇,以得出「輻射沒有安全劑量」結論的剎手鐧。

後話

筆者明白反核之眾成員都是真心想為公眾安全、社會利益做事的好人;他們付出的時間心力也是令筆者敬重的。但畢竟好心做壞事不會令事情變好,正當的目的也不能為錯誤的手段辯護;但望反核之眾諸位回頭是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