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還N無人士公道大遊行

還N無人士公道大遊行
廣告

廣告

主辦單位: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爭取低收入家庭保障聯席
出席團體︰注綜援低收入聯盟、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大角咀劏房關注組、土瓜灣基層住屋組、屯門住屋關注團隊、灣仔基層住屋組、西區被迫遷租客大會、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觀塘關注基層聯盟、社工學聯、全港關注劏房平台、街坊工友服務處梁耀忠議員、小麗民主教室、民主黨尹兆堅議員、社民連梁國雄議員、邵家臻議員、​張超雄議員

前言

香港的住屋及貧窮問題一直以來都非常嚴峻,特區政府實在責無旁貸。本年九月份關愛基金專責小組主席羅致光更突然表示,來年將不再推出「非公屋、非綜援低收入住戶一次過生活津貼」(下稱「N無津貼」)。劏房住戶一直以來面對惡劣的居住環境,面對昂貴的租金、水電費濫收等問題,政府卻一直視若無睹。現在,連N無人士唯一紓困措施也在沒有制定任何補救方案下,一意孤行取消,N無人士可謂百上加斤。政府此決定完全漠視公眾諮詢,忽略了N無人士的需要。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下稱「關住聯」)認為取消N無津貼,基層市民生活只會更見艱難。關住聯堅決反對如此漠視基層需要、聲音的決定。 有見及此,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及 爭取低收入家庭保障聯席, 聯同葵涌、屯門、油尖旺、深水埗、大角咀、土瓜灣、觀塘及灣仔居民約200人,由修頓球場出發,遊行至政府總部,對政府取消非公屋非綜援低收入津貼(簡稱N無津貼),及對N無人士缺乏支援表達強烈不滿。是次遊行還有邵家臻議員、尹兆堅議員、劉小麗議員、梁耀忠議員、​​​​張超雄議員和梁國雄議員,以及社工學聯、民福陣線、社工復興運動、社福同行等多個社福團體。他們發言表達對政府取消N無津貼的關注,及基層市民住屋困境的痛心,並指出居住於適切房屋乃基本人權。議員承諾會在立法會內,包括其下各工作小組如福利事務委員會,繼續跟進N無人士津貼和基層住屋議題。

團體於政府總部門前集會,把吊命人型公仔剪下,掉落在貼上訴求的房屋裝置,比喻沒有N無津貼維持生命後的需要,重申大會的四大訴求。第一,恆常化「關愛基金N無人士津貼」,以解燃眉之急。第二,訂立「租務穩定機制」︰訂定標準租約、保障租住權益、限制租金升幅。第三,妥善安置不適切住屋居民,如中轉屋或過渡性房屋。第四,增加興建公屋之比例與進度,讓基層免除住屋開支對市民的壓逼。

是次遊行,關住聯將向政府申明以下四大立場及施政訴求:

一、恆常化「關愛基金N無人士津貼」,以解燃眉之急

輪候公屋時間長、上樓無了期,N無人士要長期承受高昂的租金、水電費和惡劣的居住環境,而在電費寬減和減租福利上,他們卻均不受惠。N無津貼的原意正是填補原有社會福利之漏洞,令無數草根家庭和低收入人士受惠,舒緩部份住屋開支。即使政府現已經推行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嘗試代替,但低津根本不能支援到所有受惠於N無津貼的人士,如一人家庭、不足工時及超過入息限額的N無家庭。事實上,兩項津貼的目標對象不同,不能互相取代。因其原則與受惠對象有所不同。因此「關愛基金」的一次性津貼,基本上與現行的政策沒有衝突﹑兩項津貼亦不能互相替代。「關愛基金」委員會不應在沒有任何諮詢或調查結果公佈前,貿然決定取消此項津貼。

基層市民收入既不足以置業,輪候公屋卻又遙遙無期;最終被逼長期租住環境惡劣的劏房、天台屋、工廈劏房甚至棺材房,還要忍受不斷飛升租金,脫貧無望,甚至面臨迫遷。基層面對如此嚴峻的居住狀況,政府本應推出各項措施舒緩現時的困局,保障基層市民的住屋權益,但是政府卻對實施租務穩定機制、興建過渡性房屋等嗤之以鼻,毫無作為,公屋興建量更是長期不達標。在未有長遠措施解決基層劏房戶的租金壓力下,津貼確實起到一定的舒緩作用,所以在未能即時解決N無人士的住屋問題時,政府應該恆常化「關愛基金N無人士津貼」,以解基層燃眉之急,絕非突然取消。若果關愛基金堅持取消「N無津貼」,而不推出其他方案幫助基層脫貧,只會將草根階層推向無底深淵,跌入萬劫不復之境地。聯席強烈要求恆常化「關愛基金N無人士津貼」或設立非公屋非綜援戶低收入家庭租金津貼,讓基層市民的居住權不被剝削,減低基層住屋的沉重開支。

二、訂立「租務穩定機制」︰訂定標準租約、保障租住權益、限制租金升幅

在社會壓力之下,政府曾就《長遠房屋策略》進行公眾諮詢,而在七成意見支持設立租務管制的情況下,運房局終肯向立法會提出一份集合外國經驗的租務管制研究報告;然而報告內容極為偏頗,只提租管壞處,但忽略其解決方法,在研究外國租管制度時,也沒有分析國家的社會背景,包括出租置業比例、當地房屋政策和社會政治事件等其他因素。運房局堅決否決租務穩定機制,卻無具體措施解決住屋租金貴和租客居無定所的中短期處境,使基層租戶繼續深陷租金貴,住房差的窘境。

土地和房屋供應有限的情況下,房屋成為投資和升值的商品,單以福利救濟形式不能根治問題。「租務穩定機制」便是要以限富的方法,減少基層市民住屋開支,紓緩住屋貧窮問題。租務管制能有效保障業主和租客雙方共同的住屋權利,並平衡業主和租客的議價能力。可負擔和穩定的居所更有助降低社會成本,包括使公屋輪候人數增長減、父母支出較少較能騰出工時照顧家庭、兒童有更好的環境發展自我,住屋開支減少較易藏富於民等;另外,實施「物業空置稅」更可防止業主囤積單位,與租務穩定機制應互相配合,發揮最大效果。

因此,「租務穩定機制」不能再拖,業主及租客終合修訂條例是業主租客共同有權利發聲,立即檢討《業主租客(綜合)條例》,重新進行公眾諮詢,讓社會認真聆聽雙方的理據和意見,深入探討不同形式租務條例在香港的可行性。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促請當局就租例立即全面檢討、公眾諮詢和落實時間表。聯席亦經已草擬好一份較詳細的《租務穩定機制民間方案》,將會繼續聯同各區基層市民向政府施壓,要求落實租務穩定機制。以下是聯席有關租務穩定機制的數個要點:

1)嚴格執行簽署書面租約和打釐印,以保障業主和租客雙方的權益;
2)規定租金和雜費分開清楚列明於租單上,並禁止業主收取高於水電煤費用的實際開支;
3)每份租約有設置固定租期,期間不得加租或要求遷離;
4)中止租約通知期,由一個月延長至最少三個月,並且要嚴格執行書面通知的步驟;
5)成立高度透明化的租務仲裁機制,訂定何謂「合理」租金水平和處理租務糾紛;
6)立即檢討《業主租客(綜合)條例》,廣泛諮詢民間租務穩定機制方案。
7)研究引入的累進房產稅與及空置稅,非自住物業的稅率須較自住物業為高,避免物業利用作為投機工具, 減低私樓單位的空置問題
8)在現時租金高企而且輪候時間極長的情況下,政府應該推出恆常津助措施舒緩基層租戶的住屋開支壓力。例如關愛基金N無人士津貼應該考慮恆常化,或推出更針對租金或住屋開支的其他津助方案。

三、妥善安置不適切住屋居民,如中轉屋或過渡性房屋

房屋政策只強調置業的部分,無視實際住屋需要;最終基層市民被逼棲身工廈劏房、天台屋、寮屋等不適切住房,政府卻帶頭迫遷,且沒有適切的安置政策,只有環境惡劣、位置偏遠的屯門寶田收容中心唯一選項,連中轉屋都沒有。政府更推翻2013年長遠房屋策略提出的建議,並沒有「在短期空置政府土地興建『過渡性房屋』,安置非法劏房的住戶」,也不肯騰出空地進行規劃,反建議清拆石籬唯一的市區中轉屋。因天災、政府取締行動或迫遷而無法另覓居所的最基層住戶,過渡性房屋不可或缺。因此聯席建議:

1)在短期空置或不適宜興建公屋的地皮,設置過渡性房屋;
2)善用已空置的政府設施,如:空置校舍、公務員宿舍等,改建作過渡性房屋;
3)妥善安置受政府執法取締行動或其他原因流離失所的居民,改善中轉屋或收容中心的居住環境。在未有適切過多房屋及沒有即時危險之下,暫緩取締不適切居民的住房。

四、增加興建公屋之比例與進度,讓基層免除住屋開支對市民的壓逼

過去幾年,私人樓宇租金過去不斷上升,租金只加不減,一家四、五口,仍居住在五,六千元租金,但只得百多呎的空間司空見慣。N 無人士早已因香港房屋政策失策,被迫捱租金昂貴,有些人更用以收入一半用作交租。政府早已對這些N 無人士有所虧欠,最近爆出政府向鄉紳跪低,無法興建14000個公屋單位,根本無心舒緩基層住屋壓力。

另一方面,過去多年來的財政預算,早已重富輕貧,領取N無人士津貼者,與公屋居民均是基層居民。今年財政預算竟不再為公屋家庭提供租金措拖,九月更要面對加租都的壓力,我們要求檢討公屋租金基制之餘,亦應舒緩公屋居民的租金壓力,N無人士租金津貼亦應保留。政府應雙管齊下,實施租金管制,加快興建公屋才是治本之法!

政府不斷推說市區土地不夠,需要開發新市鎮建設公屋;然而,香港土地不患寡,實患不均。已無法耕作復原的棕地、私人遊樂場條例出租用地、拍賣流標地、市區重建地,都是政府可以掌控使用的土地。但政府卻選擇對寮屋戶、農戶、基層市民開刀,造成虛假矛盾,城鄉對立,最終仍然沒有解決問題。住屋是人權的基本,因此在土地分配的優先權上,確保有足夠基層住屋,是重中之重。就著公屋倡議,聯席要求:

1)收回私人會所用地、棕地、流標地,並利用市區重建局收回的舊區土地等,優先規劃基層住屋;
2)重新評估未來公營房屋真實需求,制定適切的興建基層房屋策略,思考其他類型社會房屋;
3)土地資源規劃充分諮詢,與民共議,並開放討論民間由下而上規劃方案;
4)開放民間團體申請空置土地及建築物資源,於民間團體一起商討如何
5)改革並透明化公屋編配制度,取消單身人士計分制等分化政策
6)反對公共資產私有化,反對出售公屋及將房委商場等資產外判管理,要求保留街市等基層消費場所
7)制定「解決劏房問題時間表」

總結

關愛基金突然取消N無人士津貼,對基層劏房戶的困境無疑是雪上加霜,令他們由N無變成一無所有。過去關基層房屋的團體一直建議將津貼恒常化,在未有長遠措施解決基層劏房戶的租金壓力下,津貼確實起到一定的舒緩作用。今次在未有諮詢團體的意見及詳細檢討下取消津貼,令很多街坊失望,作為關注基層住屋情況的聯席,我們認為這個決定非常倉促和不合理,也與政府一向聲稱重視房屋政策的立場背道而馳。取消津貼的決定對執行審批機構及受助街坊都是十分突然,我們都對此表達不滿及要求重新制定適切的短、中、長基層住屋政策,保障基層住屋權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