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輻射潔癖比輻射更值得商榷

輻射潔癖比輻射更值得商榷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前排梁啓智博士指出去日本玩不必太擔憂輻射,然後有人撰文駁。但縱觀整篇文章,只見用歪理來遮掩無知,用數據散播恐懼,用不信任制造陰謀論。其主要有兩觀點:一是核輻射有風險。二是不信任數據。我畢業於東京大學,核子物理專攻。熟知輻射及其危險性。在此想單純以科學事實,讓大家認識一下輻射及其對人體的影響,糾正觀念。

首先,該文經常提到風險,但從來都冇講清楚!一直說有輻射就有健康風險。好像只有零輻射才是安全。就好比銀行戶口既數字為零就係“冇錢人”,否則便是“有錢人”。稍有常識都知係誤導。去體會風險最簡單就係睇下保險既行情,風險越大保費越高。雖然不是很科學,但以保費比較其他風險亦不失為一個參考。在深入探討之前,先略講一下輻射為何物。

核輻射主要有三種,α(阿爾發)、β(貝他)及 γ(伽瑪)射線。文章提到基於技術或測量方法而沒有監測α及β射線是錯的。因為α和β射線的穿透力低,在空氣中傳播範圍不過十幾厘米,一件衫就足以阻隔,再加上皮膚的保護,除非近距離接觸(如進食),否則無害。而γ射線的穿透力則非常高,能夠直達器官做成傷害,所以文中把α、β及γ射線的健康風險混為一談並不正確。又所以一般情況下測量環境的γ射線的水平就夠了。

而平日測量環境輻射沒有分自然和人工輻射,也包含該文中提及的核試輻射落塵等等。該文以福島等特殊情況,套落去一般地方是極不恰當。現時福島是一個輻射廢置場,帶輻射的廢土廢水經過過濾及濃縮後集中處理,所以輻射水平在不同地點可以有很大變化。一般環境下的輻射水平不會有很大波動。所以正常生活旅行,看環境輻射的數據已足夠。不必像作者般杞人憂天。

自然環境所引致的輻射劑量,一年大概是3-4 mSv(毫西弗)。世界標準是每人每年不應受超過 1 mSv 的人工輻射。要感受這些數字是什麼,梁啟智博士那篇文好清楚,他列舉了很多日常行為的輻射劑量作為參考(或者用這個圖表)。一般市民接觸到的人工輻射多是醫療用。例如一次放射性治療療程,幾星期的總劑量可以達 40000-60000 mSv。比標準高上萬倍。照作者的邏輯,做放射性治療跟自殺是沒有分別。但事實是放射性治療已救活了無數病患,而醫療用輻射也幫助不少醫生斷症,濟世救民。

輻射急性致病劑量的危險閾值有一粗略的界限,大概是 100-500 mSv。所以世界標準係好安全。而輻射急性致病,最輕微的有血液異常,例如白血球數量增加,其輻射劑量是 500-1000 mSv,即是自然輻射一年劑量的幾百倍,而且只要遠離輻射源就會逐漸康復。若慢性致病,一生活在平均一年10 mSv的環境之下,患癌的機率大概是二千份之一。相對一般患癌的五份一機率是微不足道。因工作而有機會接觸人工輻射的人員,法定上限劑量是一年50 mSv。由此可見,法定標準已經好保守。說50 mSv 是超標50倍, 剝削工人是上綱上線。而且工作人員離開工地一定要檢測其輻射水平。可見作者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胡亂猜測。

文中又提到福島將幾千億Bq(貝可。放射活性單位,即一秒多少次核衰變)放射性物質倒落海,好像很嚴重。雖知道,一樽鹽的粒子數目已經幾乎等於銀河系星星的數目,千億億!冇錯係2個億字拼埋。但將樽鹽倒落海,咩都溝淡晒啦。文中更說有幾十億Bq的氚倒入海好嚴重。氚放出的β射線最大能量只有19 keV,屬於極低能量射線(一般核輻射的能量大約是千幾 keV)除非進食,否則無害。作者雖然引用數據,卻不理性地誇大風險。

最後,日本食物係受一定程度的污染。每公斤可能有幾粒放射性同位素,但也是符合日本的安全標準(標準是經過計算,不是政府做數)。舉一個例子,該文指出在福島檢測到每公斤泥土有8000Bq 的銫-137。 等我們來計一年的劑量。銫-137是通過發射β射線來衰變,其最大能量為1174 keV。1 mSv = 0.001 J/kg(焦耳/公斤)。1 keV = 0.00000000000000016 J(16個零)。 1年有大概3千萬秒。 即1年劑量是50 mSv,差不多等於輻射作業員的法定劑量。如果有人真的食了這一公斤泥土,應該會由於不衛生而腸胃有問題多於因輻射吧~ 所以就算每公斤有一兩粒放射性同位素,所帶來的影響也是極其微少。另外補充一點是 1174 keV 的β射線,只能穿透大約6 mm 厚的水。

總括來說日本(福島以外)的輻射水平很安全也不複雜。而核輻射並不一定危險。現今人類的生活方式已無可避免要使用核能發電,因此應該以理智的態度看待核能及輻射,不能因噎廢食。人類社會之所以不斷向前,是因為理性,而不是潔癖。

有興趣的讀者不妨看看這裡。是由美國The Cancer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Fund (癌症防治基金)所寫的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