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機管局,你未準備好!──悼赤鱲角野豬女

廣告
機管局,你未準備好!──悼赤鱲角野豬女

廣告

文:謝曉陽

從此,「赤鱲角機場」這五個字,沾上了野豬女的冤血,永洗不清。

日前,一頭野豬女不知來處,進入了香港城市裡的禁區,作為一座以交通樞紐紅見國際的城市,機場,當然是禁區深深處。禁區守護者看到這位來自大自然的不速之客,有人第一反應是除之驅之,於是發生追撞事件;有人要在最短時間內將之制服,於是出現四名特警以盾牌將之重壓在地……,這些處理方法,都是慌亂無章之下的莽行。莽行,害野豬女血濺機場,魂散命斷。

以上機場人員反應的畫面,有待機管局交待,譬如那部黃色車子到底是如何追撞野豬。然而,看到這些擁有現代科技、受過專業訓練的守護者,看到一頭野豬的野蠻失措反應,我想說,這座所謂的國際城市,是何等的虛弱和封閉。

今天,有一位朋友跟我說,他們學校正在煩惱一件事,事緣一位同學打算做變性手術,他/她要求學校準備一些相應措施,譬如廁所安排、學生名字的性別區分等等。我說,這很好啊。是的,城市裡愈多為少數人設計的空間和行政安排,愈顯示這座城市的文明程度。所謂的文明,應該是不斷尋找社會持續共融的可能性,而非不斷去區別你我牠,然後除之後快吧!

香港,其實很落後;赤鱲角機場全球排名前列,更是虛有其表。赤鱲角機場建於大嶼山,臨海靠山,本應做好防範,以免野生動物路經。香港機場管理局既然揹著「管理」兩個字,要關顧的怎麼可能只有人流和物流數字的起伏,而忽略機場和大自然之間的關係,尤其是本來就在這島嶼居住的野生動物。

觀看機管局人員今次的反應,顯示管理當局沒有清晰應對野豬出現機場禁區的措施。我相信,機管局再如何漠視動物生命,也不會在行政指令裡白紙黑字寫明「遇到野豬要派出車輛追撞之」吧!最基本的方法,機管局也應該準備一個大網,將豬固定在一個地方,等漁護署人員來,再用方法將牠移走野放。當然,作為「野豬關注組」成員,會妙想天開地希望機管局放下人物流壓力,在安全情況之下,讓野豬自行離開,畢竟,用網,牠還是有機會因受驚過度而受傷。不管是前者或是後者,都是一種經過思考的安排,是對野生動物有備而來的管理,而不是目前這種,勢急心慌,使出野蠻方法,對野豬女近乎施行死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