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曾俊華

曾俊華
廣告

廣告

驟看標題,讀者定必以為這篇文章是細數曾俊華的優勢之處,希望曾俊華能夠當選做特首,有違筆者一直以來的立場。當然,筆者的立場從來都沒有改變過。曾俊華所代表的,絕對不是開明、本土或民主的思想。他從制度內成長,是建制的一份子,只會凡事先考慮建制的利益,絕對不會是真的為香港人著想,推行真正利及香港人的政策。

曾俊華背後的集團,只是一群中共的鴿派支持者。他由始至終,只是繼承了曾蔭權的管治風格:小政府主義、盡量不去碰敏感的議題、推出大量的「派糖」政策,以金錢去麻醉香港人的理智。重經濟、輕政治、不碰敏感的議題,就是曾俊華背後所象徵的管治哲學。

本來,香港人對這種的管治理念十分反感。香港人的基本生活不成問題,期望政權會集中推動政制的發展。可是,兩代的特首都是輕政制發展,十年下來都只是主力搞政濟。經濟發展沒有比別人好,政制發展停滯不前。香港人既分享不到政府發展的成果,亦得不到所應許的民主政制,自然離心漸起,管治漸趨困難。隨着時間過去,政權的管治成本不斷增加。

中共政權於是逐漸明白到,一個維穩、以金錢掛帥的單一管治方治不可能有效管治香港。所以,中共在2012年突然改變了管治風格,起用梁振英這個鷹派的代表,以強硬、政治路線掛帥的管治手段治理香港。梁振英一改以往的金融管治風格,以狠辣的政治手段去統治香港。中共在四年多的時間,一改以往拉攏民主派的懷柔策略,變成了窮追猛打,欲除之而後快。梁振英將北京的政治命令執行到一百零一分,在香港大搞政治鬥爭,將中共的鬥爭清算的文化帶到香港。

四年多過去,梁振英的確成功地分開了反對力量。中共強硬路線成功為其建立了一群「愛國愛港」的土共勢力,以抗衡泛民和本土勢力,同時亦逼令所有政客和大部份香港人歸邊。梁振英成功為主子建立了親衞隊的同時,亦成功地分裂了香港,更為獨立的勢力製造了適合的環境去成長。中共敵壘分明的政策十分成功,將所有敵人都標籤了出來,讓敵人不能再潛伏於暗角之中。縱使中共能夠一次揪出了所有的反對勢力,亦令很大部份的港人懷念起前朝的維穩管治模式,這個策略卻為政局帶來高度的不穩定性。中共於是針對着這部份港人對前朝的懷念,設計出曾俊華這個角色,一個親民、貼地、本土的「財爺」,以麻木香港人。

別真的以為中共認為自己的政策出,所以捧曾俊華出來,以緩和社會的氣氛,改變政策的大方向。中共近期的表現完全的證明了,曾俊華的出現只是中共一方面用來平衡雷厲風行的工具;另一方面是用來維穩,讓香港人開始懷念和選擇接受他所代表的重經濟輕政治的管治理念,根本是一早設計好的計謀。再者,曾俊華這個角色更是中共未來的策略的原型:一手軟隱藏着一手更硬。這邊廂港共政權用懷柔政策去爭取民意支持,做足了「貼地」政府該做的事情;那邊廂卻突然挾着土共組織和親共媒體的搖旗吶喊支持,強推一大堆破壞核心價值和侵蝕民主的不義法案,普羅香港人根本沒有機會去反對。曾俊華所揭示的,就是未來五年,中共只會軟性地收緊管治的鋼箍。無論是林鄭月娥,抑或是葉劉淑儀,都是在走一手軟隱藏着一手更硬的路線。而曾俊華,只是中共這場大龍鳳下的一個試驗品,用來測試港人的反應。

曾俊華,從來都不是一個best alternative,而是一個魔鬼的試驗品。如果整個泛民和本土陣營都相信曾俊華是比較不邪惡的選擇,便會掉入中共的圈套中,膺服於中共的手腕下。中共只會更加肆無忌憚去統戰反對派,推行大量統戰和文化清洗的策略。香港人,要謹記一點:一天香港的管理人不是由香港人一人一票選出來,這些人都不會真正的效忠香港人。中共選擇出來的所有人,都必定只會效忠中共邪惡政權,為共產政權護航。無論是曾俊華、林鄭月娥,或是葉劉淑儀,都必定會絕對的跟從中共的路線,畢竟中共才是他們的真正老闆。香港人,在他們眼中,只是一堆籌碼,用來跟中共爭取最大的利益。

香港人,只有自己當家作主,才能夠不再當成籌碼,為他人作嫁衣裳,成為香港的真正主人。特首,或是以任何銜頭管治香港的人,才會真正的效忠港人。在「一國兩制」之下的特首,絕不可能做到以香港人為老闆。香港,只有另覓出路,才能夠做到真正的自主自立,完全的自治。這條是甚麼的路,相信讀者們都心知肚明。

當家作主,自主自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