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偉堯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政經

聯和市場被活化 墟市被扼殺?

聯和市場被活化 墟市被扼殺?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由「北區小節」所舉辦的聯和墟舊街市活化公眾論壇。嘉賓包括民主黨天平東區議員劉其烽及當區區議員民建聯曾興隆。

聯和墟舊街市的活化工程諮詢已踏入第五期,招標建議書的遞交亦將於3月23日截止。

身為當區區議員,曾興隆自然為眾矢之的。曾提出可以在招標結束後繼續收集民意,但又表明自己無力為力:「發展局唔理我都冇辦法。」隨即遭提問者質問:「咁叫你黎做乜。」

提問者亦問到劉其烽如何能夠爭取將民意有效轉達至發展局,劉一開口就是「呢個係制度問題」,只見主持扭開頭,笑而不語。

其中一名提問者,或者能反映以社區為先的非牟利團的心態。作為投標團體之一,他堅持墟市要收取與同區看齊的租金,才不會對鄰近商鋪造成打擊。然而如果連自詡「蝨型」的社區協作機構亦抱此想法,那卻是將市集與墟市混為一談。

誠如一位在聯和墟居住超過40年的老街坊所分享,墟市是各家各戶將多餘或有價值的物品以交易形成與整個社區分享。當中所產生的經濟價值也許是微不足道,但附帶的人情味及社區和睦卻是非金錢能衡量。「趁墟」是一種社區行為,無數可能均可以在社區之間產生,並形成社區的連繫。墟市可以是定期的聚會,亦可以是即興的互動,並非以商業價值掛勾且受各種條件所規範的市集。試想如果是關於手工藝及小農產品的市集,又如何能付得起與鄰近藥房相應的租金?

縱然現在不是七十年代,社區新一代早已沒有了當年「趁墟」的熱鬧,然而聯和墟舊街市除了承載著北區的歷史變遷,亦擔當重要的社區連結角色。我認為聯和墟舊街市應保留時間及地方予墟市,讓社區進行交流。同時,也應該以舊街市為中心,活化整個聯和墟的社區,擔當社區傳承的角色。

無可否認,由下而上的政策構思,除了要避免當中各持分者的互相塞責,更重要的是參與其中,主動留意及發聲,才不會讓利益團體假借「沉默的大多數」民意來為商業發展正名。

可歎的是,連家住沙田的本人在內,參與仍只有二十多人,頓感天氣微寒。

在北區設置墟市及夜市研究 - 區議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