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區諾軒

立法會議員,南區區議會利東一選區(2011- )民選區議員 網誌

社運

活在兩派間

活在兩派間
廣告

廣告

今日或許令好多人感受良多,我沒有甚麼感覺,反而看到諸君評論,才有很強感受。主要與我活在兩派人之間有關吧,我還是想行將就木前回應一下。利申:可能用生活圈子概括,還是有偏見的。

給策略派

你地主要批評原則派無反省點解薯片有那麼大人氣,自己無,還拿道德高地批判人。人地有無反思,我無辦法論斷對方,但請問你又點解可以總結,人地一定無反省?你地當中有好多人不是學生運動出身,也是民主運動中成長的,對原則派的行事咁少體諒,先值得驚訝。

捧曾不是沒有代價。好多人以為allin薯片可以容易抽身,事實上香港當下就栽培了一條建制立場,溫和包裝的路線。那種感情過了星期日一失落,怎麼走向還很難說,未必有你份。不過如果薯片黨第日參政,第一個死首先係溫和民主派。

說到底,還是究竟主張lesser evil,還是已經真心撐人的問題。Lesser evil也是evil,就唔會吹捧個evil既。但事實係我都好擔心唔少人根本由lesser evil變成人地助選團。

給原則派

人地話你地無反省呀,你地有無諗下點解民氣唔係民主陣營呢邊呀?說真的,我不覺得原則派沒有反思,但部分人的言論確實令人感到死抱道德高地周街掃人,咁只會將人推向對立一邊。

堅持原則係理念決擇,還要向支持者交代,但係咪必要指責策略派,雙方既然無法證明自己的路全對,實在無須徒添內耗。沒有選票在手可能易講,但當中組織、業界考量,有一票的重量,考慮便多。要指責對方為沒堅持原則負責任,為潰散運動負責任的說話還是太嚴重了。

堅守原則後怎樣贏回市民信心是不容易的,這個我也答不了。而曾的出現,只是說明過往建制派對手太弱,今天的一套應對綱領,在薯片般的候選人面前很可能很弱勢。

我:

我這個位置講說話比兩邊聽,可能真係好傻了。我沒有什麼好多說,想證明你所信的東西不是這些,就實踐出來。

也是為甚麼我說,有咩好講姐。做好 聽日佢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