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田不臣」的從政之路

廣告
「田不臣」的從政之路

廣告

奶媽未正式上場,能否修補社會撕裂仍未可知,但田二少退黨,與葉劉敵不過「七年之癢」,便意味著新一屆政府未開始,建制陣營便先上演一場「撕裂 2.0」。

筆者家在新界西,是田二少的選民,如今見到他「又」退黨,感到不勝唏噓。

從政路與黃毓民相似

田二少連續兩屆當選新界西立法會議員(同時也是荃灣區議員),早已建立自己的網絡,與不少鄉紳稔熟,再加上隨他退黨的區議員,其班底本身已儼如新界西的政黨,有點像當年劉江華的沙田執政黨公民力量,在新界的關係千絲萬縷,人脈無所不在。

不過鄉事派對他印象最深的,並非其少爺脾氣個性或如何實幹,而是其從政風格與黃毓民有點相似:「無路可捉,要做大佬」。

翻看往績,他擔任九廣鐵路管理局主席期間,曾在傳媒面前聲稱與行政總裁楊啟彥「不是朋友」,引發「九鐵兵變」、在自由黨時因最低工資問題與張宇人鬧得目紅耳熱,憤而退黨;前年政改甩轆「等埋發叔」,自己蝦碌無投票,卻竟然在報章撰文批評哥哥。難怪有人說他與合作六年的葉劉和平分手實屬「難得」,大有進步了。

靠分裂上位

田二少的從政之路,可說是靠分裂上位。先是自由黨,再來新民黨,每次都是理念分歧收場,但每次都有「斬獲」,如今他已是擁有六位區議員團隊的獨立立法會議員。雖然其政治智慧、魅力與毓民相差甚遠,但他一樣不甘心屈居二線,不惜一切要做大佬,故此他在鄉紳及政界有個稱號 - 「田不臣」。(即有「不臣之心」:不守臣子的本分,意指不忠君的思想,有以下犯上作亂的野心。現代用語,即係「養唔熟」。)

無可否認,他作為生意人,以利益掛帥、懂得看風駛里,見到拍檔此刻可能無利用價值即抽身閃人,或許短期內能實現到葉劉所說的「逢男人都喜歡多些空間 」,但長遠能否成為值得人尊敬的政治領袖?實在抱有疑問。但假如他夠膽與湯家驊一樣放棄立法議席、或與曾俊華及哥哥田北俊合組 「JT 團隊」,便會令人另眼相看,成為「有吉士」的政治人物了。

P.S : 此刻筆者再讀田二少文章《建制團結鏡花水月》,其中一句「建制派經此一役被背叛而「搭沉船」,勢必更加四分五裂,日後各自精彩,但仍需建立大局觀。」,實在頗堪玩味,似乎應驗了他今日的結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