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我是一個獨派青年,出席了五一勞動節遊行

廣告
我是一個獨派青年,出席了五一勞動節遊行

廣告

獨派出席左翼議題的社會政治參與,在其他國家本來就是一種社運圈的常態。為何?獨派團體需要參與左翼議題群眾的想像去組織獨立運動(群眾相對地較相信變革/進步),左翼議題需要獨派進一步衝擊政商社會結構,兩者本應相輔相成。

然而在香港,左翼議題往往被遊行集會的方式模糊了焦點。新興獨派學生領袖會批判進行的方式「行禮如儀」、「永續社運」、未有實則帶來任何重大而根本上的改變。

作為一個獨派,我並不同意。任何的政治社會變革的道路是漫長的,組織群眾去相信進步/變革,是需要時間而沒有任何捷徑。對我而言,遊行集會從來並不是為了直接撼動政權而導致革命變革,只是間接透過鞏固相信同一價值的群眾信念,鼓勵其繼續實踐意志,擴大社會戰線。「理念不會死,後繼必有人」就是要使群眾帶動群眾,去繼續組織、團結,令更多受壓迫的民眾投身社會變革。

有時候我會想:若和理非是一種教條主義,非勇武不可又是否另一種教條主義?試想像:如果大家五一遊行途中集體停留,開始自行佔路或甚至改變遊行路線,爭取到成果的機會會否比現時為大?就我對現時政社環境判斷,答案是不。結果會如每次激烈抗爭一樣,警察最後出動配備重型軍械(包括:槍)的速龍小隊驅散,然後事後進行大規模清算及逮捕行動。五一遊行是否應該勇武化這個命題,如與獨派行動作同樣的類比的話,我會反問:是否每一次抗爭都要令抗爭者有機會出現失去自由或工作之代價?

而且以後五一或左翼議題遊行對獨派團體領袖的思考位是,既然不能勇武,可以如何使議題或方式更進步?我大膽拋磚引玉提出:會否可以在遊行前後在附近宣揚中國因素對勞工之害?或有研討會在附近討論勞工運動應該如何進一步組織衝擊政商結構?

嘲笑港豬不是獨派應有之為,勇敢捨棄門戶之見,逐步組織群眾才是出路。引用社會運動大師阿蘭斯基作結語:「The despair is there; now it's up to us to go in and rub raw the sores of discontent, galvanize them for radical social chan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