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風雲離地 及早重練

風雲離地  及早重練
廣告

廣告

因為倡議佔領運動無功而還,及後發起左右選舉的雷動計劃而被稱「戴妖」的戴耀廷教授近日擬文,倡議區議會選舉的「風雲計劃」:

「在各區議會選區,風雲戰士可與其他民主派人士組成團隊,那十八區就會有十八隊民主派團隊,他們就可建立起共同的民主派品牌,在全港推廣及宣傳,希望選民在區選會選舉中,認人也認品牌,增加所有人當選的機會。

我們希望「風雲計劃」不單能招聚到一群走在最前線的風雲戰士,也希望能成立龐大的後援會,去支援各選區的風雲戰士。也希望能以此為號召,籌募到更多金錢捐助;大家都應知道,三軍未動,糧草先行的道理。「風雲計劃」可發展成資源共享的平台:現任議員可向素人分享經驗、可邀請各方面的專家為素人提供全面培訓、成功的地區活動可複製至各區、物資可大量採購以取得更好折扣、義工團可調動至戰情激烈的選區、可共同商討各區議會選區的管治政綱,以至全港的管治政綱等。」

(節錄於戴教授在2017年5月9日在蘋果日報的文章)

筆者曾與戴教授合作過,其創新、樂觀、積極的性格教人佩服,我亦不同意有朋友以「戴妖」稱呼他,即使於特首選舉中他發起的公投投票人數少之又少,但他仍堅持撰文發起風雲計劃,已教人敬服。

然而,要讓在野人士於區議會選舉佔上風的內容非「街頭抗爭」、「民調配票」又或「民主派選委大增」等簡單概念可說服,之前已有區議員反駁風雲計劃的原意,我不在此重覆,我是支持戴教授對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另有計劃,但實際情況可能與此時討論的風雲計劃有莫大差距。

議會選舉的內容是是當地居民對候選人的信任程度,對候選人處理議題的解決方法,再延伸落去的已經是當區周邊有關的經濟活動。品牌、形象、意識形態等概念的比重則輕若鵝毛,但當然這些總是「有好過冇」。

與區議會選舉距離足兩年有多,「風雲計劃」不應像雷動計劃和特首公投一樣倉猝,否則隨時事倍功半,白費戴教授及其背後團隊的一番心機。戴教授所指的風雲計劃當中至少有「炮灰」、「後援會」、「集資採購」、「培訓」和「宣傳」五個元素。筆者樂見戴教授背後所聚集到的人手和資源發揮到一定程度作用,但既然有熱心之士,與其兩年後白費心機,不如今日重新上路,好好準備。

草擬18區發展藍圖可謂計劃應該做、值得做的事情:反擊政府及財團主導的發展主義,再由當區的地區發展者及區議員按實際情況調整。現時市政局被殺局後,社區經濟一直一沉不起,主要原因乃區議會的產生辦法及權力難以發展一套詳盡的地區方案,結果區域的設計及功能只能於「政府/財團提出、議員反對」的困局下誕生。地區發展的方向不應永遠由財團又或政府主導;筲箕灣東大街、九龍城泰國街、尖沙咀小韓國等由民間開始的小規模發展只能零星出現,其出現的地區卻只能於唐樓危樓滿佈的舊區,風雲計劃更應充作智囊團隊,為平時處理居民個案已經忙得不可開交的發展者處理宏觀的方向。

計劃亦應取消炮灰的元素,原因是通常這些為了阻止建制派自動當選的參選人總是在後期才參選,這會給予當區市民的印象就是在野勢力臨急抱佛腳。這種為綁住建制資源而參選的策略行為,的確可能對反對派勢力有一點作用,但作為一個有兩年多時間籌備的計劃當中,不應以炮灰為前題,而是以具前膽能力的人選,以高姿態的地區論述,以示範之用。

筆者不才,文筆亦差,只能對教授所建議的方案作草草建議,望教授及背後團隊的朋友能好好考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