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咸魚

無夢想,但有咸魚;無抱負,但有臘腸(音立場) 網誌

政經

我的野蠻香港

我的野蠻香港
廣告

廣告

香港有一男子,久不久就聽得他將「事情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在此不方便評論」宣告一趟,無疑給人一種他很熟悉法律、尊重法律的形象。過一陣子又聽得他說港人動不動就司法覆核要不得,不過言猶在耳只見他動輒司法覆核,除此之外還經常向別人發律師信。

無所適從的市民心想也許他在示範怎樣才算將法律運用得宜吧。到得最近被揭穿他,一個除出席行政長官答問會外於立法會沒任何崗位的人,將手臂延伸入立法會一個調查委員會,他的「字跡」出現在該委員會副主席周浩鼎擬定調查範圍的文件中,事情曝光後他還振振有詞自己有權這樣做。至此,大家始知他常掛口邊的香港法律都是給他拿來管教別人的,同樣的一套法規可管他不着。

然後,香港又有一籃子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出來為這一個跟行政長官打龍通的周姓黨友說項,甚麼可以做得更好啦、不小心啦、經驗淺啦……。可沒多久之前有兩個比這位周議員更年少、年資更淺的新科議員,在宣誓就任的環節說錯幾個字,又不見這幫人這麽「扶掖後輩」,還大動干戈,開記招啦、簽名抗議啦、遊行啦,最後不惜「拉布」離席引致流會,來阻撓這兩位議員重新宣誓。這一籃子議員於拉布時,好像沒想過他們在月前的競選活動中,曾以「反拉布」作政綱宣傳。如此,市民又明瞭多一樣東西,拉布是給建制派議員運用的,其他議員用會捱罵。

見微知著,這五年來,受一男子操控的政府,與這一籃子議員大打龍通,毫無懸念。而且他們已將上述的一套行事方程式靈活變通到庫房的錢如何運用方面。換句話說,市民於庫房的血汗錢,一男子跟一籃人要怎麼挪用也可,你們市民要用?休想!大基建、收地,涉及千億撥款爭議雖大,建制議員夠票即過;廸士尼開業十數年虧多賺少,擴建問政府要幾十億都撥出去了。全民退保、取消強積金對冲這些關乎市民生計的要過立法會?拖住先啦,沒這麽容易。本港人口愈來愈多,醫療年度開資還時有削減哩!

所以想在此奉勸各位爸打絲打,尤其繼歡兄之後學,錢!唔是咁搶的。

我在香港土生土長活了幾十年,本來都覺得一切還好的……直至最近。我想跟繼歡弟兄說,若他泉上有知:「你當年來錯地方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