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我想認真和大家討論獨立

廣告
我想認真和大家討論獨立

廣告

我想向大家推介一本書,題目是獨立。

還有數天便是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市面沒有什麼喜興的氣氛,要問香港人的感覺,最普遍的恐怕是唏噓。當特區政府連香港人在境內的言論安全也不能保護,還能有什麼期望?當香港人連佔路七十九日也試過政府仍無動於衷,怎能不唏噓?

同樣叫人唏噓的,是本土思潮的形勢。一年前,本土思潮原有越演越烈的趨勢。今天,相信沒有人會否定陷入瓶頸。本土思潮借否定為綱興起,卻也因此衰落。不同門派之間無日無之的互相攻擊,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情況比老泛民有過之而無不及,相信在圈子內外的大多數人已感到厭倦。

我自己也厭倦了「左膠」大戰「法西斯」的立場對壘,越來越覺得這些抽空的討論沒有意義。我猜在地談事例總好過抽空談原則,於是我想到要找例子。

要和香港比較,我想到三個條件。一是對手在軍事上有絕對優勢,二是對手在外交上有絕對優勢,三是對手是一個專制政權。考慮到這三個條件,可參考的對象只得一個:前蘇聯解體的經驗。

去年夏天,我帶著為香港找出路的心情,走訪東歐前蘇聯八國。我當然沒傻得相信前蘇聯解體的經驗有可能在中國重演,今天的中國沒有戈爾巴喬夫。但在旅途當中,我仍然找到大量值得香港人爭取自主時中應該思考的例子。

講新移民,拉脫維亞首都里加有一半人口是俄國人。講簡體字普教中,摩爾多瓦因為語言之爭打了一場內戰。要重構身分認同,烏克蘭把整個歷史博物館關掉從頭修一遍。講議會抗爭,愛沙尼亞也有體制內和體制外的路線之爭,到了通過獨立宣言的一刻仍然爭持不下。香港佔領運動的路障,我在莫斯科和基輔都見到,立陶宛和拉脫維亞還有路障博物館保留當年抗爭遺跡。解放軍?波羅得海三國人民都曾經在紅軍面前手牽手擋坦克,儘管當時距離八九北京鎮壓不足兩年。

從東歐回來,我決定要把見到的都紀錄下來,說明獨立不止是一個口號,而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且每一步如何走都會帶來後果。因此,書名訂為《獨立路上》。

我不期望我這本書可以脫離本土派內的爭鬥,相信已有「本土KOL」磨拳擦掌要來批評我如何不切實際。沒關係,我就是想開闊討論,為那些對犬儒抽水感到煩厭的新一代提供另一種思考方向。

這本書不是要提倡香港獨立,而是要討論爭取自主過程當中的問題。但我可以想像,「支持港獨」的帽子照樣會扣過來來。為免煩惱誰會願意出版和上架,我一開始便選擇找台灣的出版社幫忙。在這兒也感謝出版社仝人的努力。

昨日收到編輯通知,新書已經準備好讓台灣和香港讀者郵購,想買實體書的可到以下網站:books.com.twshowwe.tw

此外,書展期間在台灣展區也可以找到。

實體書店方面仍在安排中,有消息再告訴大家。有意幫忙的獨立書店歡迎聯絡我和出版社)。

最容易看到這本書的方法,是繞過一切規限的網絡。新書可在 Google Book 下載,推廣期內只賣港幣 $32.2 ,八萬多字內容平過一餐飯,是個中學生也能負擔的價錢

上面的連結提供了前言、第一章和後記的免費預覽,加起來應該也有兩萬字,歡迎隨便看。我在後記借用前蘇聯的經驗為今天的香港提出了八條問題,望能為看似懨悶和前無去路的香港開一扇窗,並跟大家說一聲: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