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他們只是行使人權……

廣告
他們只是行使人權……

廣告

近日,於2009年被北京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11年的劉曉波,因末期肝癌「保外就醫」。

劉曉波是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於2008年發表《零八憲章》,敦促中國政治改革 – 內容主要是要求中國政府作出改善保障人權,而非要顛覆政府。然而,他卻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11年;一個公民,居然因為行使表達自由而被判入獄,已令人莞爾不已;如今,劉曉波身患重病,令人擔心他能否與妻子劉霞團聚和能否得到適切治療。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是一位詩人,她所做的,只是生活,只是講述劉曉波的情況;然而,她卻自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獎後,被中國當局軟禁,不能自由出入和讓朋友探望。

輿論亦關注為何劉曉波直至肝癌末期方被發現和治療,亦關注其他被中國羈押的維權人士的情況。兩年前的7月9日,有多名維權律師被帶走、被拘捕;根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資料,截至今年6月26日,至少有14名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曾受於709相關的拘捕中受到酷刑、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對待。

而這些律師,很多都純粹是因為看見有人權被侵害,而希望用法律保障受壓迫的人而已。筆者曾經和一位維權律師了解,他說,他其實從來沒有想過要當維權律師;只是憑著自己法律知識,按道理去分辨對錯,然後說出來,和堅持真理而已;不知怎地,個案後來被說成是「敏感」,自己年檢(中國律師每年都需通過年檢方能繼續執業)有問題,才發現制度中的不合理,才走上「維權」的路 – 然而,他們一直在做的,只是憑自己專業知識去說和做認為對的是而已。

但他們還是被捕,被起訴、有的被判刑被定罪;而如今,仍有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被關押而未能與律師會面,外界難以得知他們的狀況,甚至健康 – 若患病,能否及時得到治療呢?而即便是部份維權律師得到緩刑釋放,卻突變了一頭白髮,也令人質疑,到底他們失去自由的時候,面對過甚麼對待?

早前,有政協常委於電視訪談節目指:「你今日唔係預備做賊?你驚咩人哋拉你先?」然而,正如銅鑼灣書店一眾書商只是賣書,劉曉波、王全璋、江天勇等中國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只是行使其表達自由 — 甚至劉霞,只是生活著,他們沒有人預備做賊,卻被帶走、被失蹤、被認罪….可能到身患重病仍未得到完全自由。

香港人怕一國兩制的消失,就是怕有一天,即使做最正常不過的事,也不知會否被捕的心驚膽戰。這句「你唔係做賊?你驚咩?」是無視是非黑白已遭扭曲的事實,還是太涼薄呢?

延伸閱讀:

立場新聞(2017年6月24日)稱毋須憂慮李波事件 何柱國:唔係準備做賊 你驚咩呢?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709大抓捕酷刑紀錄—截至2017年6月26日

註:今年7月9日為709事件兩週年,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將與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合辦《709人們》紀錄片放映,記錄維權律師的家屬如何堅持要求政府釋放其家人;現時仍被關押的江天勇律師,亦於紀錄片中作分享(當然仍未被拘捕),為其他被捕維權律師發聲;活動詳情及報名:amst.hk/70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