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同運火紅十年序言:05七一大遊行同志領頭|韋少力、陳文慧

廣告
同運火紅十年序言:05七一大遊行同志領頭|韋少力、陳文慧

廣告

原文刊於G點電視<香港同志運動筆記>專欄

作者:韋少力、陳文慧

2005年是多事之年,自年初開始性傾向成了最火爆的題材,直接引爆隨後可能是香港有史以來本地同志運動最火紅的十年。

源起:促成同志領頭的人們

「民間人權陣線」(下稱「民陣」)自2003年開始主辦「七一大遊行」(下稱「七一」,成為了公民社會的一個重要發聲渠道。別誤會「民陣」是一個非政府組織,其實它是一個聯席,自2002年9月成立,2005年時應該已有五十多個成員團體,包括勞工、教育、人權、工會、基層社區、基督徒關社、記協、婦女及性別等。「七一」除每年大會主題,也會邀請民生議題的代表團體或人物走在遊行最前,以突顯民生議題的重要性。

2005年2月,民政事務局委任三人小組,即張妙清、梁美芬及陳耀莊,調查市民對不同性傾向的接納程度,「明光社」、「香港性文化學會」、「新造的人」等反同組織猶如驚弓之鳥,組成「維護家庭聯盟」,並於4月29日於明報港聞版刊登四大版合共九千八百人的聯署聲明,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及「同性婚姻」。

此舉引起關心人權及弱勢社群的團體們關注,促成在2005年5月16日的第一屆「國際反恐同日」(IDAHO)(期後為免誤會為「反恐」,第二年開始易名為「國際不再恐同日」)。「民陣」的其中一個工作小組「人權委員會小組」亦提出邀請同志及婦女團體作該年「七一」的領頭團體,以帶出關注同志及婦女權益的議題,有關消息隨即引起反同人士的極大迴響,並公開呼籲公眾不要參與「七一大遊行」。


「民陣」的其中一個工作小組「人權委員會小組」提出邀請同志及婦女團體作該年「七一」的領頭團體(女同學社資料圖片)

延伸閱讀:
向同運老前輩陳卓章致敬
1991年7月10日,立法局通過同性性行為非刑事化
【立法會選舉】立法會內的同志議題

契機:同運走向公民社會

在八、九十年代下來的「同解」(同性戀解放運動)氛圍下,由於同志解放同志的取態還在,如有異性戀者支持同運,還會予人「扮直」之疑。二千年初因社會上不同團體(如「反歧視大聯盟」)均期望政府立一條整全不分種類的「反歧視法」,即不論任何性別、性傾向、殘疾、家庭崗位及種族或其他身份的歧視,均能在同一法例下受保障,因此同志團體得以安全地隱身於眾多團體當中上街遊行。但當香港的公民社會漸次形成,我們認為應該以New social movement的視角推進同運,事實上公民社會脈絡彼此互相扣連,談同志議題自不能忽視基層同志、談單親婦女也可能聽過女同志單親媽媽的困境、以至爭取普選、平反六四、反廿三條、最低工資最高工時等,任何性傾向均應該要支持。為此,我們自2003年開始參加「七一大遊行」,最初只是朋友間呼籲,記得那時還有男同志反問我們:「七一關同志甚麼事?」。


2005年的七一遊行在爭議聲中起步(女同學社資料圖片)

2005年「七一」在爭辯聲中開幕,以同志身份參與的約有百人,散佈於隊中包括來自「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智行基金會」、「基恩之家」、「香港十分一會」、「拼圖編委」、「TEAM」、「啟同服務社」、「彩虹三會」、及「起點」的朋友們,還有同志商店及café的老闆客人們。「同志社區聯席」於大公報側設立街站、站在隊頭拿著主辦單位「爭取全面普選」的大橫額是「姊妹同志」的Eunice、「關懷愛滋」的Paul,「香港女同盟會」的阿力,及「站出彩虹」的文可風,緊隨拿著九呎的「還政於民」「改善民生」直幡是「香港女同盟會」的Connie及「F’union」的Tomcatt,坐上領前貨車高呼民主口號唱歌有「彩虹行動」的Ken仔。當年由於資金有限,義工們在「七一」前十小時馬拉松式以彩虹單張,固定在飲管上,幫忙大會製作一萬枝紙旗,以在街站上派發給市民。記得「七一」當天,Ken仔和阿力在遊行上輪流叫出不同議題的口號,每當叫到「多元共融,尊重差異」、「同志不同志,都是香港一分子」的口號時,原本附近市民一起叫喊的熱情會冷靜下來(那些年,根本沒有機會在鬧市高喊同志平權),遊行開始後約一小時,行至中環的時候,聽到大家都一同呼喊回應,相信這就是一小時的公眾教育的成效。


多個同志組織及代表參與遊行(女同學社資料圖片)


(圖左)彩虹行動的Ken仔;(圖右)「F’union」的Tomcatt(女同學社資料圖片)

遊行隊伍最後上了政府總部,總部的鐵馬及圍欄飄滿著黃絲帶及彩虹旗仔。當年還不習慣談政治及未能出櫃的義工們的心血沒有白費。街站順利派完三千本《同志E道》(「E」取其平權Equality之義,全書四十頁共二十二篇稿,從不同角度採討同志平權與民主社會,當年得到數十個同志及性別團體合資印製,共印六千本,為難得的合作項目),增加公眾了解。


總部的鐵馬及圍欄飄滿著黃絲帶及彩虹旗仔(女同學社資料圖片)

也是契機:泛民陣營對性傾向議題的分裂

另一方面,回到「七一」前夕,在連番輿論壓力下,「民陣」成員團體大會史無前例地有逾七十人出席,當中包括各成員團體及政黨成員,以至歷任召集人及秘書處成員等等,會上討論激烈,平等人權和同志騎劫之聲此起彼落,甚至有與會者高叫「不可以讓陰陽怪氣的人破壞七一大遊行」,但秘書處亦提醒各成員,推動歧視法是「民陣」的宗旨之一。在維護弱勢社群及公義的大前提下,大會通過維持同志及婦女團體作2005年「七一大遊行」的領頭團體,但會派發其他有關弱勢群體訴求的單張。

可惜不少團體因此而表示不會動員參與遊行,當中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政黨及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等動員能力很強的團體,結果香港經歷了有紀錄以來最少人數的「七一大遊行」,官方公佈是二萬一千人。

「香港女同盟會」成立於2003年,自「同志行頭」一事後,於2005年加入成為「民陣」成員團體,此後積極參與社會運動,讓性別與同運理念,深入公民社會。

作者簡介:
韋少力,資深同運及社運組織者,由香港女同盟會阿四做到民陣及同志遊行召集人,發覺都是在做阿四的工作,現回復自由身穿梭不同組織的活動,學習做好一個阿四。

陳文慧 Connie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碩士。資深同運組織者,創辦女同苑(1999)及香港女同盟會(2003)、國際不再恐同日香港區活動及香港同志遊行。於2016年年中離任香港女同盟會長,現職國際性人權機構之倡議及策劃工作,及策劃香港同志運動歷史研究計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