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印尼Uber司機罷工 抗議薪金過低

廣告
印尼Uber司機罷工 抗議薪金過低

廣告

翻譯報道自:https://libcom.org/news/uber-drivers-strike-indonesia-23082017

編按:

香港人講到Uber,好多時都會講到「的士佬好無禮貌」,想起有個字叫「共享經濟」,是「法律跟不上科技轉變」的故事。除了這些,事情其實還有一個面向。近年在全球多個地方,都有Uber司機示威抗議Uber公司剝削,各地法庭亦在審議Uber的司機是自僱還是僱員,有人批評Uber的運作就是將工作「零散化」,令勞工權益得不到保障。

到底Uber司機面對甚麼問題?自僱和僱員有何分別?印尼的Uber司機近日就發起了罷工行動,工會亦呼籲全球聲援,值得我們關注。

印尼數以百計Uber司機罷工,抗議Uber公司實行「現代奴隸制」

約二百多名Uber司機,20日在印尼首都雅加達集會,茂物及泗水等城市亦有行動聲援,離Uber辦公室較遠的各地司機,亦關閉Uber應用程序抗議。今次罷工是繼五月兩次抗議後,Uber司機第三次發起行動,抗議Uber的薪酬及待遇。

紐約、墨爾本、拉各斯等城市,早前都有Uber司機示威抗議,印尼司機亦表達同樣不滿,抗議Uber單方面確定司機的基本薪金,及拒絕確立與司機的僱傭關係。

司機向Uber列出14項要求,包括確保司機有每公里2500盧比(0.19美元)的基本薪金,停止收取高額佣金及費用,並提供行政及安全支援。

Uber收取高昂佣金 司機薪金微薄甚至虧蝕

現時Uber收取司機一成車費,索求取消訂單的罰款,又強制司機交付高達100%的促銷費。司機只能收取微薄薪金,甚至會虧錢。一名司機說,他試過24小時輪班工作,由早上工作至翌日,卻只拿到了13萬盧比(10美元)。低薪對司機造成嚴重的打擊,司機無法維修車輛,有時更會無法承擔燃油。

由於薪金過低,一些司機只能當Uber是副業。部分司機轉向薪金較高的公司,這些公司支付司機50-100%收費,並保證司機不會虧損。

管理層與司機代表見面 沒收司機手機 拒絕法律顧問參與

Uber管理層曾與十名司機代表見面,但拒絕讓司機的法律顧問參與。更沒收司機代表手機,並禁止錄音。管理層至今只答應了14項要求中的一項要求。司機周二舉行商議大會,討論管理層的回應以及下一步行動。

司機對管理層的承諾抱有懷疑,計劃若果Uber兩週內不應允他們的要求,會採取進一步集體行動。

工會下月發起全球行動抗議

透過工會anarcho-syndicalist PPAS的支援,並經LBH Jakarta提供法律諮詢,司機組成工會KUMAN。PPAS呼籲全球各地團結一致,下月九日一同到Uber辦公室示威抗議。

Uber為電召車輛程式公司,與司機簽署合同條文分賬車資。Uber公司指自己以「共享經濟」模式運作,司機是自僱人士,並非員工。然而,美國、澳洲、英國等地,Uber司機相繼發起示威,抗議Uber公司壓價,令司機收入低於生活工資,要求Uber承認司機為僱員,確保司機獲得基本工資及勞工保障。美國加州和麻省去年三十多萬司機,集體訴訟Uber,認為Uber應承認他們為僱員。英國法庭去年裁定Uber司機不是自僱而是僱員,應享有勞工權益。

Uber爭議亦引起社會關注,一些被歸類為「自僱」工作,好像食物快遞公司Devlieroo等手機應用程式,是否以「共享經濟」為名逃避僱主責任,剝削勞工。同時,傳統行業亦有零散化現象,好像在香港,清潔、快餐店服務員、售貨、速遞等行業,越多僱主以短期合約聘用臨時工,避開提供勞工保障的責任。

【草根行動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