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問涼薄,誰更涼薄。

廣告
問涼薄,誰更涼薄。

廣告

涼薄是。

有一個年輕人自殺,特首沒有責成下屬跟進,為何這幾年全城不斷有學生輕生;沒有去正視香港有30萬人抑鬱,公立醫院資源嚴重不足,病人要等候差不多兩年。她選擇借年輕人的攻擊言論拉上港獨,一眾「人狼」聞血腥而至,大肆造勢,然後政府伺機立法,似準備以言入罪,甚至乘機掃平院校自主權,以「防患於未然」。對於如何防止同類慘案,隻字不提。

殘忍是。

有兩個年輕人張貼大字報,是幸災樂禍,但沒有犯法,也不見得甚麼超越人類底線;教育局局長和教大校董會主席沒有責成老師,輔導學生,了解學生想法,沒有本住有教無類,好好了解,也沒有維護學生。相反,將事件無限上綱,直言「是否想張貼有關標語的人士將來做自己子女的老師。」帶頭高聲譴責,代表社會表示「非常之嫌棄」。是要踢出校還是更嚴重,還是開啟後門讓政府伸手入主?校方更公開CCTV片段,令其樣貌曝光,務求將學生置諸死地,不教先誅。

雙重標準是。

學生成為畸形教育制度下的犧牲品,接連輕生,可是出聲的少之又少,到今日高官之子自殺,忽然又全城關注。還有,幾多學子被未審先判,判完再改,接連入獄,無人可憐,他們父母哭斷肝腸,哭乾淚水,大部份人視而不見。同情心因人而異,大愛隔日不同。

禍不及妻兒是。

劉曉波遭囚禁折磨重病致死,更死無葬身之所,妻子劉霞喪夫抑鬱繼續被軟禁,更被迫拍片表示安好,沒人聞問。這只是禍及妻兒的一角,維權被殺被囚被虐的無數;丁子霖、高智晟、陳光誠、浦志強,數不勝數。為中共作倀的,行兇時有沒有想過,禍不及妻兒?

絕望是。

年輕人看住上一代,踏住他們的尊嚴和希望上位,或是不辨是非,帶頭譴責,卻不問他們為何寧鳴而死。絕望,不是一日到來,絕望,是看到將來操縱在只問金股樓價,手持外國護照,沒有良知的一代手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