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有尊嚴的老去…

廣告
有尊嚴的老去…

廣告

喺柴灣沿途由樂華村走到新翠商場,已看到三位拾荒長者喺到忙碌緊,佢地嘅效率同速度都好似趕住要完成一啲嘢咁,相信同近期因內地有可能停止進口本地紙皮嘅消息有關,於是走上前問問 :

「婆婆,柴灣嘅回收舖仲繼吾繼續收你地嘅紙皮呀? 」
婆婆 : 「我知道呀,而家仲收,遲啲吾敢包啦。」
我 : 「吾再收咁點算呀,冇人收紙皮…」
婆婆 : 「唓,咁咪睇下啲紙皮可以擺喺邊囉,睇下政府又有幾多地方擺啲紙皮。」

我 : 「除左內地,應該仲有其他東南亞地方會收卦。」
婆婆 : 「遲啦,啲回收商長期倚賴內地嘅客仔,啲紙冚澎爛都運晒上去,呢! 而家死啦,人地吾要啦,一鑊撬起啦! 」

我 : 「係喎,九成廢紙都係運往內地喎,慘啦慘啦今次。你地最受害呀!」
婆婆 : 「根本啲回收商自己玩晒,啲價錢好似海鮮價咁,又俾上面內地啲老闆食住,上面(內地)點會吾收呀,梗係喺呢到啲回收商傾吾掂數啦,唉,我地呢啲執垃圾嘅就揸頸就命啦!………」

當最無議價能力嘅拾荒街坊遇上財鴻勢大嘅資本家,大家互不相識,關係卻是緊緊相連,資本家嘅權謀財技,眼中只有利潤同股東,拾荒街坊嘅營營役役,心中只有糊口同生存,兩種不同且極端嘅需要,混雜喺模模糊糊嘅自由市場經濟體系裡,資本家被權勢財利所操控,拾荒者被生存糊口所綑綁,結果,兩者都得不著自由,反而市場成了佢地嘅操控者。

咁作為人民嘅公僕 - 特區政府又做緊啲咩呢? 吾通撥多啲回收基金,俾多啲補貼,同內地傾下,咁就可以解決問題? 但其實最大嘅問題係政府睇環保政策過於短視,冇進行過一個長遠嘅全面規劃,令到本地回收業只停喺收集分類同出口外地嘅功能,連最後一間做再造紙嘅廠都喺幾年前執左,業界其他嘅回收物料再造又吾成熟,感覺就係吾積極吾鼓勵大家去做呢樣嘢咁。特別係企喺最前線嘅拾荒街坊,吾單止冇重視佢地嘅存在,更要經常以阻街同阻街同阻街嘅罪名擺喺佢地嘅身上,視他們如物件死物一樣驅趕清理,今日到呢個時候,回收業界嘅寒冬期,又有邊個單位會理佢地? 答案係冇…

我地認識好多嘅拾荒長者,佢地有基層,亦有好多佢本身都有啲積蓄,不過點解佢地仲要執紙皮? 換轉你係長者,又吾係好多積蓄,你想吾想每日睇住個薄仔不斷扣數? 而家仔女搵得幾多? 有幾多個仔女有能力養得起兩老? 拾荒吾係帶俾佢地滿足感,係俾佢地一份尊嚴,無論窮又好,有積蓄嘅都好,至少呢份尊嚴令佢地覺得自己吾係喺到獻世,仲有工作嘅生存空間,並且為社區作出丁點又重要嘅貢獻。

若果掌權者吾想否定長者對呢個地方嘅貢獻,亦吾想有咁多不論貧富嘅拾荒長者因失業而影響生活,影響埋佢地嘅健康同心理質素,其實全民退保,係喺整個老化人口盲目追求再創造勞動生產力嘅過程裡,一個重要嘅補償,呢條支柱吾單止穩住民心,仲能夠穩住本地嘅人心,當樣樣嘢都計住計住嘅時候,人民嘅福祉吾知係吾係掌權者優先考慮嘅部分,但至少需要重新拿來討論,而吾係擱置一旁置之不理,又等五年後交個爛攤子沒完沒了,拖得就拖。

無論如何,重新討論全民退保,正視老化人口所帶出種種社會問題,刻不容緩,迫在眉睫,聽日遊行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