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倒數共享的日子?

廣告
倒數共享的日子?

廣告

在這個時代出現了一種新的社會現象,共享經濟。《經濟學人》為此定義「任何資源在網絡中都可被出租」,形成了一股與他人分享的風氣。同時,這風氣亦走出了一門新的業務形式。簡單來說,大眾開始由追求擁有權,然後接受了使用權的新模式。社會新模式,背後講求人類相處的最基本,信任。但,單憑人民自行運作共享的業務,彼此的戒心和對於既得利益者收入被動搖,究竟共享風氣可以走得多遠?

近年,西方國家出現難民問題,有德國人透過互聯網廣泛地向難民們招手,提供容身之所;另有屋主在旅行網站介紹其寄宿服務,借出家中沙發讓旅客借宿……形形式式的共享例子對於處於今天社會的我們不應感到陌生,彼此建基於信任和助人為樂的普世價值。不過,筆者仍然懷疑除價值以外的顧念,在這個現實社會中共享風氣當涉及商業活動時能維持多久?

最近,筆者居住附近開設不少廿四小時自助洗衣店,其實是可以了解的。香港居住地方淺窄,難以容納一部佔據家中一定空間的洗衣機。當然,港人工作時間長,找一間全天候營業的傳統經人手處理單據的洗衣店甚艱難。然而,這些自助洗衣店的顧客需面對一些問題,包括與陌生人共用機器的衛生問題、財物盜竊問題等,這些問題應該由那一方負責?

或許是筆者的短視,由於在中港地區的共享行業不時傳出負面新聞,使我懷疑共享的命運始終將難逃被現實因素衝擊。單是共享單車一項,在香港,有共享單車曾遭受破壞、海濱走廊的共享單車服務使用率長期在低水平;在北京出現市場單車數量過多,逼使當局決定停止新增車輛。情況大概是理想和現實兩者的衝擊,亦存在不少用家與服務提供者的矛盾。在現今的社會中,我們各有利益的考慮,在各取所需的利誘下,我們的信任何價、利益的權衡究竟由那一方主持、當中法律與現實所引致的時代矛盾等,將會主宰共享經濟可會成為本年代遺物的重要因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