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入獄雜感五】:給主內弟兄姊妹的家書

廣告
【入獄雜感五】:給主內弟兄姊妹的家書

廣告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

入獄已逾一個月,收到弟兄姊妹的來信鼓勵,心中有感不吐不快。在香港,不像歐美等地,基督教並非主流(以信與不信的比例來說),我們的教會一直都熱衷社會服務,關心弱勢基層。有弟兄在信中向我道歉,說沒有我那份勇氣去改變社會,我不得不公開地說,百節各按各職,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也造就他人,弟兄無需要向我致歉。因此,我從來不會抱怨為什麼教會總是在社會或政治議題上沉默,我固然想主內的弟兄姊妹們按你們的公義心發聲,但我總是會諒解或理解大家不同的限制。我其實也很感激教會投身社會/社區事務, 以我教會為例,中午時份會成為大眾飯堂,有很便宜的午餐及舒適環境讓基層員工好好休息,又在區內服務市民,接觸貧窮人,想辦法給他們一杯涼水。

每個社區服務都重要,弟兄姊妹除將福音告訴他們外,也可從他們身上反思這個政策,甚至制度本身的流弊,我相信很快就會明白到,如不徹底致力改變結構問題,制度缺陷,總有十萬八萬個個案,數以百萬的窮人等大家賙濟。因此,我更是大力支持教會走入社區,服務基層,廣傳福音。反之,如果教會只是每星期日崇拜唱詩,互相問候,試問又如何在眾人當中作鹽作光?又如何作見證告訴未信者我們當中有愛,有上帝同在?於我而言,愛人如己的最佳實現正是關懷社區,當然亦不足夠,因當你們給他涼水後就掉低在沙漠也非愛的本意吧?細察他們的生命、了解制度的壓迫,才是與他們同行。

事實上,基督教自大,都有保守開明之分。我感謝神,我的教會沒有對我作出任何詰難,使我不用效法馬丁路德金牧師般為自己的非暴力抗爭辯護。但最近見到何君堯等建制中人(何說自己是基督徒)對自己的主內弟兄戴耀廷大力鞭撻,於心不忍。昨晚剛好讀到:「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所以,有了機會就當向眾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加拉太書第六章九至十節》)。我不明白何以君堯「弟兄」甚至會將經文翻轉來讀,不但沒向眾人行善,更是要置戴耀廷弟兄於死地,將無論佔中,甚至港獨的罪名都放在戴身上,但要港大辭退戴弟兄,即使港大已明言回覆內部處理,依然窮追猛打,所為何事?由此,此經文也送給戴弟兄,請他不要喪志。

接着的星期二( 9月19日) ,我亦將與戴弟兄及另外七位被告一同面對「公眾妨擾罪」的案子。這數天閱讀《明報》副刊中戴弟兄都是多次苦口婆心希望香港基督教會發揮影響力,也要為公義為社會政治議題發聲。我已是獄中人,想必戴弟兄不久也是,我希望主內的弟兄姊妹不要沉默,只要大家翻開《新約》,讀過四福音書及《使徒行傳》,就不難發現今天我們所作像是顛覆性的事情(所謂「違法達義」 ),其實基督和使徒比我們做得更徹底。祂既非廢掉律法,而是成全律法;我們效法基督,也非破壞法治,而是務要將法治推向一個更高更全面保障人權的層次,成就法治。我們入獄本可避免,正如戴弟兄可繼續在港大寫著作,但今天我們面對訴訟仍坦然無懼,正因我們有確信的政治理念,如保羅獲得福音後,無懼風浪海難,不怕無辜入獄兩年,都要將福音帶到羅馬去。

條條大路通羅馬,不知道諸位主內弟兄姊妹在哪個崗位服侍,但也希望你們都在你們的群體中盡心盡力,我更希望大家可以多投身在社會服務,榮神益人。有位弟兄給我一段經文,我很喜歡: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聖經•約翰福音第12章第24節》)

我也在此將經文送給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三位弟兄,縱然監牢之苦並不輕省,但主也不會給我們承受不了的試驗,但願我們都能以「愛與和平」的心拒絕今天不公義的制度。正如劉曉波所言:「我們對這個社會的拒絕,不是出於憤怒和仇恨,而是出於寬容和愛。我們永遠不會是現存秩序的認同者和辯護士,我們以永遠的愛來拒絕。」。願慈愛的主耶穌基督與眾弟兄姊妹同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