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加泰羅尼亞人民反抗西班牙政府打壓民主自決

廣告
加泰羅尼亞人民反抗西班牙政府打壓民主自決

廣告

文:朱進佳/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

加泰羅尼亞正掀起波瀾壯闊的民主自決起義浪潮⋯⋯

盡管西班牙馬德裡中央政府宣布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為非法,並調動大批警力封鎖投票站及制止加泰羅尼亞人民投票,仍然無阻200多萬人於2017年10月1日這天投下手中自決的一票。加泰羅尼亞用公民抗命及民主自決,去對抗西班牙馬德裡右翼中央政府的霸權壓迫。

加泰羅尼亞自治區主席卡萊斯.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宣稱:「在充滿希望與痛苦的這一天,加泰羅尼亞的公民贏得以共和國形式建立一個獨立國家的權利。」隨著200萬人在加泰羅尼亞公投中投下贊成「加泰羅尼亞以共和國形式成為獨立國家」一票,加泰羅尼亞自治區政府准備單方面宣布獨立,此舉無疑將加深西班牙當前的憲政危機。

馬利亞諾.拉霍伊(Mariano Rajoy)領導的人民黨中央政府,不惜使用強硬手段阻撓加泰羅尼亞的獨立公投,而拉霍伊甚至宣稱加泰羅尼亞並沒有於2017年10月1日這天進行任何自決公投,並力挺西班牙警察暴力制止加泰羅尼亞人民投票的做法。拉霍伊面對著其自2011年上台執政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

西班牙國民警衛隊於2017年9月20日向組織公投的加泰羅尼亞自治區政府部門進行突襲,充公已印好的選票,並逮捕多名加泰羅尼亞自治區政府高官。西班牙政府的舉動導致加泰羅尼亞各地爆發示威,加泰羅尼亞以外的西班牙部分城市也有抗議警察行動的示威。西班牙政府從各地調動大部分警力前往加泰羅尼亞,制止公投的舉行。執政人民黨政客也不斷煽動西班牙人民的大一統民族情緒,反對加泰羅尼亞人民的自決。

支持民主自決的加泰羅尼亞人民,不畏懼中央政府的打壓,在投票前夕組織捍衛公投委員會,占領被用作投票站的學校及政府建築,確保公投能夠順利進行。

2017年10月 1日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當天,西班牙警方突擊多個投票站,阻止選民進入投票站投票。巴塞羅那、赫羅那等城市都發生警察暴力對待前往投票選民的事件。警察還用警棍毆打占據投票站的人們,用斧頭敲破建築大門,以強硬手段(包括強扯頭發)將選民拖出投票站,甚至向群眾發射橡膠子彈。根據加泰羅尼亞衛生部的數據,共有844人在警察暴力鎮壓公投的行動中受傷,而西班牙內政部則宣稱有11名警察因公受傷。

無論如何,加泰羅尼亞大部分的人民都順利投票。根據加泰羅尼亞自治區政府宣布的成績,共有2,262,424人於2017年10月1日這天成功投票,投票率為42.34%。贊成獨立的票多達2,020,144張,占得票率90.09%。這是加泰羅尼亞人民給予西班牙中央政府壓制當地人民自決的最鮮明回應。

加泰羅尼亞是西班牙經濟最發達的地區,自19世紀末開始就成為西班牙的工業中心。加泰羅尼亞於12世紀至18世紀初是阿拉貢聯合王國的一部分,阿拉貢聯合王國與卡斯蒂利亞聯合王國於15世紀組成共主聯盟,促成西班牙王國的誕生。18世紀初,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絕嗣,法國的波旁王室與奧地利的哈布斯堡王室為了爭奪西班牙王位,而爆發了一場多個歐洲國家參與其中的大戰——「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1701年—1714年)。經過了長達14個月的「巴塞羅那包圍戰」,原本由加泰羅尼亞軍隊所控制巴塞羅那於1714年9月11日落入支持波旁王朝的軍隊手中。西班牙波旁王朝的第一個國王腓力五世廢除加泰羅尼亞的自治權,並禁止加泰羅尼亞語。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是在19世紀浪漫主義運動及西班牙光榮革命的影響下開始萌芽,並在工業化的推波助瀾下「蓬勃」發展起來。加泰羅尼亞共和左翼黨(Esquerra Republicana de Catalunya,縮寫ERC)於1931年贏得在加泰羅尼亞舉行的選舉,該黨主張建立作為西班牙聯邦成員的加泰羅尼亞國家。但是在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政府的壓力下,ERC的領袖選擇妥協,接受建立加泰羅尼亞自治區政府的建議,恢復加泰羅尼亞自治政府的地位。西班牙內戰(1936-1939年)期間,加泰羅尼亞地區是反抗佛朗哥右翼民族主義勢力的共和派重鎮。佛朗哥獨裁政權在西班牙內戰中勝利後,取消加泰羅尼亞的自治權,並且禁止使用加泰羅尼亞語,還不斷迫害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者及左翼人士。弗朗哥獨裁統治結束後,在民主化改革下,加泰羅尼亞恢復了自治,而加泰羅尼亞語也獲得官方語言地位。

加泰羅尼亞是西班牙的17個自治區(comunidades autonoma)之中最富裕的自治區,其人口逾750萬,占西班牙總人口的約15%,而其經濟也占了西班牙經濟的20%。很多加泰羅尼亞人認為他們貢獻了很多經濟收益給馬德裡中央政府,但是中央政府管理經濟不力而造成的叢生弊病,卻反要加泰羅尼亞人民也一同買單,因此於近年激化了加泰羅尼亞人民的民族主義情 緒。

加泰羅尼亞於2006年6月18日舉行擴大自治權力的公投,當時投票的選民中78.07%贊成《加泰羅尼亞自治法》。當時仍然是在野黨的人民黨,反對加泰羅尼亞擴大自治權,入稟法院挑戰加泰羅尼亞擴大自治權違憲。西班牙憲法法院於2010年6月18日宣判《加泰羅尼亞自治法》中有多項條文違憲,觸發了上百萬加泰羅尼亞人民於2010年7月10日走上巴塞羅那街頭,抗議西班牙中央政權限制加泰羅尼亞的自治權。

2012月9月11日,也就是紀念巴塞羅那淪陷的「加泰羅尼亞民族日」,逾150萬人湧上巴塞羅那街頭,示威群眾明確地要求加泰羅尼亞政府啟動獨立的政治進程。接下來每年的9月11日,都成為了加泰羅尼亞人民爭取民主自決與獨立的重要動員日子,而加泰羅尼亞的獨立運動也日益發展成為強大且持續擴張的政治與社會力量。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的蓬勃發展,讓控制馬德裡中央政權的右翼勢力感到不安,並且嘗試使用一切高壓手段去阻止加泰羅尼亞人民的民主自決。

西班牙於2008年陷入經濟危機,西班牙政府為拯救該國資本財團而實行苛刻的緊縮政策。馬德裡中央政府試圖通過實行重新集中權力的措施去拯救西班牙的資本主義經濟,包括削減自治區政府的公共開支。2011年5月,西班牙各地爆發反對緊縮政策的「憤怒者」運動,加泰羅尼亞是反緊縮政策群眾運動的前線。加泰羅尼亞的獨立運動也因當地人民對經濟困境加劇而得到了更多的支持,並提出脫離西班牙獨立作為加泰羅尼亞人民擺脫困境的政治途徑。

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與左翼政治

目前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的左翼政治力量,如「人民聯合候選人」(Candidatura d’Unitat Popular,縮寫CUP),似乎采取了先獨立然後再進行經濟與社會改革的階段論立場。這種「先獨立,其它過後在再談」政治策略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誰控制了政治過程,誰就會決定接下來的發展結果。西班牙左翼政治力量在佛朗哥獨裁政權結束後的過渡時期,就是采取了「先民主,然後才爭取社會權利」的策略,使到左翼政黨向右翼政治勢力妥協讓步,最後導致西班牙的左翼至今仍然無法恢復元氣。

在1960-1970年代佛朗哥統治時期,加泰羅尼亞人民反抗民族壓迫及爭取勞工權益的抗爭,是相輔相成的,因為面對著共同的敵人——佛朗哥獨裁政權。加泰羅尼亞的工人運動,尤其是當時作為加泰羅尼亞地區主要的非法政治組織——加泰羅尼亞統一社會主義黨(Partit Socialista Unificat de Catalunya,縮寫PSUC),是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運動的先鋒,聯合了加泰羅尼亞的工人階級,也讓來自西班牙其他地區的工人支持加泰羅尼亞的民族訴求。

不過,當佛朗哥獨裁政權結束後,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右翼日益主導了當地的民族運動。加泰羅尼亞的大資本並不支持獨立,但是代表當地大資本利益的右傾政黨——加泰羅尼亞民主聯合黨(Convergencia Democratica de Catalunya,縮寫CDC),卻在群眾日益對馬德裡政府的不滿下成為了領導獨立運動的主要政治力量。這是一個矛盾的現像。加泰羅尼亞民主聯合黨於1980年在當時霍爾迪.普霍爾(Jordi Pujol)的領導下執政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後,溫和保守的民族主義思潮超越左翼在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運動中的影響。

當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於2012年爆發後,普霍爾的接班人阿圖爾.馬斯(Artur Mas)別無選擇地被迫擔起領導這場運動的任務。不過,加泰羅尼亞的金融與資本勢力也大都疏遠加泰羅尼亞民主聯合黨。右翼的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勢力於近年的影響力日益流失給中間偏左的「加泰羅尼亞共和左翼」(Esquerra Republicana de Catalunya,縮寫ERC)。右翼的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者於2016年重新整合成立新黨——加泰羅尼亞歐洲民主黨(Partit Democrata Europeu Catala ,縮寫PDeCAT)。

加泰羅尼亞的數個獨派政黨,包括加泰羅尼亞民主聯合黨(後改組為加泰羅尼亞歐洲民主黨)、加泰羅尼亞共和左翼、加泰羅尼亞民主黨(Democrates de Catalunya,縮寫DC),及左翼運動(Moviment d’Esquerres,縮寫MES),於2015年7月成立爭取加泰羅尼亞獨立的政黨聯盟——「一起說是」(Junts pel Si)。「一起說是」於2015年9月的加泰羅尼亞議會選舉中贏得135個議席中的62席,成為自治區議會第一大黨,加強了獨派舉行公投及推動獨立進程的決心。

由目前巴塞羅那市長艾達. 科拉烏(Ada Colau)領導的左翼政黨「加泰羅尼亞共同點」 (Catalunya en Comu),一直跟2017年10月1日的獨立公投保持距離,被動地支持舉行公投,也沒有積極呼吁人民出來投票。加泰羅尼亞共同點倡議進行一場西班牙和加泰羅尼亞政府都同意的且具有約束力的公投,但這個主張幾乎不可能實現,因為右翼勢力控制的馬德裡政府從來就不肯讓步。西班牙新興左翼政黨——「我們可以」(Podemos),盡管在西班牙各地都有著快速的發展,但是在加泰羅尼亞卻卡在近年升溫的民族問題上,大大削弱了該黨在加泰羅尼亞的發展潛力。「我們可以」最後是采取捍衛加泰羅尼亞公投的立場,也痛斥拉霍伊政府破壞公投的高壓手段。

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中,最具有鮮明反資本主義立場的政黨,是「人民聯合候選人」(CUP)。加泰羅尼亞的激進左翼獨派思潮,自1980年代開始在青年及部分左翼人士中發展,但處於邊緣;直到2000年代開始有支持獨立的激進左翼候選人贏得地方議會的議席,才起著一定的影響力。CUP於2012年首次進入加泰羅尼亞議會,當時打出「獨立!社會主義!加泰羅尼亞土地!」之口號的CUP,以3.4%得票率贏得3席;三年後,CUP在2015年加泰羅尼亞議會選舉中的得票率增加到8.2%,拿下10席。

CUP在堅決支持獨立進程的同時,也主張反資本主義的政綱。不過,CUP主要在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的框架下運作,無法讓反資本主義的政治立場也成為獨立運動的主流政治主張。

加泰羅尼亞以至西班牙各個左翼力量在加泰羅尼亞民族問題上的立場,仍然存在著很大的分歧。加泰羅尼亞自治區以外的西班牙左翼,尤其是「我們可以」及聯合左翼(Izquierda Unida),盡管名義上支持加泰羅尼亞人民的自決,但是在加泰羅尼亞政府單方面舉行公投的 問題上猶豫不決,認為要等到西班牙國會內出現支持加泰羅尼亞自決公投的多數議席後才能舉行公投。

無法整合起來的加泰羅尼亞左翼力量,也無法有效地在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中發揮塑造政治方向的作用。這只會讓右翼的民族主義者或「形左實右」的中左派共和左翼繼續主導加泰羅尼亞人民民主自決的進程。

加泰羅尼亞的民族問題,已經升級為一個足以動搖西班牙統治階級基礎的政治問題。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的升溫及跟馬德裡政府的硬碰,勢必也會進一步激勵巴斯克、加利西亞等地區的民族主義運動發展。馬德裡中央政權試圖以高壓的手段,及佛朗哥時代的狹隘民族主義情緒動員,去壓制該國各民族的民主自決,作為替代選擇的左翼力量不能坐視不理。而在加泰羅尼亞及其它地區的民族民主自決運動中,若左翼無法發揮影響力,且無法將反抗資本主義也納入自決獨立進程中的話,就算是最終實現獨立,也只是讓壓迫者從一個距離較遠的中央政權,變成距離自己較近的資本統治霸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