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自由之家

自由之家是一個非營利、無黨派機構,支持民主變化,監督自由,倡導民主和人權。自由之家發布 《中國媒體快報》,中國新聞自由報導與分析月報: https://freedomhouse.org/cmb-traditional-chinese 網誌

國際

中共「十九大」預示媒體戰略進入「新時代」

中共「十九大」預示媒體戰略進入「新時代」
廣告

廣告

(照片說明:這是一張中國電視節目的螢幕截圖,畫面上是習近平10月18日在中共「十九大」發表講話。只有廈門衛視播出了通常安排的節目,一部有關於鯊魚的動畫片。來源:中國數字時代

作者:薩拉.庫克

中共領導人強調黨的領導地位、宣傳手段創新、增強文化影響力和在全球範圍推廣其治理模式

自中共「十九大」上個月在北京召開以來,觀察人士從方方面面對習近平的長篇講話、新晉政治局常委成員以及為這次大會所採取的非同尋常的安全措施進行了仔細研究。但是,這次會議可能對媒體政策產生的影響卻遠遠沒得到足夠的關注。

習近平的講話、中共《黨章》的有關改動和關鍵的人事決策揭示了一系列重大變化,這些變化可能對中共如何管理它龐大的審查和宣傳機構產生深遠影響。

此次黨代會有四個不同以往的顯著變化:

1. 「黨的領導」和習近平本人獲得了無上地位:在習近平的講話中,「黨的領導」一詞出現了16次。正如中國媒體專案(China Media Project)所指出的,上一次出現同樣的數字還是在1987年的第13屆黨代會上。沒有其他黨代會提到這個詞更多次,當然,習近平的演講是一反常態的冗長。對《黨章》的改動也反映出習近平作為一位非常強勢的中共領導人的地位:他的思想貢獻被冠以「習近平思想」而寫進《黨章》,同時被加入《黨章》的還有各種炫目的專案或口號,諸如,「一帶一路」和「中國夢」。

2. 文化領域成為新重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文化內涵在幾個地方被加入到《黨章》中。這些變化部分地反映了習近平本人對「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的重視。這一議題在習近平講話中有專章論述,與經濟和軍事議題平分秋色。有關文化的論述不僅涵蓋了傳統媒體和網路媒體,還涵蓋了藝術、文學和教育領域。

3. 背景非同尋常的意識形態新沙皇:在政治局常委的五位新成員中,中國觀察人士普遍認為,王滬寧最有可能負責至關重要的意識形態和宣傳部門。王曾經是一位學者,他在過去的二十年一直是中共菁英的內部智囊。他的背景與兩位前任完全不同,缺乏在黨內意識形態和宣傳機構的任何工作經驗。如果將他的履歷劉雲山相比,這種差異就尤為顯著。劉雲山的大部分職業生涯都是在官媒或媒體管制機構,包括在進入政治局常委之前擔任了五年中宣部部長。在另外一項人事變動中,網信辦(CAC)主任和「網路安全領導小組」組長徐麟被提拔進入中共中央委員會,而他的前任魯煒從未晉升至如此高位。

4. 大張旗鼓推動「中國模式」國際化:與習近平對中國作為一個世界強國崛起充滿信心的總體論調相應的,他史無前例地推動中國發展道路成為其他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榜樣。習近平在講話中說,中國模式為「解決人類面臨的問題」提供了方案,並且「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

習近平還重申了他之前一直宣導的資訊管控戰略,他的手段明顯有別於他的前任們。習近平特別重視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力量。在10月18日的講話中,他強調了創新以及在國內外增強黨的宣傳和官媒內容吸引力的重要性。

路向何方?

綜上所述,中共「十九大」這些種種方面表明,這個政權將對控制措施進行強化和現代化,不僅針對是中國民眾的行為,還包括他們的思想。

例如,對「黨的領導」和「習近平思想」的尊崇,標誌著對批評中共統治和習近平本人的不寬容達到了一個新高度。同樣,對文化的強調也表明,中共將更加積極地在娛樂產業和教育系統推廣其官方觀點。相關教科書正在進行修訂,將「習近平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納入其中,還有若干經過選擇的大學成立了新的研究中心

此外,中共將可能探索新的方法,迫使網路社區進行自我監督。在演講中的一處,習近平提到需要「落實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這種說法通常就意味著讓民眾進行相互監督。今年6月生效的新《網路安全法》就包含了鼓勵自我審查的條款。就在上周,網信辦頒佈了幾項新規定,要求社交媒體和新聞應用軟體定期進行自我評估,以確保其中不會包含任何「不良資訊」。

王滬寧不尋常的背景和徐麟的晉升,可能會加速中共採取更加創新的媒體控制形式——網信辦和網路安全領導小組的背後其實是中共官僚體制內部頑固保守的中宣部。王滬寧的履歷和據稱他在推進習近平「中國夢」運動中的成功,可能會導致一些改革,力圖使得官媒的報導和宣傳內容更有吸引力和更加有效。

有些觀察人士認為,王滬寧早期作品有一定的自由主義傾向。不過,有不止一位認識他的人告訴記者,王滬寧「不相信中國應該成為一個多黨制民主國家或是對權力進行分割」。只要他是服務於一黨制國家的利益和他的親密盟友習近平,他對自由主義理念的熟稔或許只會讓他更加精明地管控中國的資訊領域——在強力打壓獨立報導和公開討論的同時,打造一種有選擇、誘惑力和多元化的假像。

輸出言論審查和威權統治

種種這些國內問題或許令人不安,但是習近平確信中共治國之道應該成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榜樣,則更應該在國際敲響警鐘。

多年以來,中國一直在協助它在非洲、拉美和其他地區的夥伴政府,為這些國家的官媒記者提供培訓、升級廣電設備,以及銷售進行監控和審查的電信技術。伊朗、俄羅斯和衣索比亞等國政府一直試圖模仿中國的某些互聯網管控措施,比如推廣本國的社交媒體平臺和限制國際競爭對手等等。

值此民主國家似乎正在退卻的時刻,如果中國更加積極地在發展中國家推行自己的資訊戰略,對言論自由和政治多元化的負面影響將會顯著增加。

薩拉.庫克(Sarah Cook)是自由之家東亞資深研究分析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