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三個尿兜的故事

廣告
三個尿兜的故事

廣告

2017年來了又去了,還記得香港發生過甚麼事嗎?也許大家沒有注意第三條跑道的填海工程已經開始了(註1),香港人的錢用在三跑地界內,在海底把以前多年累積的人造污泥跟水泥混合,製造「污泥石屎海床」,作為三跑的地基。

錢不斷倒入鹹水海,建成的三跑有用嗎?直到最近仍有人問我為甚麼反對三跑,我的答案是:因為三跑建了也沒用。不少人又跟我說:空域的概念很複雜,聽不明白。

其實道理十分簡單,有一天我去到某個男廁,見到角落有三個尿兜,正好用來解釋三跑碰到的空域問題!

以下寓言一則,大家可以咀嚼一下。

話說某食肆的廁所本來有兩個尿兜(附圖左邊的5號和6號),初時足以應付食肆客人的需求,但是經過一段日子,生意好了,兩個尿兜應付不了每日的人流,客人經常要排長龍,食肆主人擔心客人嫌等得太久會轉去其他酒樓吃飯,於是聘請了工程顧問研究解決方法,顧問工程出身,自然強烈建議增設一個尿兜,聲稱可將廁所的承載能力提高一半,由原本兩個尿兜每小時處理68個客人,按比例提高到三個尿兜可處理102個客人,主人覺得有理,於是決定在附近增設一個尿兜。

角落兩個尿兜的使用者佔用同一空間,互不相容,建有兩個尿兜也沒有用,現實裏只有一個客人可以在此小便

誰知錢花了,第三個尿兜(以下簡稱”三兜”,圖中的4號)建成後,主人發覺男廁排隊的人龍依然一樣長,沒有縮短,於是到男廁觀察尿兜的使用情況,發現如果有人用三兜,他站立的位置等同以前用第二個尿兜(”二兜”,圖中的5號)的客人站立的位置,在重疊的空域,不可能同時站兩個人,所以雖然直覺上建了三兜會增加廁所承載量,實際上是一點額外功能都沒有。

唯一的解決辦法是為三兜提供自己的空域,例如向右移一格,可惜不可能了,因為這裏早有另一尿兜(圖右看不見的3號),這時主人才發覺被工程顧問騙了錢,可惜為時已晚,建三兜的錢白花,得物無所用!

對比赤鱲角機場,三跑的處境等同三兜,空域與現有北跑道重疊,兩條跑道等於一條跑道,民航處信誓旦旦將來會得到內地幫忙,三跑會有自己的空域,殊不知三跑需要的新空域與鄰城深圳機場的空域重疊(註2),絕對搶不過來,情形等同三兜不能右移去搶隔鄰3號尿兜的空間一樣。

希望這個寓言有助大家理解為甚麼三跑建了會得物無所用,甚至開始明白為甚麼有人大力推動這個註定沒有用的基礎建設項目。

註1 機場管理局機場:2017年7月12日社區聯絡小組會議(第九次)展示檔
註2 《草雲居》 2016年2月19日: 「城市規劃委員會上民航處自揭空話 - 空域無法解決,規劃不能通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