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新加坡渣馬2017——萬達的眼闊肚窄

新加坡渣馬2017——萬達的眼闊肚窄
廣告

廣告

是有點明日黄花,但想講講於2017年12月完成的新加坡馬拉松。

在 年頭,我寫過,新加坡體育理事會和總公司是萬達的Ironman Asia簽訂合作協議,協調主辦2017年起十屆渣馬,加上萬達和雅培結盟決意將世界六大馬變成九大馬,新加坡成為新三馬的傳聞甚囂塵上。那一直被大中華 業餘跑手評價好壞參半,在加入專業主辦單位後,是否可以給跑手和市民更美好的體驗?

社交媒體一如以往上載著不少負評。一眾跑手炮轟行李存取時間太長、finisher tee沒有跑手指定尺碼,甚至連賽事義工都不肯定跑衫有無分男女裝,和大會官方流動電話程式在比賽期間當機等等,要主辦單位急急「補鑊」致歉。近年新加坡 跑手都開始向各東南亞國家馬拉松進發,但渣馬仍然是不少本地人的初馬體驗,可以說,活動辦得多差勁,也長辦長有,亦變相鞏固Ironman在亞洲的領導地位。

但今年紙媒的報導,卻反常地一面倒「唱衰」新加坡渣馬。

《聯合晚報》當日下午率先報導,到第二天的《聯合早報》再火上加油,牛車水的街市叔叔和買菜阿嬸炮轟封路窒礙了他們在星期日上落貨,市民買菜煮飯黄金時段。因為新加坡的濕街市通常只開上午半天,檔販可謂損失慘重。可奇怪的是,他們像從來沒有被通知馬拉松比賽封路事宜。

更致命的一擊,是萊彿士醫院的客席麻醉醫師在《海峽時報》撰文,批評賽會封閉通往醫院急症室的通道。急症病人,包括已經穿了羊水的孕婦和正在流血的病人,要在數個街口外忍著痛徒步走入萊佛士醫院急症室,怒轟新加坡政府為顧形象工程而影響國民性命安危。

以新加坡媒體要唱好政府的主旋律,在報章頭版看見這些新聞總會令人意外,但也不無原因。每年新加坡渣馬的路線會和往年不同,今年「出事」的,是首次經過牛車水和維多利亞街的半馬路線。近年新加坡為了團結國民,本土化也是籌辦大型活動的主題,所以半馬路線經過不少富新加坡本土特色的景點,包括總統府、聖約瑟大 教堂、Masjid Sultan 回教寺、贊美廣場、中央警察局/ 消防局、珍珠坊、老巴剎、金沙賭場和摩天輪等地標,亦因此要第一次要繞過上述遭到投訴的路段,亦第一次要繞過政府組屋區。往年政府理事會同事協調賽道 警力、路政、運輸及國民警衞軍以致賽事順利進行,到今年Ironman出手,沒有政府部門溫馨提示,老外們不知道更要向受影響住宅區的國會議員灌水來安撫 居民,甚至動員他們參與沿途能量支援,那輿論已經見風駛艃了。

而萊佛士醫院是私家醫院,即使賽事期間有跑手需要求醫都不會送到該院急症室。翻查封路安排,醫院一早已實施改道安排讓有需要民眾仍然直接將車輛駛進急症室。誠然作為一般市民對封路安排的資訊都是一知半解,撰文醫生不是醫院全職員工,有無有效收到醫院改道資訊更是一個疑問。

第一次由萬達Ironman主辦,劍指世界「新九大」的渣馬,就因為封路沒通知市民、醫生和病人一事在一片噓聲中完結,甚至蓋過不同組別的冠亞季軍成績資訊。看來新加坡期望渣馬能成為「新九馬」,仍然是障礙重重。Ironman 除了要專注參賽者經驗,似乎要打沿路受影響市民的關係,馬拉松才會成為全民參與的體育盛事。

利申:筆者為新加坡體育理事會職員,工作範圍只涉及國家隊跑手醫療支援,沒有參與渣打馬拉松籌備工作。

參考報導:

Stanchart Marathon organisers apologise after Dec 3 road closures affected patients, doctors
Standard Chartered Marathon draws flak over baggage deposit delays, mobile app issues
Recommended by StanChart Marathon organisers apologise for inconvenience posed by road closures but say emergency services were not hindered
Poorly planned marathon roadblocks endangered lives
今晨马拉松赛车辆进出不得封路7小时引发抱怨
女医生轰:马拉松赛封路孕妇不及送产房

原文刊在此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