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真.蝴蝶效應

廣告
真.蝴蝶效應

廣告

香港首席不要臉屈穎妍說,大埔巴士車禍,是佔中的蝴蝶效應。

屈穎妍這樣寫,令我想起電影《連鎖蝶變》(Butterfly Effect),故事講述男主角某個行為觸發了之後的不幸人生,他發現原來自己有超能力,可以在日記中回到童年觸發事件的某一刻,於是他嘗試回到童年改變自己人生,跟所有時空電影一樣,回到過去當然會觸發難以想像的蝴蝶效應,令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如果計蝴蝶效應,那麼佔中應該不是蝴蝶效應的起點。佔中大概只是《連鎖蝶變》主角回到童年改變了某個決定,然後到電影中段他累到某個肥仔被炮丈炸死而已。

佔中是什麼東西引發的?不就是因為有個獨裁中共政權普選走數。那麼為什麼有中共政權?就是因為蔣介石剿匪不力,令中共這個勾結外國勢力、製造兩個中國、推翻中國合法政府的非法暴力組織有機可乘。

蝴蝶效應再無限延伸,敗家仔張學良被中共煽動叛變、國民黨清黨和早期剿匪沒有消滅毛賊東、毛澤東在北大被看扁、孫大炮聯俄容共引狼入室、北洋時代爆發五四運動、毛澤東老豆老母行埋、史太林掌權、列寧十月革命、馬克斯寫《資本論》,全都可以是蝴蝶效應導致今日香港的災難。

再數下去,應該數到地球出現第一個生命體。沒有第一個生命體,何來佔中?

大埔車禍死了十九個人,這樣的慘劇竟然用來抽水,屈穎妍無恥,她所代表的維穩系統同樣無恥。講到底,蝴蝶效應論只是屈穎妍作為香江第一不要臉的無恥程度里程碑。

為什麼會有屈穎妍這個不要臉?用屈氏蝴蝶效應論,那就要數到1967年暴動。

六七暴動的時候,屈穎妍一歲。屈母是左仔活躍份子,是不是炸彈暴徒不得而知,但屈穎妍自己說過,她母親在暴動時負責四出為左仔暴徒通風報信。她母親背著一歲的她作掩護,所以沒有被捕。(202年7月15日明報訪問)

如果六七暴動時,左仔暴徒的炸彈沒有炸死北角那對小姊弟,而是炸死自己人屈穎妍兩母女,那麼不用蝴蝶效應推算,我們今天也肯定看不到屈穎妍的無恥文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