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

我們是一群關心時事的前線科技人員,希望聚集志同道合之人,以科技人員的技術和觸覺,為業界,為香港發聲。 歡迎所有從事科技行業的有心人加入我們。 網誌

政經

五百億投資創科?回顧港府的往績

五百億投資創科?回顧港府的往績
廣告

廣告

文:賀穎傑@前線科技人員

政府在最新的一份財政預算案提出投資五百億於創新科技。五百億是什麼概念?假如交由全香港的成年人平分,每人可分得約八千元。事實上,政府帶頭推動創新科技在香港並非新事物,主權移交頭幾年政府曾經設立資訊科技及廣播局。當年政府推行很多科技政策,例如數碼港,科學園,應科院,創新及科技基金等等都是資訊科技及廣播局的產物。廿年過去了,究竟成效如何?讓我們跟大家回顧一下。

科學園

香港科學園於 2004 年 10 月落成,成立之初的目標為「透過發展重點科技領域,包括電子、資訊及通訊科技、綠色科技、生物醫療、新物料及精密工程,帶領香港成為地區的創新及科技樞紐。」而科學園在發展初期,亦很重視招攬知名的科技公司作主要租戶( anchor tenant)。當時科學園認為,能夠成功吸引到一批主要租戶是尤其重要的,因為享負盛名的公司入園成為主要租戶是對科學園的認同,而這亦有助產生凝聚力,可吸引其同業加入成為租戶。

可是,根據蘋果日報於 2012 年的報導,當年科學園為「省招牌」而引入的跨國科研集團,很多根本只剩下空殼,完全是「零科研」。綜合報導,科學園有以下問題:

  • 記者走訪了園內 250 多間公司後發現,當中近兩成辦公室長期無人辦公,從大門玻璃望進去,部份只有簡單放置枱椅,就連電腦也欠奉,甚至有公司空空如也,信件隨意丟在門外。有大廈保安直言:「啲寫字樓丟空好耐,係有公司長期都冇人返嚟!」
  • 其中一間國際知名的科技公司「研諾邏輯科技有限公司(Advanced Analogic Technologies,現已被 Skyworks 收購)」,是在科學園開幕時,獲隆重邀請進駐,但記者當日登門,發現簽約10年,租用14,400呎的研諾邏輯科技,門外掛着鎖鏈,辦公室地板亦已拆掉,據說已丟空很久。記者聯絡其總公司了解,但未獲回覆。
  • 有業界指,在國內做科研較香港有優勢,租金平十倍,甚至可獲十年免租全層。租用科學園六年的半導體公司老闆尤寧圻,在深圳接受訪問時指,在科學園的辦公室租約400呎,租金6,000元,為方便與國外客戶做生意,所以保留上址辦公室作見客之用。
  • 有租戶爆料,一手推動科學園工程的董建華,其家族以CargoSmart(Hong Kong) Limited租用其中一座全層做科研,但其實大部份員工只是東方海外的IT支援部。
  • 有租戶更指,有公司以旅遊巴載客人參觀辦公室,做貿易、零售,甚至美容推銷生意。
  • 記者調查發現,科學園部份公司表裏不一,有公司將科學園的寫字樓當作公司聯絡處、IT支援部,甚至有軟件公司用來做零售等。

除此之外,科學園亦有其他種種配套不足的問題,例如科學園不准許測試實驗室用明火,可是有一些測試是需要用明火的,例如 pots-and-pans的測試,因此有一些實驗室未能搬入科學園。事實上,對大部份香港人來說,科學園更大的用處是舉行婚禮,舉行跑步比賽、步行籌款、舉辦數碼攝影展、打數碼遊戲機比賽之類活動。

我們明白,投資創新科技乃高風險投資,投資多間公司中只有少數能夠成功,在古今中外亦然。可是,科學園成立至今已超過14年,所培育的公司至今未有一間稱得上是家傳戶曉成功例子。我們有理由懷疑香港政府是否有能力推動科學園成功發展?掌管科技發展的署長都沒有高科技背景,香港需要做哪方面的科研?科研成功後產品的目標銷售策略如何?

數碼港

香港特區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上任後提出眾多鴻圖大計,例如中藥港、硅港、鮮花港,當中最為港人熟悉的,莫過於提倡發展資訊科技而興建的數碼港(Cyberport)。他在1999年初宣佈在薄扶林興建「數碼港」,並以低廉租金吸引微軟(Microsoft)等跨國資訊科技企業到香港投資。香港當時正經歷樓市崩潰,但另一邊科網狂潮正在美國熱炒,數碼港頓時成為黑夜明燈,成為香港經濟轉型的寄望,跟早前立法會陳健波議員稱成立創科局年輕人就可買樓的說法如出一轍。

數碼港當時的發展概念,是由政府撥地發展,並透過發展住宅項目作為發展數碼港的資金,減少政府負擔,並由電盈方面負責管理整個數碼港。但由於數碼港項目被批評為地產項目,引起不少地產發展商不滿,港府最後改變遊戲規則,由政府成立的香港數碼港管理公司負責管理。

事實上,現任創科局局長楊偉雄,其履歷上最強調的一點就是當了數碼港近七年(2003 - 2009)的行政總裁。在他任內最得意的一項功績,正正是他成功把數碼港的營運轉虧為盈。

讓我們客觀地分析一下,把數碼港的營運轉虧為盈是否一項值得大書特書的功績呢?首先,香港數碼港管理公司只是負責管理一座酒店,四座寫字樓及一座商場。它的收入就是從這幾座建築物所收取的租金,而支出就是管理有關的人工及各項支出。值得一提的是,當初建設數碼港的成本並不需要由數碼港管理公司支付。在「土地問題」嚴重的香港,在不用支付地價及建築費的前提下,所收取的租金還不夠管理費支出還真算是天方夜譚。另一方面,數碼港轉虧為盈的其中一個關鍵是酒店收入大增,可是當比較的基準是用 2003 沙士年,我想香港沒有幾間酒店在 2009 年的業績是比 2003 年差的,這是否值得算入管理層的功勞,頗值得玩味。

當然,用數碼港本身的營運收入來評論其管理是否優良當然是捉錯用神,因為衡量數碼港是否成功應該看它是否能產出成功的企業。那數碼港在這方面的成績如何呢?事實上,出身於數碼港的成功企業是有的,當中最成功的例子 Gogovan 最近被收購時,聲稱合併後的公司達獨角獸的估值。雖然坊間對此估值甚有懷疑,但更重要的問題是,我們很難評估如果沒有數碼港這些企業就不會成功。即使退一萬步承認這點,這些公司的市值相加還遠遠不及政府投資在數碼港的 130 億港元,這項投資即使不算失敗,恐怕也很難歸類為成功。

老實說,數碼港的原罪是「遠」。港九新界IT人到旺角聚會,頂多半小時車程,總比每天長途跋涉到數碼港返工更有效率。所以坊間一向都有主張數碼港不應為自己設地理限制,於九龍區開設多一間培育中心,讓覺得數碼港遠的Startup進駐,解除科技人員對數碼港的最大不滿。

即使是向港府提出發展數碼港的電訊盈科主席李澤楷,亦曾批評港府在政策上未能作出配合,令數碼港的成績差強人意,他說:「貿發局在推廣香港旅遊、製衣業如有十分的話,港府推廣科技就兩分都無。」並指:「數碼港項目利潤理想,但做不到當初的理念。」

創新及科技基金

政府在 1999 年注資 50 億,成立了創新及科技基金,用意是「提供資助予有助提高製造及服務業的創新及科技水平的研究及發展(研發)項目。」。截至今天,基金項目獲批的資助金額已近 100 億元,那究竟納稅人的 100 億元投資又是否用得其所?事實上,審計署於 2013 年曾發表報告[1],指出創新及科技基金用使用及監管上出現相當多的問題,現節錄部份重點如下:

  • 一九九九年七月,當局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財委會)尋求批准成立基金時,承諾會:
  • 定期檢討基金,比方說每三年一次;
  • 選取個別項目進行影響力研究,以探討項目的長遠成效。然而,審計署留意到,自二零零四年以來,除於二零零九年對五所研發中心進行中期檢討及於二零一一年對五所研發中心進行全面檢討外,創新科技署並未對基金進行曾承諾的全面性綜合檢討或影響力研究。
  • 創新及科技支援計劃下,由研發中心進行的25個項目內,有13個未進行表現評估、其餘12個則沒有在技術突破及商品化上取得成果,而納米研發院更是毫無成果可言。
  • 研發中心未能達到二零零五年訂定的財務表現指標。二零零五年六月,在尋求批准從基金撥出2.739 億元(不包括給予通訊技術研發中心的撥款,有關資助會另行發放)成立五所研發中心時,政府告知財委會:
  • 每所研發中心的首個營運期為五年,五年期屆滿後則應自負盈虧,故必須有能力向業界取得足夠的贊助和賺取收入,以支付營運成本;
  • 預期中心在營運至第五年時,最多可獲得業界提供40% 的贊助予研發項目;及
  • 每所研發中心的預算營運成本平均佔該中心的總研發成本約16%。
  • 審計署評估了個別研發中心的表現,觀察到:
  • 中心的表現結果與二零零五年向財委會尋求批准撥款成立中心時預計的情況有很大落差;
  • 在短期內要達到自負盈虧的目標機會十分渺茫。
  • 報告亦指出,截至今年5月尾,當局只收回2,280萬元,相當於3.34億元撥款額的7%;在239個已完成項目中,更有60%項目沒有還款及26%項目 的資助收回率低至10%或以下,其中更有72個未能訂立第二階段協議的項目沒有退款。審計署相信,創新科技署因沒有適時採取適當跟進,料部分項目經過長時間後,有關撥款或已無法追討。
  • 報告又指出第一層撥款項目申請,平均需158日至222日處理時間,認為創新科技發展日新月異,業內競爭激烈,冗長的處理時間只會減弱研究人員興趣。
  • 創新科技署在追查獲款公司所取得收益及投資方面需要提高警惕,並更加主動偵查懷疑濫用資源的個案,以保障公帑。
  • 創新科技署對5筆批給中小企的每項約百多萬的資助沒有跟進,連公司已經結業都不知道,時隔多年,令數百萬公帑無法追回。它也在未按規定,進行實地視察下, 批出22項撥款。其他問題包括,私營企業以沒有用的實物贊助,換取研究成果;大學科研機構遲交報告;中小企報稱的研究員資歷不一和收取薪金相差過大;評審標準不一等。
  • 有公司竟一面向基金稱只售出22件產品,上繳8萬元;另一邊廂向傳媒吹噓售出200件產品
  • 公司更被人以數百萬美元收購,創新科技署卻一直「懶懶閒」,只懂寄信「追數」,沒有採取進一步行動取回應有收益

簡而言之,計劃當初申請時的指標,包括:技術突破,成功商品化,研發所得的科技/基礎設施為業界所採用,已申請的專利數目,由業界贊助營運開支等等,經過七年的觀察,非但是所有指標無一達標,而且絕大部份的指標都是大幅度落後,在可見的將來都無可能達標。但今屆政府再接再厲,為創新科技基金再注資一百億,今次的結果又會否有所不同呢?

正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假如政府沒有記取從前的經驗教訓,與其打五百億倒落海,何不向每名市民分八千元,相信一定會更受市民歡迎。

[1] www.aud.gov.hk/pdf_ca/c61ch09.pd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