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彩燕

曾任理大學生會外務秘書、學聯代表會中央代表、街工組織幹事。 網誌

保育

大火過後,南生圍小子的積極與悲觀……

大火過後,南生圍小子的積極與悲觀……
廣告

廣告

每次跟阿業一同走在田野,他總會不時看著各種植物低喃「啊,這個是秋葵。」、「天啊,是曼陀羅,我找了很久!」、「這個是蘿蔔。」他對各種農作物的熟悉,很大部份源自家人在南生圍經營農場,他常常跟著農場的嬸嬸到田裡逛逛,認識不同農作物。蘿蔔是根部,埋在泥土下,我問他:「怎麼你會知道它們是蘿蔔?」他回答:「看它的葉便知道!」

2018-03-18 22.41.23

阿業不時要到桉樹林替發聲器換電。

我跟這個住南生圍的小子是在一間咖啡館打工時認識的,他擅長做有關木的工藝,咖啡館的餐牌、單張架、擺設箱、杯墊等都以木來做材料,都是由他親手鋸木、打磨、組合而成。有朋友更稱他「揼木小王子」,不過每次聽到這些,他總是會無奈地反白眼。

2018-03-18 22.41.19

此外,大學時主修創意媒體的他,創造了一個動畫人物,叫「水熊阿蟲」。靈感來自一種科學家無法歸類的生物「熊蟲」。當大學同學們畢業後陸續找到正職,而他卻四處做freelance或短期項目,有時舉辦手作教學班、到手作市集擺檔,他曾形容自己「唔知做緊乜」,就像熊蟲般,無法被歸類。不過,因著「水熊阿蟲」這個角色,他到底還是希望把自己安定在動畫插畫師這個身份位置。

2018-03-18 22.41.10

他不知在南生圍可以住多久。

最近他趁著候鳥遷徙季節時分,在南生圍的桉樹林舉辦候鳥展覽。利用「水熊阿蟲」這個角色,模仿六種常見候鳥的樣子,並以泥膠造出立體公仔,放在木箱中給人觀看,又準備了發聲器模仿候鳥聲音、候鳥印章和候鳥心聲木牌,十分精美。這展覽使他這陣子頻頻接受媒體的採訪,讓他有機會告訴外界,南生圍不只得婚紗橋、打卡景點、踏單車,還有珍貴的候鳥。

展覽期間剛巧發生南生圍大火事件,好友紛紛傳來訊息關心阿業家有否受到波及。雖然展覽未受影響,不過印證了阿業有關南生圍的繪本計劃,必需快馬加鞭,把南生圍現有的面貌記錄下來,皆因地產商在覬覦南生圍這片土地。當他知道城規會通過了在南生圍一帶建大型商場、酒店及低密度住宅後,他可以想像得到,從家裡望出去,將有龐然大物映入眼簾,而不是候鳥飛來了。

2018-03-18 22.41.06

候鳥心聲牌,讓大家了解各候鳥的習性。

他帶我到大火的範圍看看,指著桉樹林旁被燒焦了的蘆葦田說:「蘆葦是在水中生長的,如果連這裡都著火,或許是有人淋了什麼,再點火。」又說看到有媒體報導南生圍大火時,引導式訪問居民,使居民說出起火原因是有人扔煙頭。「但這種天氣,要多少個煙頭才能使它著火呢?」「雖然起火那天不是很潮濕,但也不至於有乾燥警告,這樣的話是不易著火的。」縱然對有人蓄意破壞的行為感到不忿,但是對南生圍的未來他是悲觀的,一旦發展,便無可避免要面對土地業權的問題,「可以住的話我都想住下去,但現實未必容許。」

2018-03-18 22.41.03

藍翡翠

展覽接近尾聲,鳥屋在是次展覽完結後將會保留下來,並計劃在太子的咖啡館再次展出。阿業未來除了打算出版繪本外,亦會做關於本地農業的創作。南生圍居民與創作人這兩個身份交織在一起,供給他源源不絕的靈感。

2018-03-18 22.41.30

其中一處被大火焚燒的地方,昨天去到,仍聞到燒焦的味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