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泛民的警號

泛民的警號
廣告

廣告

經過3月11日的立法會議席補選之後,較多的集中點在九龍西,因為輸左就一定多說話,多批評,相信我也講了我的睇法,太多阿媽係女人的事後評論,可能會是未來要檢討的方向。但我個人的睇法就是,泛民應該是知道出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危機。不要忽視本土派這次的表現。我是從方國珊的得票,及和方國珊的義工傾過之後,才知道問題所在。

2013年之後,本土派的票已經開始流失,看形勢有擴大的跡象,主要就是來自一些較年輕的選民,大部份都是支持本土派,這個也是很正常的社會現像,因此,黃之鋒會是重點打壓的對象,若果大家不信的話,可以找來一些本土派,尤其是年輕人來問問你就知道。這些人士就算不是真正支持本土派的理念,都會對傳統泛民憎恨和厭惡。

這次補選,見回一位以前人力的義工朋友,當年,他也是在新界東協助人力選舉,他是黃毓民的忠實擁護者,到2013年,燒黃紙之後,她就歸了邊,支持黃毓民。在今次補選,我就見到他做方國珊的義工,當然,見面也有傾起,從中是聽到一些關於方國珊的動態。原來,很多其他地區的人士,是會越區找方國珊幫手,最近年的有大埔和第一城,主要就是她的工程專業,很多以前民主派的樁腳都轉了軚,支持方國珊。

這次補選,本土派在選舉前的兩三個星期就號召不投泛民,射落海,焦土等的言論都出現。因此,泛民整體得票是下降,你可以說這個不是主因,但從我和一些本土派的朋友傾過,他們差不多全部都沒有走出來投票,這個情況似乎不止新東,就連九西都如是,幸好九西的對家並未能收到這些票,但肯定投游惠禎和黃毓民的五萬票是流失左。若果,九西有一個類似方國珊的人物,相信開出來票不會是這樣,可能更差。

聽到很多善良的人說,想辦法把這些票拿回來,我從過往參與過選舉的經驗話我聽,是沒有可能,相信只有越失越多,最近一位經常打泛民的老友記都話頂我唔順,離我而去,因為他說,我最初參加人力是不滿泛民,為什麼今天會撐泛民,這個我必要講大局,大局意思就是,我不投泛民,或者投對家,對家贏了,這就是大局,我不願意輸給鄧家彪。

說實話,范國威真的不是我的理想人選,不過,我是信奉民主制度,初選勝出,我就要捍衛,就算是工黨的那位又或者張秀賢,我依然是投票給我方。因此,新東像我這種人是特別多,未來相信幾年都不會有太大改變。事實上,泛民實在是令很多人失望,再加上反泛民的人士天天宣傳,相信,泛民的選票增長一定不及本土派。

我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是講出我所見,因此,九西再補選,再由小麗出選,真的要留心本土派的動向,若果新東長毛上訴失敗,也會補選,我更看不到長毛如何像當年的票王身份得勝,這點我是憂慮,因為,有好多雙黃支持者對毛哥是非常之憎恨,可能得不到范國威的效果票。

我重申,我不是什麼意見領袖,我只是一個多口佬,見到幾多就講幾多,未必是全對,但我所講都是這幾年所見的事實,從選票計算就計到出來,希望對香港民主還有心的領袖人士看看如何補救,讓香港民主之路不要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