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新文道

如果可以用5分鐘看完一套電影,那為什麼不可以50秒看完一篇新聞? 網誌

生活

黃牛不似預期,但要睇總要飛

黃牛不似預期,但要睇總要飛
廣告

廣告

香港地想買樓難,因為分分鐘講緊幾百萬。但連睇場表演都同樣唔易。

一票難求,熱門演唱會飛一票難求,你有幾多個F5掣都唔夠黃牛一早hold起曬咁快。

近期黃子華既飛同佢本人一樣,係一個傳說,唔係我地呢啲平凡人接觸得到。

股票同樓同飛一樣,只要有需要,就會有得炒。
所以子華神好多年前就已經提大家,仲炒飛?如果你當年聽話買定好多骨灰龕位,今日仲點會買唔到飛?

你大可以走去同啲黃牛黨講:「你想點死?如果你唔想棄屍荒野,就攞啲飛黎換骨灰龕位。」

實名制既問題,係香港表演者撈唔惦。

除咗子華神,五月天,張敬軒,香港有幾多表演者係靠觀眾搵食?大部份要搞成個表演,就要指望贊助商。

咁贊助商點解要贊助你?你唔俾佢hold住啲飛,又講唔過去喎?

所以香港要行既,其實唔係實名制,係以物易物制。
一百手一百毛既股份,換兩張紅館飛,或者換一個骨灰龕位。咁先可以杜絕黃牛黨。

人人既需要都唔同,你死得未?你未死得,就拿拿林去生人霸死地,然後再攞啲死地去換你生活中想要既野。

到你要死既時候,咪再攞番張黃子華飛出黎換個骨灰龕位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