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工黨

工黨的主張:民主、公義、永續、團結 工黨的理念:自由和平等 網誌

政經

黃偉國:事不關己?下個係你!

黃偉國:事不關己?下個係你!
廣告

廣告

撰文︰工黨成員、浸會大學教職員工會主席黃偉國

我在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教書8年,過去一直獲評表現「very good」,但本年2月,我收到通知,轉職的申請不被支持,不獲浸大續約。簡單來說,被炒魷魚。

熟悉我的同事及朋友,也許知道我是一個頗冷酷但又喜歡「搞爛gag」的人,這可能是作為掩飾自己感覺及情緒的慣用方法。但是,昨天(4月25日)在我的最後上課日,這麼多黨友、社運及工運圈子朋友來大學撐我,內心不單激動,也是感激。

1c520862-3ddb-4688-aef5-d9a6a93c86d1

面對安天命之年被炒及忽然失業的狀況,我知道有三件事我必須堅持:

(一)我不能崩潰,一旦崩潰,根本無可能繼續走下去;

(二)我堅持我做的事,是「我應該取回自己應得的權益」,不以「大學欠我公平及公道」為主旨。近十年我進入身心靈行列,明白若果以「對方欠了你」作為主調,很容易受制於對方的回應及行動;反之,以自我為中心,也許在物質上得不到回報,但心靈上我捍衞了自己的尊嚴、權益、專業,以及個人身份認同,我成為了戰士。縱然是身心疲倦,但休息過後,我樂意堅持繼續打下去;

(三)好好計劃每一項行動,特別是如何與其他大專界工會好好連繫,與校內的學生組織好好協調。他們無私付出,默默工作,對事件關心,我非常感恩。我明白大家都有自己的困難要面對及克服,但只要大家多行一步,今日及以往的行動便能夠達到預期的效果。校方現時只能被動地用預設的標準錯誤答案來回應媒體,對於我每項的質疑及批評,避得就避,裝聾扮啞,醜態百出,更淪落到要用親政府喉舌,不斷重覆著那些「舉中指」、「研究弱」、「黃絲教授」、「教壞學生」等等垃圾理由來反擊,我只能說,水平太低,有辱斯文!

a4d0dbd0-b120-4114-b126-83f8e54db00a

有人問,我是否很憎恨校長錢大康。老實說,我只是凡人,對一個傷害我的人,有情緒反應亦屬正常。但是,我更明白我面對的不只是他一人,而是整個大學官僚體制︰他們誤用評審制度作為懲罰不聽話員工的工具,為了羞辱及踢走一個同事,可以無中生有;可以故意挑選你的不足不斷放大,雞蛋裡挑骨頭;對你的貢獻、成就及勤奮故意視而不見,或根本不當成一回事。

我不止一次提出質疑,算是中了校長的要害:「百人大計(註1)總共要花幾多錢」、「百人大計會否縮減或解僱現時的教職員」、「百人大計向海外學者高薪挖角,他們的出版會否計算在2020年的研究評審工作(RAE)當中」等等。這些正常不過的問題,是一個工會成員必然會為同事發聲的提問吧。可是,在校方眼中,這或許是一種令其心虛的挑釁。

我有一、兩次開校董會的時候,故意一直看著錢大康校長,他卻迴避我的眼神,面露不悅之色。工會一直要求會見佢,佢卻迴避不回應,只以人肉錄音機方式強調這是所謂「一籃子」因素,結果原來是借評審制度、大學評審委員會、學院評審委員會、社科院院長等等,去趕走小職員,剷除教職員工會,剷除一個「政治不正確」的同事。人在做,天在看,一間院校口講學術自主、教育理念,原來只是令人哭笑不得的宣傳口號。

無論事件如何發展,成敗得失只是過眼雲煙,正如電影《大隻佬》的一句謁語「萬般帶不走,唯有孽隨身」。對於留在浸大的同事,我最後送他們兩句說話:「事不關己,下個係你」;「你不反抗,他不收手」。

最後,能夠保護自己的,就是工會及自己。請參與今年的五一勞動節大遊行。我們打工仔女,忍夠,站出來!

日期︰2018年5月1日(星期二)
時間︰下午2時
地點︰維多利亞公園1號足球場集合,遊行至政府總部

註1︰浸大百人大計,即去年11月浸大公布的10年策略發展計劃,其中包括未來3至5年聘請100個助理教授級以上的教員(Talent100),年薪起薪點約為100萬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