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人的名字將會消失於地球

香港人的名字將會消失於地球
廣告

廣告

從報章上看到,政協蔡冠深公開表示:「將來我們不是香港人,是大灣區人 」。我對於此君的說話,非常之有保留,但可能形勢確實如此,這個就是當初回歸的時候,始料不及,就算再回想到1984年開始,中英談判到制訂基本法的過程,完全不會想到有此一著,發夢都沒想到。

姑勿論這位政協所話的內容有沒有代表性或者確定性,一直以來,廣東省對香港是不服氣,因為,香港是擁有較為特殊地位,因此一直都希望將香港納入廣東省的板塊內,每一段時期,大家都會留意到一些所謂廣東省代表會放話。一直都說東江水和糧食的感恩論,細心留意,這些言論其實是持續多時,因為香港資訊流通,主要就是香港人較長命,完全知道前因後果。

自從梁振英做特首之後,這個情勢變得誇張,就我常常上廣州,他們已經懂得將梁振英封神,並以有這樣一個特首才像樣,香港才像中國一個城市,這些話差不多每次飯局都聽到,之前完全無人會講這些話題。當我聽到梁振英在香港放話之前,好多時在大陸官場圈子就會比他放話還早,這個明顯就是梁振英的「內交」成功之處。

從我一直聽到大陸人埋怨香港太自由,香港人太大香港主義,我就明白到,香港有一天會被拖下來,我這個想法完全是十年內的事,所以,九七後,去到曾蔭權的第二任開始,香港就預準有這一天,剛好是十年前左右,來香港買樓可以有身份證,曾更揚言,香港要有人口一千萬,香港人不願意生育,大把人願意來香港生,此話一出,香港就多了來自大陸的香港人,更多的是「雙非」嬰兒。同時,香港是走資天堂,買樓最低風險,因為大陸人買樓大部份都不需要按揭,我就有幾位朋友這樣成為香港人,更從香港移民到美加。

當年曾蔭權的做法仍未令到香港有重大改變,因為香港還可以號稱,廉潔,法治和自由,這些東西大陸是沒有辦法可以代替,事實上,當時的立法會,法庭和治安部門把關是非常之得力,因此,三大元素的維持下,香法特區改變不大。到了曾蔭權卸任之前,這些事情開始有所變化,主要是曾更涉及貪污,這個就推翻了大香港的形勢。更當梁振英像似擊敗唐英年,大家包括我在內都未醒覺,因為對香港政府的管治是有信心。到梁振英做特首之後,形勢就變到今天一樣。

至於林鄭,這位公務員不值一提,她是一個奴才中之奴才,枉費香港政府這麼多年給她的栽培,給她優厚的俸祿,完全是一個失職的香港特別行政府區的官員。雖然上任不足一年,但已經看到,她比梁振英更親共,更將香港推埋牆角,相信他一直拉攏兩大民主政黨,不無原因,因為這兩個大黨確實令到她安心,亂來都不怕,因此,就出現了這位政協的一翻話。

我不知道大家有何感受,可能我的處境和很多人不同,因為我從1976年就開始上大陸探親,從來都沒有根的感覺,因為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記得到台灣和部份台獨組織的朋友吃飯,他們就道出一句話,他們三代人都沒有和老共有關係,所以,在他們心目中,統一不是他們的未來,建國才是最直接,因為,他們從來都不是中國人。到今天,我真的有這種概念,我真的沒有和大陸有關係,只是做過10年左右的特區公務員,還認為,五十年不變。

最近,到一位親友的婚宴,剛好安排坐於當年偷渡來港的朋友一起,可能他們不知道我是誰,就談起,如何返大陸買樓,因為,他們都是來自廣州,他們回去買樓就是尋回他們的根,這個是無可厚非,就算今天他們不做香港人,也可以做回廣東省香港人,所以,香港人這三個字是很就「吊鬼」,原來他們是後悔來了香港,主要就是這十多年大陸的改變,所以,這班人是樂意做「大灣區人」。

對於香港人消失於未來,我是感到難過和無奈,我想不出任何解決的辦法,因為,我是一個六十三歲的阿叔,更看到香港今天的政治形勢,完全是一套電影的劇情,各有各的角色,對於這些現象,我是沒有懸念。話難過和無奈,對於我的影響真的不大,但是,我難過和無奈是一般正在為生計打拼的香港人,真的可能被迫要回到大灣區工作和居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