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猜謎遊戲

猜謎遊戲
廣告

廣告

講一個故事。傘運後的春節,在上海家中某日,忽聞家中長輩大罵「香港人吃飽飯沒事幹」。詫異何出此言,對方遞來某報。只見上面煞有介事地抨擊「本土派」損毀法治,不惜將香港拉美化、中東化,表演「苦肉計」,把香港毀掉的手段「令人觸目驚心」。再翻看傘運期間該報的文章,彷彿是平行時空或者作者夢裡夢見的事,然而言者言之鑿鑿,聞者聞之入耳。為什麼這麼爛的胡扯也能有人信呢?回頭一想也不奇怪,香港這麼資訊自由的地方都有人堅信TVB和網上胡扯的KOL,更不要說資訊不自由的大陸了。

再講一個故事。民主牆事件後,某些人老愛來我這兒大罵我港獨,卻對同一個post下面港獨人士向我嚴正聲明他們絕不視我為自己人的留言視而不見。他們特別玻璃心,你指出一個中國的社會問題,他們的心就粉粉碎了,忙不迭轉發各種正面消息,控訴我圖謀不軌賣國求榮。這些人還特別喜歡扮演「別人肚裏的蛔蟲」,繪聲繪影描述我的內心活動和真實動機,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那種一群人氣勢洶洶地向你沖來,喊著你的名字拳打腳踢,卻全然是對著空氣的場景,讓人明白了什麼叫作「在喧鬧的人群中獨自寂寥」。

講第三個故事。某人在看了我上週登於《時代論壇》的專欄文章《香港價值》後,洋洋灑灑寫了近兩千字,把所有關於黨中央的想像、所有關於中國人、自由行、新移民⋯⋯的刻板印象,全都套在我頭上了。那一個苦大仇深,感覺終於有個活生生的大陸人在面前可以直接痛罵了一樣。什麼「我喜歡拍照就拍照」,「對於這個淪陷城市的集體悲哀了無體悟」,「抓緊任何機會,要說一句:米已成炊,大局已定,一切都由不得你們」⋯⋯我有一種聽人評論他人文章的感覺,這感覺和第二個故事中的「在喧鬧的人群中獨自寂寥」有異曲同工之妙。究竟如何才能在我的原文中讀出「趕快收皮搬去大灣區」的意思?這大概和戴耀廷究竟如何可以被解讀成港獨一樣是個只有控訴者才知道答案的謎。

這個世界充滿了玻璃心、誅心論、信口開河和閱讀理解能力的不濟,這樣的世界真是特別辣眼睛⋯⋯

啊~對了,你們猜猜,第一個故事中的某報、第二個故事中的某些人和第三個故事中的某人,分別是誰呢?呵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