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

網誌

動物

喵星人的書櫃之《被遺忘的動物們》

喵星人的書櫃之《被遺忘的動物們》
廣告

廣告

謊言總是以一副好面容出現 ,例如,逼遷=解決住屋問題,犧牲動物和窮人的生存權來掩蓋土地房屋不公義的問題。

在台灣,「以核養綠」公投舌戰正酣,擁核派閉眼不見過往不間斷發生的無法彌補的災難,繼續唱著「核能=環保」的爛調子。不止是人類家園,日本311核災之後還有大量動物被遺留在絕望的廢墟,對這些謊言我們還要容忍下去嗎?

《被遺忘的動物們--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厰警戒區紀實》

無論天災還是人禍,遭逢苦難的除了是人,也是動物和土地。2011年,日本發生三一一地震,很多人或善意或惡意的關注福島核事故。國際間多從人道主義出發,擔心福島村民的安危,日本本國的人的擔心,則多一份實際的考慮,福島人會來我的家嗎?疏散過來會帶來輻射和不幸嗎?一切一切的討論,都是圍繞著人的。但《被遺忘的動物們》作者太田康介,則多了一重疑問,對自然多一份關懷,他想知道的是,當居民逃難時,有把家裡的動物都帶走嗎?答案是沒有。後來太田康介從新聞得知,在核電廠出意外之後,有幾個志工團體冒著輻射超標的危險,就是為了去當地從事貓狗營救的工作。太田康介被一群義工的行為感動,作為一個有養動物的人,亦不忍動物流離失所,忍受強烈的飢餓感。這樣的一個動念,令太田康介在往後的兩年間,不斷來回東京的老家和福島,盡一己之力營救更多的動物。

縱然太田康介曾有過戰地記者的經驗,對於殘破、疾病、死亡的景象早有過心理準備,然而面對福島動物飢餓和無助的眼神,還是不能自持,被悲傷淹沒。在書裡面,太田康介説得最多的就是,對不起。這句對不起,不是因爲太田康介就是那個棄養者,他的抱歉是為著身為人類這個物種,也身為使用過核電而導致動物今天遭逢不幸的日本人,對動物説對不起。

在人類的歷史裡面,也許並沒有太多應對核事故的準備,所以當要居民離開家鄉,只顧得上自己,來不及帶走動物。也許有一部分人以爲自己很快會回來,放下幾天的食物和水後,一走無回頭。在太田康介的相片裡面,經常發現一些貓狗,因為被困在室內,或者栓在狗屋內無法掙脫到外面覓食,而活活餓死。死的時候,屋裡有很多掙扎過的痕跡,撕破了的窗紙、還有狗屋前地坑坑窪窪的泥地。太田康介説:據說最痛苦的死法就是餓死,身陷在污染的環境下,眼睜睜看著同伴的屍體,自己也命在旦夕。如果這不叫地獄,還有哪裡是地獄?

然而,福島這個地方除了貓狗等家養的寵物,還包含畜牧業,這意味著有一堆乳牛、食用豬、馬等動物還未安置。太田康介走訪過牛棚,這些散發惡臭的牛舍裡面,一大部分牛早已死去,剩下生還得一部分,是骨瘦如柴,見到人類喊叫不停,並且當中絕大部分雙腿已無力站立,跌在地上。有些牛看似幸運地掙脫了牛舍的束縛,憑一己努力找到水源和食物,延遲因爲疾病和餓死的危機,但這些逃脫的牛卻遭逢另一些的不幸,牛跌進水裡溺死,或是跌入水坑裏無法爬走,導致雙腿長期泡水,泡壞死了肌肉。因此無論室內室外,掙脫的還是留在原地,結果都是通向死亡。

太田康介在書裏提出,因爲民間或官方忽視動物安置問題,導致動物遭逢二次災害。避難以人類優先在所難免,但接下來不是應該立即處理動物救援的問題嗎?但政府部門一直避而不談,當群眾察覺時動物已被棄之不顧。即使主流媒體,也沒有報導核電廠二十公里警戒區內發生的動物悲劇。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距離三月初的核事故的兩個多月之後,政府才決定將部分豬隻、牛、馬安樂死。處死動物在哪一個瞬間,無可避開,可能是令動物脫離痛苦的唯一方法,但可以想像那些苟而殘存的動物,經歷了多少個漫長而飢餓的晚上。

太田康介的書除了透過攝影和文字記錄與福島動物相遇的經歷,在後記還加插了這些動物領養的後續,交代那些曾經攝進鏡頭裡面的動物,如果尚在人世,或是成功被太田康介捉回,那些動物現在的生活是怎樣。可悲的是,直到這本書的完結,即使部分寵物能尋得家人,亦無法擔保主人經歷災難後是否有能力續養,至於更多流浪動物,更是無從處理,因此太田康介繼續跟進,並出了續集,《依然等待的動物們》。下一篇,我們將會討論太田康介的第二本攝影集,同時講述一下,新界東北動物安置計劃裡面,有哪些部分和福島相似,有哪些部分值得借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