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永康

第57屆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前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及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副總編輯。 網誌

社運

這不是民主派困局 這是香港的困局

這不是民主派困局  這是香港的困局
廣告

廣告

見到台灣公投選舉狀況,內心很不安樂。

但好像也有相當啟示,像阿 Ben 問:什麼是民主?選舉嗎?公投嗎?直接民主(公投)衝擊大家的一些道德價值時,怎辦?選舉人不合意時,怎辦?

如果議會選舉是一個權力分配的過程,每個候選人代表一個選區,候選人要打自己的政治議程;又要整合選民意願、局中協調利益意願分配。無論贏輸,都還有其他選區的同伴拉勻整體勢力權力分布。

但像香港輸一席少一席,排山倒海影響中共與政府盤算,民間士氣與策略,議會和選舉的性質,都和當地社會狀況緊扣,又充滿許多贏輸的未知之數。如果要贏,又該朝那個方向推進整個反抗陣營的力量與議程呢?

回到台灣公投,同志婚姻、性別教育,一牽涉到不少大眾都恐害怕自己孩子變同志、同志勢力壯大、危及傳宗接代、宗教教條秩序,也相當反映一個社會一群人的思潮狀況、經濟教育狀況、文化土釀和公投制度下的較勁局限。

公投,不少香港人都很想透過公投去直接掌摑中共,宣示港人是大多數支持民主選舉制度;但如果論及是否舉行港獨公投,有港獨支持者又會視誰現在提倡公投令到港獨被滅根,誰就是千古罪人,因為市面上可能未有majority 令港獨公投勝出。公投是直接民主嗎?

似乎在很多議題上,都是穩贏者才會想推公投?台灣此處推同志婚姻又當如何理解呢?(如果把Brexit 和蘇格蘭公投拉進來,又是更複雜)

而到底所謂「直接/民主」是什麼呢?

選舉制度、公投制度下下的一人一票,都似乎模糊了權力、資源分配的性質。人人都想有安全感、乎合自己價值確念/利益,這些都實在牽涉到基本衣、食、住、行的生活資源分配、尊嚴保障,又牽涉名利雙收、教育機會、更多交通、食宿、校網配套,屬於遊戲制度下的方便、欲求,促成「跨代社會流動」、「衣錦榮華」、「光宗耀祖」,現在選舉可能更牽涉規劃、空氣、食水、能源質素和是否有改革遊戲制度的訴求。世界愈來愈惡劣、貧富懸殊,也揭示不少人開始察覺世界需要更徹底的改變制度、文化、資源分配。

置台灣在世界,不少人似乎都認為 否決同志婚姻、柯P連任、韓國瑜當選,是一股股不安力量的匯流。這是缺乏安全感的自保選擇嗎?傳統與自由價值理念之爭嗎?利益資源分配嗎?還是統統都是?

而這些匯流力量,總是各種力量千帆並舉交錯下的一種現像。到底人要怎麼活?遊戲制度如何reprograme 成為一個適合人類生存的環境?在很多股不由自主的本地、區域到世界思潮與勢力交鋒下,重塑樂土,似乎是難又不難的事?

我們都是由現在此刻此時此地出發。心裡的不安,隱隱作痛,希望港台都能守住。

中國大陸及世界也是不進則退;但怎樣以退為進,我總覺得這是生命的學問,個人的體悟與群體的決志,包搭大大小小的日常互動,重思制度當有的公義、包容與當下社會制度的瘋癲。到底人該怎麼活?

後中華文明思潮、後工業革命、後世界大戰、後冷戰時代的新挑戰,這些都是古老又現代的命題。又似是一些對一代一代人的輪迴壓迫。哀哉。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