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自己的位置在哪裡?

廣告

廣告

記得兩三年前, 台灣市政府搞了一個亞洲ngo大會, 當時聰頭是其中一個組織者, 所以我也去趁熱鬧.

其實那個會有很多問題, 太像一個政治秀了, 開幕式完結後, 有幾個南韓的ngo朋友來向我投訴, 說他們的感覺像市長的佈景版, 在南韓的ngo活動裡, 一定不會是這樣.

事實上, 因為過去幾年, 台灣各級政府都吸納了很多以前非政府組織的人, 所以政府與ngo的關係真的千絲萬縷, 在財政上和人員上都是, 很多ngo失去獨立性.

南韓朋友覺得既然參加了這個會, 不能這樣被利用了, 要做點事情出來, 當晚, 大家喝著酒討論怎樣把訊息帶出.

我建議畫一幅市長釣著紅蘿蔔騎騾的漫話, 喻意ngo因為利益的關係, 變成一隻被人帶著走的騾. 但有一位南韓的朋友就提出一個問題, "那麼你在圖畫中的哪裡?" 對, 我才發覺畫面裡沒有自己了, 自己是以看漫話的姿勢站在外面.

南韓朋友建議另一個圖像, 是一個鐵牢, 大家把破了籠牢走出來, 另加一個標語: ngo要獨立. 另一個南韓朋友, 連夜寫了一封給其他ngo的信, 解釋這個圖和他們對台灣ngo的觀察. 第二天, 我們拿著標語和橫額, 在ngo博覽會的會場遊了一圏, 並派發傳單, 擊起一點點浪花.

之後我常常想起那朋友問我的問題: 那麼你的位置在哪裡; 在那天我才發現, 自己骨子裡真的是一個儒犬的香港人, 慣於站在一個最安全的位置, 最"道德" (也最不道德的位置)中指指點點.

我也開始明白南韓社會運動中"連帶"(solidarity)的意思, (在中文裡, 我們譯為團結), 連帶的意思不是不作批評, 而是在作出批評的時候, 各方面還是連在一起的, 自己的位置也是跟別人相連的...

這兩天圍繞著學聯的爭論, 又使我想起這事. 雖然自己不是處於運動的前線, 覺得有必要就社運中的一些實踐和政治進行反省.

廣告